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再兩回就可以結束。

 

 

寬敞的會議廳裡,位於彭哥列家族權力地位頂點的人幾乎全員到齊。

九代首領的守護者們分坐在主位的兩旁,打量著會議廳中央跪著的此次造反的五名叛徒,這五人中,唯有排最前頭的紅眼男子氣勢毫不遜色:頭高高昂起,一雙眼直視著義父與眾人,彷彿隨時都會站起身來挑戰權威。

「那麼,開始吧。」老邁的聲音自會議桌的主位響起。「現在召開針對Varia暗殺部隊叛變事件的審判會。」

彭哥列的家族審判,程序相當簡單,由首領跟守護者們各自質詢問題後,再視回答做出裁決,只不過為了避免家族機密外洩,因此必須全程保密,等準備工作都完畢後就清場,直到裁決達成共識前都不能有人員出入。

「嗯?」坐在有著嵐標誌座位上的男人看似不怎麼仔細的翻著手上的資料邊開口問道:「怎麼沒看到當年打敗杜爾的那個小鬼?」
「從那個垃圾打輸雨之戒的爭奪戰,我就把他除名了。」
「那不重要,只要人還活著就應該來這裡接受審判,這份報告不是說他被加百羅涅十代救起了嗎?」
「我說過了,Superbi˙Squalo早就不是Varia的成員,那個垃圾來不來根本沒差,其他什麼報告書的問題去問寫那份報告書的人吧。」
九代的嵐之守護者顯然並不滿意聽到的回答,才抬手就將厚重的報告書往人臉上砸。
「唔...嘻嘻嘻,不用這麼氣吧...」淡金髮色的少年以肉身替紅眼男子擋下報告書。「我可以向同樣是嵐之守護者的您保證那個大嗓門不來,對審判進行絕對比較有幫助──」
「我問你話了嗎,不過區區一個叛徒也敢跟我用同樣的稱號。」
「呃...」
「退下。」紅眼男子瞪著金髮少年。
「遵命,老大...」
「好了,」『晴』座位上的男人拍了拍手。「這件事暫時就先算了,還有更重要的問題...Xanxus,你到底是為什麼要發起這次叛變?」
「哼,這什麼蠢問題?」不屑的輕笑。
「小子,給我注意你的態度!」『雷』替自己的好兄弟嵐發難。「給我照實回答!」
「因為我要這個世界畏懼我,讓像你們這樣的垃圾光是聽到我的名字就怕得發抖,為你們那微不足道的性命向我乞討向我求饒喝哈哈哈......」
「渾小子──」
「雷,坐下!不要節外生枝。」這次換『雨』說話了。「那麼,Xanxus,你身後的這些部下是否全都知道你的計劃?」
「這些垃圾?...他們不配知道。」
「就連那個沒來的小鬼也一樣?」
「他只會把事情搞砸。」
「你的意思是,你一個人策劃這整件事?」
「真是囉唆,老子當初真應該直接殺光你們所有人省得麻煩,也不用被一群垃圾拖累,搞得現在還得在這裡聽你們這些要死不死的老頭廢話!」
「渾帳──」
「可以結案了吧。」一直沒吭聲的『雲』唐突的下結論。「看來只是他一個人的妄想,處決他就可以了吧。」
「那其他人又要怎麼處置?」『霧』提問:「總不能就這樣放他們回去。」
「到底有完沒完?」『雲』不耐的說:「要是嫌麻煩乾脆一起處決,以後這種無聊事別叫我來。」
「首領,你看怎麼──」
『砰!』本來禁止進出的會議廳大門突然猛力被打開,一名少女急急忙忙衝進來:
「各位大人,抱歉打擾會議,我們方才確認了從日本發送的一級緊急通訊!」
「把畫面接過來。」

『九代首領及各位守護者們,日安,』簡單點頭問候『我是彭哥列第十代的嵐之守護者獄寺隼人。』
『我是雨之守護者山本武。』
『我是雷之守護者藍波。』
『我是霧之守護者庫洛姆.髑髏。』

