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這是白痴東西,相較於〈練筆〉那篇,這種類型的文才真正是我的強項(喂!)
2.它很愚蠢,純粹是給人還有給我自己笑的。(當然若覺得很難笑那也是應該的)
3.裡面的人名都還蠻菜市場,如有相同或雷同我保證那全是巧合!(天保佑別被同名的人看到啊!)
4.後記在這篇最底,強烈建議搭配本文,才有想不到的好笑果XD(結果真正好笑的是後記orz)







每個人一定都有過早上一起床就覺得什麼都不對勁的經驗,但對於陶忠晏來說,他有過的體驗不只是不對勁而已,根本就是驚悚。

那天他被電鈴聲吵醒,這真是難得的事,從小三開始除了他老媽的怒吼之外就沒再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離開夢鄉,而這天他居然只因為有人按電鈴就起來開門,就算是他本人也認為這簡直就像是中邪了一樣。

而事情變調總是從這樣小小的不尋常起頭,他翻身下床的時候曾經感覺胸部很重,但他睡眼惺忪的沒有多想,走去開門之後,發現是從小一塊長大的朋友古正杰來訪,他有一點不爽,但一方面又鬆一口氣因為不用招呼來人,於是只簡單說聲進來吧就想回房間,但被正杰拉住。

「欸,你怎麼回事?」
「什麼啦。」
「你穿奶罩睡覺哦。」
「什麼?哪有...」忠晏拉開自己T恤的領口,望了一眼,然後他就醒了。「幹,這是什麼東西!」

他長出胸部了,是不大不小剛剛好的B罩杯。

這不可能的,又不是拍電影。忠晏心想,一定是他昨晚宵夜吃的珍奶加雞排的脂肪跑錯了部位,應該再下面一點的,現在他真的不介意有肚子,身為一個男人,有啤酒肚總比有胸部好。

「那你那個...還在嗎?」正杰問,真不愧是家裡開租書店的人,正杰非常鎮定,還能在一旁指點忠晏應該檢查些什麼東西。

忠晏跟正杰將視線移往下方,但突然間忠晏的表情顯得很恐懼。

「不知道,我好像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那你趕快檢查啊。」
「不要!要是連他也不見的話那我怎麼辦?」
「...對哦,就算他還在,搭上你胸部那兩顆也很奇怪。」
「怎麼辦?為什麼我會這樣子?」
「你問我我問誰...」正杰停了一下,嘴角突然惡意的上揚。「你昨天該不會有看麻辣天后宮吧?」
「幹你娘的你這時候在講什麼風涼話!」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啦,」正杰很快做出抱歉的手勢,盡全力安撫十分惱火的忠晏。「放心吧,你一定會復原的啦,書上都是這麼說的。」
「什麼書?」
「哪,這本。」正杰從他手中那袋書中很快的找了一下,拿了一本給忠晏。
「靠,這是我妹跟你借的Gay小說吧!」
「吼,我跟你說過幾次了!」正杰的背後傳來嚇人的女高音,是忠晏的妹妹巧雯。「這才不是什麼Gay小說勒,這是耽美小說...嗨,正杰哥,不好意思又麻煩你跑一趟。」
「沒關係,畢竟你是我們家的大戶。」
「呵呵~」巧雯曖昧的笑了一聲,接下滿袋的小說。「不過你怎麼會跟我哥聊到這個?」
「因為你哥...」正杰將目光轉向忠晏,巧雯跟著照作卻意外的發現自己老哥的腳上流著血。
「哥,你摔下床──你穿我的內衣嗎?你這大變態!」
「不是啦...」正杰用手勾下忠晏的T恤領口,不高不低的剛好小露酥胸。「那是他真的肉。」
「什麼!」
「所以我才給你哥這本證明他會沒事,這本也是主角變女生。」
「把你的手給我拿開啦。」忠晏生氣的揮掉正杰的手,他氣得不是正杰剛剛的動作像是性騷擾一樣,而是他居然跟自己妹妹洩漏自己有胸部這件事,這讓他這個作哥哥的感覺顏面盡失。
「哇...我從沒想過這可能是真的...我哥居然變女人了,真不可思議,沒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一點也不唯美的哥哥身上──」
「我不早跟你說過不要對男人存這種奇怪的幻想,還有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那邊給我打哈哈!」
「好啦,抱歉啦。」巧雯識相的道歉,並且補償似的對現況提出一些看法。「總之,要是哥你真的變成女人的話,那那些就應該是經血了。」
「什麼!」不知道是因為心裡被打擊到還是真的是月經來潮,反正一聽到是經血忠晏就開始覺得自己有點腿軟。
「不管了啦,巧雯,你去幫你哥拿幾件衣服到我家會合,我帶你哥去我家清理,,我家現在沒人,再站在這裡,問題也不會解決,而且要是等下你媽買菜回來發現她已經沒有兒子的話...」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你了,正杰哥...哥,別怕,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你先跟正杰哥去吧,我等下就來。」

