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Game詐欺遊戲

描述一個天真善良單純的女孩某天收到一封奇怪的邀請函,隨著信而來的是一只皮箱跟一捲錄影帶,說明她已被邀請參加一個遊戲,詐欺遊戲,如果能騙過自己的對手就可以獲得一億日圓的報酬,但要是輸了瞬間就負債一億,面對裝著一億的皮箱就在眼前,女孩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但也就在此時,女孩偶然得知了一個天才詐欺師的事情,為了避免負債一億,女孩只好去拜託詐欺師幫助自己,也所以這場背後有著更多內幕的詐欺遊戲於焉展開......

這大概就是一二集跟廣告的簡介吧,不過老實說我當初看到在宣傳這部戲的時候,第一個想法是希望讓劇中的詐欺師秋山深一跟詐欺花美男黑崎君對決,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總沒有兩個以上善良的詐欺師對決的戲碼啊?從小到大可以看到的大部份都是有少數幾個善良的人對抗一大票我不懂何必那麼執著於整那幾個好人的壞蛋&邪惡組織,而且每次看到最後終於揭發邪惡組織&壞蛋一開始針對好 人的理由基本上也都差不多,就算用詞上有差異,但不管怎麼看都也不過是賭氣而已--「我就不信你還可以單純善良多久」、「等著瞧好了,妳的偽善者嘴臉很快就要穿幫了」云云,這種導因於對人性良善面的不信賴而發生的劇情,最後會出現什麼光輝燦爛的台詞也就不難想像了--「請老師以後不要再說不相信人這種悲傷的話」、「我想到了可以讓大家在詐欺遊戲裡都獲得幸福的方法」、「對於長久服侍於您的我,也是身為你女兒的我,這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希望您可以多相信人一點」。

即便如此,這類型的鬥智劇情都還是一直很吸引我,不過重心自然就擺到鬥智的過程去了,第一回算簡單,我在公布手法之前有看出秋山是怎麼打算的,不過第二回之後就沒有了,怎麼說呢?誠如佛朗基評論騙人布一樣:你只能發出一瞬間的光芒嗎?...是的,就是如此,大概三秒而已吧我想......總之,第二回的少數決,其實我只看結果剩到四人對陣的時候,這裡就可以看到策略的複雜度提升很多,因為參加的人變多了,對於組織團隊應對是非題的作法大致上可以理解為何這樣可以操縱輸贏,但是不懂為何是8人的團隊,我對這個人數感到好奇,因為我覺得被拆穿的可能性很高,幕後黑手的福永還一口氣組了兩個,在總數22人的多數決中組了兩個8人團隊,竟然只被秋山一個人看穿,感覺很奇怪...但也可能就是因為類似我這種想法,才讓這種作法顯得大膽而被忽略,因此可以實行。

秋山解決福永的手段很高明,不過從這時之後就沒再給過我如同這次的驚艷感覺了,因為之後也大多循這種途徑過關,也就是立約結盟,因為秋山敢把籌碼先交出去用作保證,而他提出的條件也都確實比較好,所以可以說服人為了幫助他贏而背叛原先團隊,雖然我對二回戰後的金額分配存有疑義,不過那也不重要。

秋山玩的招其實跟詐欺師的封號相反,他能贏就是因為他必然會履約,他用絕對的誠實去說服並指導自己的盟友如何說謊過關,他也經常用先揭底牌(但他都會多留一手)測試對方的反應。秋山唯一可以顯出詐欺師一面的地方,就只在立約的時候將利害得失算得再清楚不過,到可以確保他一提出對方一定會接受的程度,如果是女主角神崎直的話...首先是她應該不會想到秘密結盟這種手段,二是你看不到精巧計算的安排,她所提的內容八成會帶有很大的感性成分......

二三回之間的敗部復活戰,我完全沒跟,所以沒得講;第三回合的團體戰走私遊戲,那時候在介紹規則的時候只聽到旁邊淡淡一句評論:不就是不合作的賽局嗎?害認為當檢察官比較麻煩的我覺得很不服氣,但後來想想真是如此啦,就是零和遊戲,一邊所得為另一邊的損失,不過經過漫長的三十次來回後,結果是兩邊合局,沒輸沒贏的每個人都歸還事務局五億離開遊戲,本來應該是要大家一起晉級參加第四回合,但似乎因為主辦人被感化了所以好像就沒要辦...

走私戰多安排了一個跟秋山過去頗有淵源的人橫谷和彥,是當初害死秋山母親的老鼠會首腦,不消說這種剛好碰上仇家的巧合絕對不是巧合,主要就是要讓秋山跟橫谷過招。橫谷被安排為最後的魔王實力的確不差,他也有留壓箱寶,只是留得沒秋山多,雖然手法的格調低了點,但確實有逼到秋山,而且秋山這一方會勝利多半到底還是有賴女主角的感化光波就是了。

在三回戰結束前突然有兩集在回顧,我本來不知道在幹什麼,後來才看懂是在介紹這個詐欺遊戲事務局的背後組織跟遊戲的緣由,不過看得很沒勁,原因在第二段。

我覺得這部戲算不錯,它能夠結束在我對感化光波厭煩之前,還讓我充分享受到動腦樂趣這兩點算是我給它有高於破案天才伽利略評價的原因,雖然說兩部的本質在某種程度上都算解決難題,也都很有邏輯很有道理,但因為伽利略若不是跟物理沒什麼關係就是牽涉太深的物理知識,有距離不說,安排給觀眾理解的過程也無法讓我跟著思考,不過兩部的男主角在帥氣度上有差距也是一點,當然我認為比較帥的是伽利略。

我還沒看詐欺花美男,不知為何看到片名就不太想看,如果他是靠臉詐欺說不定我就會看了,人家還是專門黑吃黑的硬漢勒,翻成花美男的意義到底在哪啊?又不是男公關......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冷
  • 補心得

    有個忘記說的東西:
    當神崎直對似乎要完蛋的橫谷表明說只要橫谷對秋山道歉就想辦法達成和局,讓所有人連同橫谷在內都可以不負債離開遊戲的提議,而橫谷狀似發自內心想悔過的那時,雖然我直覺這應該是橫谷在演戲,腦袋卻出現了奇怪的場景:
    〈秋山住所,早上九點〉
    『叮咚。』
    煩不煩啊。秋山心想,這時才剛起床不久的他才正想說動作要快,否則可能沒辦法順利假裝錯過某人的來訪。
    「深、一、君~」門口傳來的聲音讓他百分之百的確定現在只有靠窗戶旁的逃生梯才能逃過已經連續半個月的糾纏。「我知道你在裡面,我也知道你想從逃生梯跑掉對吧。」
    不愧是在詐欺遊戲第三局跟自己鬥到最後的老鼠會首腦,橫谷和彥在洞悉人內心想法的能力當真跟自己不相上下。
    但既然都知道自己想跑幹嘛還硬要來糾纏不清,這男人真的有病,聽他每次叫自己尾音總是上揚就知道。
    「快開門吧,你應該想得到我會在逃生梯動手腳,對吧深一君~好了,開門吧,我這裡有件你一定會有興趣的事情,跟神崎直小姐也有關哦,而且我也約了她等下來你這裡,先替我開門吧。」
    真煩,早知如此當初不管小直說什麼都不應該救他…。內心如此抱怨的秋山最終還是開了門,雖然不滿,但他就是拿這幾個人沒轍……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