見九代首領點頭,其他人也跟著回禮。

『抱歉打斷會議,但事態緊急逼不得已,我們必須請求彭哥列本部暫緩對Varia暗殺部隊的裁決。』
「理由。」
『十年後密魯菲奧雷家族發起了針對彭哥列的獵殺行動,十代首領被殺,彭哥列家族幾近滅絕。』
『但經十年後火箭傳送過來的我們發現時空有扭曲現象,時間偏差了兩個月,因此判斷事情還有轉機。』
『我們希望以延後執行Varia等人之刑責換取對目前已被換到十年後14歲的十代首領以及嵐、雨、雷、霧等四名守護者的支援。』

『『『『事關彭哥列的存亡,懇請九代首領及各位守護者們准予請求!!!』』』』

     ★     ★     ★

「有消息了嗎?」
「不,還沒有...」放下手機,儘管面有難色,兩代加百羅涅首領的心腹羅馬里諾還是勉為其難的提出勸戒:「Boss,我認為我們不該再繼續插手這件事了。」

因為要召開審判會而被請離彭哥列本部的Dino,一出人家大廳就給羅馬里諾下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指示:追查彭哥列門外顧問澤田家光的座車行蹤,卻不解釋理由為何。

「不行,若不快點找到他,他一定又會魯莽行動,到時後果不堪設想──」
「Boss,請問那個『他』,是指誰?」
「誰!還問誰!當然是──...」對上羅馬里諾嚴肅的臉,就是心浮氣燥的的Dino也難免錯愕的講不出話。
「如果是Superbi˙Squalo的話,請馬上下令停止追蹤。」羅馬里諾將手機遞給Dino。「無論如何,都請記清楚您是加百羅涅的首領,另外,這個名叫Superbi˙Squalo的劍士並不是我們的人,就算他會對我們的同盟彭哥列家族造成什麼威脅,我們也必須等到事情實際發生且彭哥列家族對我們求援的情況下才能出手,否則難保不會讓彭哥列誤解我們現在的舉動是打算跟他們作對,以我的見解,我必須請您考慮停止這項命令。」
「...你說得對,羅馬里諾,」清淺的嘆一口氣。「我的要求的確太過分了,謝謝你的提醒。」

正要撥號碼,手機就先響了起來。

「請問是羅馬里諾先生嗎?我是彭哥列門外顧問澤田家光的徒弟巴吉爾,請幫我轉接加百羅涅的Dino首領,我們有急事要拜託他......」

     ★     ★     ★

原本將人送去急診後就想落跑的家光,卻被抓去填資料。
「我怎麼會知道那個小子的資料?」看著密密麻麻的表格,有些頭暈。「叫巴吉爾把資料調過來好了。」才正要撥號,電話就響了。
──『師父?是師父嗎?驅逐任務取消了。』
「啊?」
──『針對Xanxus的審判會議中途接到日本方面傳送過來的一級緊急通訊,九代首領大人已經確認要全面停止對Varia徒黨的審判。』
「發生了什麼事?」
──『在下還不清楚,但請先將Superbi˙Squalo帶回加百羅涅羈押,我已經跟加百羅涅首領請託過了。』
「這恐怕行不通...」家光感覺自己離回家之路越來越遙遠。「在奈奈通知我阿綱跟里包恩不見的時候那小子自殺了,現在正在急救。」
──『啊?那...那該怎麼辦?』
「總之,你先把他的資料傳到我的手機──」
「先生不好意思。」穿著手術袍的人走來拍了拍家光的肩膀。「病患目前的情況有點危險,我們需要有人簽手術同意書──」
「危險?他不是失血過量而已嗎?」
「他胸前有燒傷,可能已經傷到心臟,我們必須開刀,請問你是他的家屬嗎?」
燒傷?家光才懷疑著,馬上想到是那紙詔書。「我不是,但你們先開刀沒關係,我正在安排。」
「可是──」
「別說了,快去!」
──『師父師父?發生什麼狀況了?』
「幫我把電話轉給九代首領,得叫人過來簽手術同意書。」