看來真的是月經。正杰一邊看著忠晏蒼白的臉色一邊心想,他看過自己媽媽有時也會這個樣子,準是月經沒錯,不過雖然會判斷,不代表會處理,正杰還沒交過女朋友,更沒想過去問老媽這種問題──關於經痛怎麼抑制,正杰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糟糕的是,就跟正杰一樣,忠晏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可以讓肚子不要那麼痛,他現在已經痛到想把腸子拉出來了,好像拿刀捅肚子都還不會這麼痛勒,但這種想法對於減少痛苦並沒有幫助,而且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變性了他就很難過,不知不覺的哭了起來。

「別這樣啦,不會有事的啦。」正杰摟住忠晏,輕拍著他的背,忠晏這時感覺正杰真不愧是從小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拜把好兄弟,遇上問題時真是可靠到極點,但是正杰的下一句卻又像是沒腦似的在他傷口上撒鹽:「已經不漂亮了,再哭會更醜哦。」
「幹...嗚呃...閉嘴啦。」
「好啦,那你也不要哭哭啼啼的,大男人一點小事情就哭成這樣,像話嗎?我認識的陶忠晏可是鐵錚錚的正港男子漢,他是不會隨便掉眼淚的。」
這熱血的激勵,現在在忠晏聽來卻無比心酸。
「...是啊你說的對,」忠晏抹了抹眼睛,「但這就是問題了,我現在變女人了......」然後哭得更兇,讓正杰更加手足無措。
「好了,你冷靜一點,等巧雯來了以後再說,巧雯最懂這些了,她一定知道怎麼做。」
「可是她剛才看起來也是不曉得要怎麼辦的樣子啊。」
「她只是一時被嚇到啦,你不是總說巧雯就知道些有的沒的,這難不倒她的啦。」

