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這篇之後,大概幾天後瑞希爾梅克就要隱起來一陣子,要到3月下旬才會再開。

ES21開始前進的時間

武藏回來,果然士氣大振,不過我總感覺劇組有些偏心,居然讓武藏開外掛開這麼大,給赤羽跟盤戶下馬威的第一次踢球也太扯了吧?!是真的有無法擋到這種地步嗎?赤羽君可是在空中攔到耶,又不是在地上踢球瞬間去承受踢球力道,破空不就應該消耗掉不少力量嗎?我現在忘了赤羽有沒有往後飛,如果有那就是扯上加扯(以上全為個人觀點,另外我不熟NFL,也沒看過實際的比賽,聽說當中很多存活於世上卻未被收服的妖怪,如果有人很懂且知道這是實際上存在的情況,我相當歡迎被指正<(_ _)>)

另外我不懂的一點是,為什麼武藏一回來大家都知道他跟泥門的過去?60碼大口徑手槍的傳說是存在沒錯,但功太郎來踢館的時候也不曉得武藏長怎樣,怎麼現在只是穿個11號球衣沒有人懷疑武藏或許可能只是睡過頭晚到場的候補球員?(無聊的吹毛求疵)
好啦,其實我是在質疑的是大家怎麼一臉武藏是蛭魔的賢內助是來幫蛭魔分擔管理球隊重擔的模樣;另一點是不滿開作戰會議的時候他站在蛭魔的旁邊,而且蛭魔顯得很習慣的樣子(可惡,這樣武蛭會越來越興盛的,我還是希望看到蛭魔攻啊,但武藏的體裁...是的,我知道他受不了...)

不過我欣賞武藏的耿直,可以帶出不同的吐槽效果,在本質上跟三兄弟雖然不同,但也是非常好笑的梗,他斷然拒絕栗田拿出的收藏了一年的蛋糕並冷靜的分析應該不能吃了吧,這段讓我大笑了。

 

Reborn晴之守護者的思念

指環戰終於開打了,家庭教師從此堂堂邁向奇幻大戰的境界,這也代表著無厘頭搞笑只能從越來越扯的劇情中挖掘,老實說看到家教有劇情不是壞事,但卻會令人憂心梗會越鋪越收不了尾,導致最後草草做結...

這一回雖然在說晴之守護者的了平跟兄妹情,但其實並沒有touch到我(應該說這種梗太平常了,即使我知道京子個性善良,還有除了這點之外她幾乎就是個平常人也一樣),光是了平會被人看不順眼對我來說就是很難理解的事了,一個隨隨便便就騙得過去的傢伙,釣他出面需要用到他的妹妹嗎?

後段到了真正要決戰的時候,我的眼睛又被Squalo整個吸過去了,而且從瓦利亞的對話當中,我真的很有嚴重的錯覺:Xanxus跟Squalo你們已經成親了是嗎?Squalo用一種理所當然「我代表我另一半來看你們這些垃圾的決戰結果就夠了」的姿態說:那傢伙,不是他的戰鬥才不會有興趣。聽到這裡的時候我真想跟魯斯里亞說,其實你搞錯了,你的敵人在你旁邊XD

魯斯里亞的變態真是一絕,而對此毫無警覺的了平真的是相當危險,這是不論如何我都希望了平打贏的理由,要是沒打贏,下場應該比死還慘吧(對了平那種單細胞而言)

哦另外啊,我發覺獄寺君對山本君的騷擾似乎完全沒輒的模樣,而山本以一種自認是朋友很熟的態度有意無意騷擾獄寺的情況似乎也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這一對,也是閃光放很大嘛.......

 

OP夢想之船,百獸之王

我最意外的不是簡單就被小弟們扒下泳褲因而在大街上裸奔的Franky、也不是他只有一條內褲、也不是喬巴居然願意用嘴巴接力那條泳褲、也不是Iceburg居然一點也不意外看到Franky下半身赤裸的被自家大砲轟來廢船島,而是:

偉大航道居然有妨害風化罪!

這太超乎常理了......還是應該說,因為我習慣了偉大航道一大堆不正常的事情,所以這麼普通的罪名實在是讓我覺得奇怪不已啊(搓下巴)

好,這一集的重點就這樣說完了(喂!!!)

那再來補一個我認為很棒的笑點--
羅賓問:請問船頭那是什麼花?
Iceburg:我想那是獅子的頭。

媽啦,冰山大叔你為什麼可以如此鎮定的回答呢?我早笑倒在電視機前啦,我對這種笑點也沒什麼抵抗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外,在Franky裸奔的時候,街道兩旁圍觀民眾的對話也很好笑--
A女:那是什麼啊?
B男:那是個變態!

雖然水之七島的居民們對於妨害風化罪也有一定程度的厭惡,但奇妙的是他們始終不散去,就算是有人喊著把孩子帶回房子裡,圍觀的群眾卻從來沒少過,該說其實鄉民天性就是喜歡湊熱鬧還怎樣的,其實在那個當下大家都是很有問題的吧XD


火影小劇場...最近越來越記不起來到底都演了些什麼.........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冷
  • 台詞修正

    Squalo:那個傢伙,才不可能對其他人的戰鬥有興趣
    而且以那傢伙的個性,才不可能答應這種小家子氣的打法
         所以我來就好了,那種小鬼,我只要五秒就可以解決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