     ★     ★     ★

幾天之後,三番兩次跑去逛鬼門關的男人又回到人世。

「這裡...」
「這裡是我們加百羅涅所經營的連鎖醫院的加護病房。」
「跳馬?怎麼又是你。」
「呵...」笑裡有一絲酸楚。「喂喂別把我說得像甩不掉的舊情人一樣。」
「我明明記得──」
「被暫緩了,針對Varia的審判,因為未來發生了一些事還需要你們的能力,所以就被暫緩了,因此接下來這段時間你還是必須再度接受我們加百羅涅的監視。」
「我不是說這個!」
「他要你回去。」Dino不情願的亮出一張紙,上頭與身份資格認可的事項相關,在碰到Squalo的時候又燃起了火焰......

後來才又接到門外顧問通知所在地點的電話,得知自殺消息而飛車趕往醫院的Dino居然不巧碰上感情路上最大的眼中釘。

「你來做什麼?」
「......」一臉懶得搭理來人的模樣。
「這是第幾次了?」看向亮著的手術燈,咬牙切齒的問:「他為你慷慨赴死。」
「這會是最後一次。」
「!」對於所聽見的回應無法不表震驚。「...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
「哼,終究無法做出保證嘛...」半示威半試探的繼續說:「你知道吧,他們要我再看管他...這次我一定會出手──」
「你已經錯過你唯一的機會了。」
「什麼──」
「Dino首領?」門外顧問的聲音從另一邊響起。「原來你已經到了,我才正要去接你...嗯?」Dino確信門外顧問的臉上曾閃現一絲質疑,像是奇怪看到自己怎麼會跟旁邊這號人物並肩交談的樣子。「Xanxus,你必須先回去,切爾貝洛的車已經在外頭等你了,若有任何消息我會通知你。」

紅眼男子向門外顧問輕點頭後緩步離去的身影,居然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備受威脅的感覺。

「不好意思這陣子一直這麼麻煩你。」
「不必這麼見外,同盟之間這是應該的...現在情況怎麼樣?」
「如你所見還在急救,因為他是大量失血加心臟部位有二度灼傷,所以有點棘手。」
「灼傷?」
「驅逐通知書上的死炎印,他把紙放在襯衫口袋,所以才會燒傷。」
「原來如此,那...他是來做什麼的?」
「哦,他是他病歷上的緊急聯絡人,因為沒有其他家屬,所以只能叫他來簽手術同意書。」
「這樣啊...」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兩個啊...嗯,大概就是人家說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類型吧。」
「這話是...」
「本來因為命令都撤銷了我想把通知書拿去丟掉,後來才發現他在背面寫了一些要給他的留言,居然是說要早一步到地獄替他鋪路,這種執著到底是什麼境界啊我真不懂。」
「我也不懂...」
「不過現在應該是可以確定兩個人都對彼此有意思吧,在你來之前我把那封留言給他看,他看完後居然跟我說欠我一次...嘖嘖我也算打小看著那小子長大,老實說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是啊真想不到...」

當時說出這句想不到的Dino倒是很快預料到幾天後的自己,無法在知道這一切後還對眼前人出手,因此他誠實的轉交了暴君的指令狀。

「他...要我回去?」
「是啊,而且他還要求很多的要我們只有在確定你已經恢復到最佳狀態後才能放你出院,所以...」很快的抽走指令狀。
「跳馬你幹嘛!」
「東西給我保管免得你逃跑,」晃了晃手上的紙。「記清楚,若沒有這東西你是回不去彭哥列的,好了,現在給我乖乖去睡覺吧。」


--------------------------------------------------------------------------------

對於Dino我真的很扼腕啊,可惜就是沒辦法讓他黑,是因為對象不對嗎?

九代的守護者們因為根本不知名字所以全部用戒指代稱,事實上講話的口氣根本就像是澤田方的守護者們,只有一個雲不一樣,我寫九代雲守的感覺只是個怕麻煩人XD

王子戲份還是不多orz但應該下一回就會補給他了,應該...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