但是已經全然慌了手腳的忠晏完全聽不進安慰,他就是不停的哭,不停的失血,不停的肚子痛,到巧雯來了之後,他就因為身心俱疲而睡著了。

「他那個樣子,到底該怎麼辦?」正杰在巧雯打理好他哥身上的血跡斑斑後,在客廳這麼問她。
「我怎麼知道。」
「可是你看的那些書──」
「那些不過是小說而已──」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啦,在小說裡面都是怎麼解決的?那個方法是什麼?」
「通常都是在主角喜歡上某個男人之後就會突然變回來。」
「這太奇怪了吧,怎麼不是跟女人?」
「你那樣在不知道原委的人看來是女人喜歡女人──」
「可是你哥喜歡的應該是女人吧。」
「小說的主角本來也都是喜歡女人的啊。」
「那怎麼辦?現在要上哪去找你哥喜歡的男人?」
「也不一定非要他喜歡啦...」
「什麼意思?」
「也可以...讓我哥跟男人發生關係。」
「你在開玩笑吧。」
「是你自己要問我小說裡的解決辦法的...」巧雯不滿的回嘴。「其實也不見得一定要做到那檔事,如果感情夠真誠的話只要一個吻就夠了。」
「真的?」
「真的啦,我騙你幹麻。」
「那好吧,如果是只要一個吻的話...」正杰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正杰哥,你真的要試?」
「我不能讓他在我床上繼續流血,床單我還要自己洗勒。」
「不行不行,你這樣鐵定不會成功的,我不是說要感情夠真誠的話吻才有效嗎。」
「我是真心希望你哥變回來啊。」
「不行啦,要你愛我哥才行。」
「我怎麼會愛你哥。」
「那你就趕快想辦法愛上他啊。」
「我才不要為了你哥變gay!」
「拜託啦,這件事現在只有你能解決。」
「可是,這不可能啊。」
「你不要這樣講啦,不試試看怎麼知道不可能,好不好?試著回想我哥的優點,想辦法愛上他,然後抱著真心誠意希望他變回來的想法吻他,如果再不行,我們再去求助醫生什麼的好嗎?拜託你啦正杰哥。」
「嘖...」挨不過巧雯苦苦哀求,正杰做了幾次深呼吸,然後按照巧雯說的開始回想忠晏這人的優點,但還是止不住喃喃抱怨著:「...怎麼不是你變男人,這樣我要吻你也不用做這麼多心理建設。」
「什麼意思?」
「呃,沒、沒什麼啦...」
「騙人!一定有什麼,快跟我講啦。」
「就是、就是以前國中我想追你的時候,有先問過你哥的意見,結果你哥那個妹控不准,很認真的警告我說要是我敢拐他妹的話就要跟我絕交,所以後來就算了。」
「我哥真這樣說過?」巧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我哥在家把我嫌得像什麼東西似的...」
「是真的啦,他超保護你的勒,其實他知道你喜歡那些男生愛男生的東西還蠻高興的,他說什麼這樣你就比較不會被男生騙去了,他也夠天真了。」
「那個大白痴...」
「哎呀真糟糕,結果我只想起你哥是個妹控。」
「欸對了,就是這個!」
「啊?」
「既然我哥不准你追我,那你就追他吧,反正他現在也是女人。」
「喂,別鬧了──」
「不,我是很認真的,別看我哥那個樣子,他可是遺傳到我媽的『白肉底』,皮膚比我好多了,而且你知道他為什麼愛抓頭髮卻又總是把頭髮剪很短嗎?因為他曾經跟我走在一起的時候被誤認成女生哦。」

接下來的15分鐘,巧雯開了電腦,找了網路上評價最好的男變女類型的耽美小說,套用忠晏還有正杰的名字,從中擷取感動人心的段落不停的對正杰洗腦。

再之後的15分鐘,則是帶著正杰站在門邊看著忠晏的睡相,繼續不斷的宣揚忠晏的「美」,即便是流口水也是美,慢慢的,巧雯感覺出,是老實人的正杰動心了。

正杰神情恍惚的走向忠晏躺著的床,然後深情款款的跪下,承諾:「就算變不回來,你也還有我可以靠...」

當正杰吻下去的時候,他並不知道,其實忠晏早就醒了,餓醒的,他一整個早上沒吃東西不停失血,骨髓裡已經沒有可以造血的東西還快要過勞死了,但他才走到門邊就聽見自己妹妹跟正杰熱烈的討論該怎麼救他,他就不好意思闖出去打斷他們,只好又躺回床上等,結果沒想到他們一來就是把他的睡相形容的像天使下凡,讓他更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但是在聽到正杰說願意讓自己靠一輩子的時候,忠晏也不知怎地忽然就放心了,整個人也跟著放鬆,就好像原本懸在胸口的大石頭突然間消失──消失!

忠晏睜眼看到胸前的兩座山峰不見了,兩股間的「那個」好像也回來了,並且對還吻著自己欲罷不能的正杰起了反應。

「忠晏,原來你醒著...欸你真的變回來了!這麼說來...」
「...嗯,就跟書上寫得一樣......」
「「我喜歡上你了。」」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告白之後,巧雯就悄悄地將房門關上,然後回家去把剛借到的耽美小說都拿去還,並且從此以後改看起言情小說。 


因為是愚蠢的東西所以後記別講太多才不會顯出更多的愚蠢,但有一件詭異的事一定要講:
我是在寫完整篇之後才取這個篇名--原本的篇名是〈晴天霹靂〉--也就是我是在確定主角妹妹叫巧雯並且寫完之後才想到無巧不成書的篇名,這真是嚇死人的超級合適。
然後這一篇的字數,是極其諷刺的3800XD一看到這個數字,讓我的笑點狠狠被攻擊到了,好險它不是終極的3838,是的話這篇我就置頂了。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