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1.本篇有毀滅角色形象之虞,若無法接受,請慎入。
 我個人覺得毀比較大的是志乃,雖然牙也不惶多讓
2.若不小心就是看了,也請喜愛兩個角色的人多擔待、包含。
  畢竟寫的人理智線遲遲接不起來很久了
3.這篇既短又蠢到讓人覺得是來亂的。
 雖然我寫得很認真,但也不諱言我也笑得很用力←喂!
4.抱歉最近只寫得出這種無腦的東西
   其實就算認真動腦想也可能是無腦的結果(被毆)






「油、女、志、乃──────!」敢用震天價響的音量怒吼這個名字,就算找遍全木葉村也沒幾個人。
「?」被點名的人僅只是稍稍皺了眉頭,雖不至不悅,但好生奇怪:又怎麼了?
「這是什麼東西!」來人手上抓著一把不知什麼東西,但因為踩著太過急促又凶悍的步伐,使志乃只得注意著怕對方又忘記控制速度而衝過頭──他不想被撲倒,因為他大半時間都是撲倒人的人。
「什麼?」先往後一步,預留緩衝空間。
「這個!」對方氣沖沖的舉起手上的東西,剛好塞滿整個緩衝空間,志乃默默的感覺可惜,雖然對方學會煞停他不必被撲倒,但相反的他也就佔不到對方便宜──把對方抱個滿懷的感覺多美妙啊──啊不行不行,現在還是先收起這些不良妄想認真應對問題吧,對方看來簡直就是要氣炸了。
「這個...不就是你的內褲嗎?」志乃推了一下墨鏡,抽出其中一條。「這條是前天穿的吧,你穿起來很好看──」
「誰問你這個!」再次的咆哮。「我要問的是你到底都是怎麼洗得啊!剛才赤丸居然跟我說牠覺得一起修練沒什麼用,因為我身上都是你的味道──你笑什麼,我很認真在跟你講事情耶!」
「抱歉...」嘴上老實的道歉,卻心不在焉的不斷回味對方說身上都是自己味道的那句話──這聽起來還真不是普通的悅耳,花了一番功夫才讓自己又恢復正經。「請繼續。」
「赤丸說這樣牠不曉得到底是跟誰出任務,而且牠搜尋我氣味的距離也會縮短,」志乃暗自猜想,犬塚家的男人最在意的應該是長久以來狗主人的地位受到威脅這點。「所以,你到底都是怎麼洗得啦,為什麼總是洗不乾淨!」
「是嗎?」抓起內褲往鼻頭湊,心理又不三不四的可惜起怎麼不是穿在對方身上的時候聞,自然也不會想到就算是聞自己情人的內褲這個動作也還是很變態。「但我什麼都沒聞到。」
「你當然沒感覺!」一把將內褲搶走,還不用湊近臉,就可以明確指出哪部位沒洗乾淨,志乃敏銳的注意到那敏感的區塊正好是他跟牙情深的見證。「可是我跟赤丸就是聞得到,拜託你再注意一點好嗎?」
「沒辦法,我不像你跟赤丸有那麼好的嗅覺。」志乃回以無奈,其實這事情已經發生過蠻多次了,但不管他多賣力洗衣服好像都無法讓牙滿意,但又不能讓牙洗,因為他沒耐性,一急起來力道就跟著加大,志乃為此損失了好幾條內褲,後來家務分配只好志乃負責精細型的像是洗碗、洗衣服等,牙負責勞動型的如倒垃圾、除草等。
「是啦,要有像我跟赤丸這麼優越的嗅覺真的很難...」一講到自豪的看家本領,牙又得意的忘記了原本在討論什麼。
「那...這下你應該不會不准我用寄壞蟲了吧?」過去志乃曾有一次向牙提議過想在衣物的洗滌上應用寄壞蟲之術,這可是有油女一族悠久名譽的背書保證:任何髒污絕對都能清除的乾乾淨淨!但牙聽聞後的反應卻異常的相當激烈──「不行!我的內衣褲只能用『人工』手刷的方式洗!」也因此當初志乃連示範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牙否決了。
「啊?什麼──」
「很有用的,你看。」志乃隨手抄起茶杯就往牙的內褲倒,另一手的寄壞蟲隨後傾巢而出,在橫掃污漬處的同時,回復內褲的原始面貌。
「好了,你再聞聞看,我敢說現在已經沒有味道了。」志乃將內褲遞給牙,卻沒想到會看到牙一臉鐵青的退後。
「你、你把、把那個給我扔了...」正如蟲軍掃過內褲的畫面成為牙的心靈創傷,牙一邊抖著聲音一邊遠遠跑開的畫面,也讓志乃跟體內的寄壞蟲在精神上遭受重大打擊,有好幾天都振作不起來。

隔兩三天之後,跑回娘家(?)的牙才拎著一罐上頭標有「超強效超潔淨」字樣的洗衣精跟一打內褲又回來,結結巴巴的解釋自己並沒有討厭志乃或寄壞蟲,只是那畫面太驚悚他一時無法承受,不好意思的補充說之所以有那反應是因為除了志乃之外他不想讓任何人或任何東西享有自己的激情,連寄壞蟲也不例外,接著臉紅的要求以後親熱的地點不如改到浴室,免得衣物又殘留太多恩愛的痕跡而洗不乾淨。

當然,他們當天晚上就實施了新制,並且成效卓著。 



後記:

靈感來源只是我自己實在不知道到底我手洗衣服有沒有洗乾淨,又怕有洗衣精殘留,結果看到電視購物頻道危言聳聽似的說:「你以為的乾淨不一定是真正的乾淨!」那時候就想到──要是我嗅覺很好的話至少就可以從有沒有味道來判斷,然後我就想到牙還有赤丸,就有了這一篇

至於志乃的部分大多只是在利用他冷面笑匠的特質開玩笑,把他寫得很色之類的。那個胡謅的寄壞蟲洗衣技術取法自腦部外科手術吸淤血的蛆,我想淤血跟體分泌物應該都是生物組織體,蟲應該都敢吃…當然一切只是說說而已,不過蟲爬過自己內褲的畫面真的會很驚悚,我自己模擬想像過一次,結果抖了半天。

我真的很愛用洗衣服的梗,特別是內褲,我實在無法理解這梗怎麼會這麼好用呢?(或許更令人無法理解的是你的腦袋是怎麼運作的?)其實我只是想說,只要多留心,生活也是有很多隱藏的樂趣(羞)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