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收納小東西的問題很常去十元商店逛,結果我看到了一個蠻讓我心驚的畫面--

在鍋碗瓢盆的旁邊,放著兩排的言情小說。

說起來是不怎樣的事情,但我看到的剎那真的有種被動搖的感覺--不、不是在這家買收納盒的念頭,而是有關於寫作。

有在寫的人應該多少都會想過投稿出書或者是自己出本這些事吧,要將一個故事完整寫出來,姑且不論出不出書、就算只是貼在網路上跟人分享,作者背後得花多少心思費多少功夫用多少時間其實都是很難計算衡量的,而我看到那一本本書躺在十元商店裡,簡短對比一下可能的賣價(30塊?50塊?還可能多高?)跟這本書到被做出來背後的種種心路歷程......

我有不勝唏噓的感覺。

當然,我知道出版業不景氣,我也懂時代就是會汰舊換新,過時的東西就是這樣沒價值,我更明白這是奇怪的心理投射,我並不是其中任何一本的作者,只是因為自己也算是有出書的夢所以過分對號入座,不過這也幫助我認真的從現實面去思考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寫,雖然我想我應該已經算夠常在想「自己寫作的目的」這個問題,尤其是在我感覺到挫敗的時候,覺得自己怎麼寫好像都一樣的時候,看到很厲害的人寫出很棒的文章也總是不斷反問自己為何寫不出來的時候......

我一直都很天真,一直認為寫作就是為精神面的滿足,可是碰上現實生計面的挑戰,我就不知道可以怎麼說服自己繼續抱持著寫作的熱情,而且說實在的我也沒有像其他寫文的人表現出來非寫作不可、捨我其誰的自信跟魄力,如果用搞笑一點的形容,我是偷偷摸摸的在寫,像是被叫去寫功課卻在作業簿下墊張紙塗鴉的小學生一樣。

就是那種「雖然知道如果被發現到底還是會挨扁,卻又止不住留戀那種遁逃到自我小宇宙的感覺」。

有點糟,不過真的是很羨慕也很嫉妒那些可以靠創作過生活的人,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是他們其中之一,現在的我只能這樣一邊這樣自我期許一邊跟生活周旋,在兩邊衝突的空檔留下點紀錄而已。

標題雖然是十元商店,但老實說內文跟十元商店的關係並不大,十元商店老實說就只是個場景而已,而且「省」思的錯字醒,指得是夢醒的意思,像我這種用法不知道修辭學上到底有沒有正式稱呼,如果沒有的話能不能有人幫我提名諾貝爾文學獎?(揍)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