The bucket list

一路玩到掛,這部片,去年我是跟朋友一起看二輪,說起來會去看這部也算得上是意外,雖然早先看預告的時候有感覺應該會是不錯的小品,但光只是預告通常是不足以把我吸進電影院,但成群結黨的行動經常會出演計劃不如變化的戲碼,其實也好,因為這部片的內容不失為雨後天晴望見彩虹般的人生意外收穫。

這部片有兩個地方完完全全讓我猜錯梗,個人覺得應該要好好記載一下:
1.因為開片旁白的聲音是自由人爺爺(Morgon Freeman,故意這樣直譯我其實不帶任何惡意,相反的是我非常喜歡他的姓氏,以前聽翻譯摩根費里曼還沒察覺他有這麼妙的一個姓氏,可惡,我也好想要一個像這樣極具象徵意義的響亮姓氏)所以我一直認定先走的應該會是傑克尼克遜,但走向跟我設想完全相反。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 am legend.

當初看到電影預告的片名,我還記得我的內心OS是:哦,好...接著一陣沉默後我轉台了,怎麼說,就是對直白型的片名好感度很低──為什麼就是不能弄得有梗一點──但平心而論確實若片名跟內容一點關係也沒我照樣會碎嘴,所以說人難討好就是這樣...咳嗯好啦,是我自己老愛雞蛋裡挑骨刺沒錯。

說到這,實在不能不離題講一下我家拿到的三月電視節目指南上對《飛機上有蛇》這部近來被我引為直白型片名反例的簡介:年輕男子尚恩意外目睹黑幫老大的犯案過程,為了讓他永遠保持緘默,惡徒將一噸的蛇藏在尚恩搭乘的飛機上。在飛行途中,所有蛇類傾巢而出,全機乘客的安危,就操控在超級警探奈維爾的手中了。

竟然短短幾行簡介裡充滿著讓我不想看片的爆點,首先,既然是黑幫幹嘛不用更輕便的方法殺人?居然放一噸的蛇!這是黑幫老大才有的惡趣味嗎?老大是偷偷暗戀埃及豔后還是師法某個嬰兒教父給我老實招來!一噸的蛇欸,要是給國家地理頻道跟爬蟲類保育團體看到一定感動到眼淚都要掉下來,畢竟已經很久沒看到蛇類家族大集合了,怎樣也沒想到聚會地點居然是選在飛機上耶──是有沒有這麼扯?學土著酋長用石斧處決人都還比較有效率勒,藏蛇?為什麼不乾脆放狗?拜託現在什麼時代了,都有鐵鳥在天上飛了,多用點現代人恐嚇下毒槍殺爆破的方法好嗎。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突然發現我之前忘記說一件事了。

雖然說我取名瞎扯日記,也不代表我每天都會寫,因為再怎麼說,就算是在海上過著冒險生活的魯夫他們,也不見得每天都會發生值得述說的事,更何況是像我這種規律單調、唯一的瘋狂是隔天難得要上早班今天卻晚一個小時躺平的無聊日子。

想當然爾,既然我寫日記了,就代表發生了我非說不可的事,而且今天真的非常難得,這種非說不可的事居然可以一天不只一件,有某個瞬間讓我真心的感覺到果然神就是神,離地面再遠,祂的神力還是絕對足夠從遙遠的天上賜福凡間...當然不是說我過去懷疑過天上神仙,只是說...怎麼說?就是人都偶爾會怨天尤人一下的,市井小民都這樣的,不清楚的去問一下什麼什麼三兄弟就知道了。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決定放棄了。

經過了將近一個半月的權衡,我放棄了──若要這裡在我心中的形象不再是如此死皮賴臉的苟延殘喘,不更新絕對行不通;但相對於一開始定居此地許願非寫作不更新的初衷,我現在準備拿石頭砸自己腳的讓步──我得妥協更新的類型,也就是貼些自掌嘴巴的閒聊,畢竟,再怎樣我都無法割捨「落落長」的特色,而我仔細思量過,以我來說,除去寫作不算,就屬生活上的瞎扯我能最輕鬆又迅速的寫一長串XD

就這樣,一旦等到我有能耐充分掌握生活大小事,找到足以維持寫文習慣的作息,就會停掉瞎扯日記,重回寫文行列。

總之,我是個社會新鮮人,說來也是祖上積德,在這不景氣的時代我有份工作可以糊口,但生活失序也是從此開始,說失序好想很嚴重,其實我也不過只是想表現目前的生活步調跟過去截然不同的強烈落差感而已,雖然還不到規律的朝九晚五,但曾經很有自信可以準時上八點的課不遲到,現在我已經很久沒呼吸到9AM的空氣了。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去年度2008年強打的兩部國片就是《海角七號》和《冏男孩》,但因為認為《海》片被過度消費,若不等它熱潮退去就觀賞,我天生的反骨精神不會原諒自己,因此我先看冏男孩,卻很諷刺的在看完後瞬間理解為何《冏》片在票房上會輸給《海》片。

因為我真的冏了,是囧到連下巴都掉了的那種冏←喂!

我很久沒有看完一部電影後腦海裡居然不由自主的不停浮出『我看不懂』的字樣,天地良心啊,這可是繼《入侵腦細胞》後睽違已久的打擊(我還記得《入》片也是被說想法創意很新穎,但我就硬是看不懂,而且是連把整部片看完都沒辦法,目前僅存的印象是畫面色彩總是很鮮豔強烈...我有找過其他人寫的影評,才知道片中那混亂的劇情其實是一個人的意識在另一個人的腦袋中活動的過程,這也是片名所謂入侵的由來,不斷變換的場景就是呈現人類思考能夠隨時隨地改變的駭人彈性。被入侵的那個人在現實中並不是清醒的狀態,他似乎患有某種病症,而入侵他腦海其實是為了救他。入侵者的風險是如果為被入侵者腦海裡恐怖的意識情境困住,那對入侵者大腦的刺激可能會害死入侵者本身,所以當初的電影宣傳有一句標語的大意是千萬不能相信眼前所見否則必死無疑,就是這個緣故。)

《冏男孩》以快樂王子的童話故事作開場:體表鍍金的機器快樂王子因為看到在他底下的窮人生活得很辛苦,就拜託燕子將身上的金衣一片片撕下送給窮人,但世界上的窮人實在太多了,所以王子就讓燕子將他用藍寶石做成的眼睛也摘下送給窮人,雖然窮人們開心的笑了,但失去眼睛的王子卻無法看到這些笑容...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