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去年度2008年強打的兩部國片就是《海角七號》和《冏男孩》,但因為認為《海》片被過度消費,若不等它熱潮退去就觀賞,我天生的反骨精神不會原諒自己,因此我先看冏男孩,卻很諷刺的在看完後瞬間理解為何《冏》片在票房上會輸給《海》片。

因為我真的冏了,是囧到連下巴都掉了的那種冏←喂!

我很久沒有看完一部電影後腦海裡居然不由自主的不停浮出『我看不懂』的字樣,天地良心啊,這可是繼《入侵腦細胞》後睽違已久的打擊(我還記得《入》片也是被說想法創意很新穎,但我就硬是看不懂,而且是連把整部片看完都沒辦法,目前僅存的印象是畫面色彩總是很鮮豔強烈...我有找過其他人寫的影評,才知道片中那混亂的劇情其實是一個人的意識在另一個人的腦袋中活動的過程,這也是片名所謂入侵的由來,不斷變換的場景就是呈現人類思考能夠隨時隨地改變的駭人彈性。被入侵的那個人在現實中並不是清醒的狀態,他似乎患有某種病症,而入侵他腦海其實是為了救他。入侵者的風險是如果為被入侵者腦海裡恐怖的意識情境困住,那對入侵者大腦的刺激可能會害死入侵者本身,所以當初的電影宣傳有一句標語的大意是千萬不能相信眼前所見否則必死無疑,就是這個緣故。)

《冏男孩》以快樂王子的童話故事作開場:體表鍍金的機器快樂王子因為看到在他底下的窮人生活得很辛苦,就拜託燕子將身上的金衣一片片撕下送給窮人,但世界上的窮人實在太多了,所以王子就讓燕子將他用藍寶石做成的眼睛也摘下送給窮人,雖然窮人們開心的笑了,但失去眼睛的王子卻無法看到這些笑容...

這則故事應該是騙子一號講給騙子二號聽的,這兩個學校出了名的搗蛋鬼因為結夥惡作劇被罰整學期得替學校圖書館修書,但兩個慣犯連師長打罵都不怕,何況只是勞動服務這種處罰?兩人經常在修書時偷懶,二號偷懶的時候總是跑去窗邊看些有的沒的,而一號則總有一堆也不曉得是不是他自已捏造的故事可以講給二號聽,片中有很多橋段是一號說給二號聽的故事的動畫,只是我判斷不出那些跟劇情發展是否有必要關聯。

一二號兩個小騙子的共通點是兩人的爸媽都沒在管他們,二號他們家是開花店兼接骨師的阿嬤在照顧二號,而一號則是照顧自己之外還要照顧患病的父親,一號稱自己的父親為火星人,認為自己的父親去過異次元(我爸去過,他說在異次元的小孩都不用寫功課)經常鼓吹二號也不停想方設法的要到異次元去,甚至為了要籌到去滑水樂園的錢不惜賣掉二號抽到的卡達天王的限量版模型,我覺得一號會這樣積極的想到異次元去,也許是希望盡快成為大人(從異次元回來的小孩會變成大人),可能是認為只要變成大人就有能力照顧爸爸,加上一號一邊跟爸爸說話一邊自己把頭塞到爸爸手裡假裝爸爸摸他頭的那一幕,就會讓人感覺這是一個孩子用自己的方法在面對現實,在試圖讓自己勇敢,是很動人也很令人心酸的畫面,這樣的孩子要說他不懂事也是很不懂事,畢竟他一天到晚鬧事,但他卻又懂得注意爸爸有沒有按時吃藥,全心全意的照顧爸爸,他真不懂事嗎?是他沒辦法就當個小孩吧,大人-小孩角色切換對他造成的壓力讓他對現實不適應,才會讓他一直想去異次元吧。

二號的情況跟一號又不盡相同,二號是被爸爸丟給阿嬤照顧,算比一號好一點,也因此二號其實比一號幼稚的多。班上有個學樂器的女生經常會光顧二號他們家的花店給罹患癌症的媽媽買花藥材,二號每次都覺得那個女生笑得很假,但一號喜歡這個女生,用卡達天王的鑰匙圈交換條件要二號幫忙引起這個女生的注意,只是二號每次都失敗,唯一成功的那次,二號卻問了很不得體的問題:「我知道哦,你沒有媽媽了,你為什麼還笑得出來?」其實他存有這種疑問或許是因為他也算是沒有爸爸媽媽,阿嬤氣二號的時候也都會拿這件事說嘴,說二號是沒人愛的小孩才被丟在這邊,看二號那樣粗神經歸粗神經但這種事對每個小孩來說不可避免的都是傷痛,所以他可能是很真心的想問女生為什麼還是笑得出來,而不像他得藉由跟一號一起惡作劇整其他人才笑得出來,後來女生要搬家之前特地到二號家跟他說再見,剛好當天一號要跟二號一起用十個電風扇前往異次元,一號邀女生一起參加,三個小孩在十個電風扇的吹拂下大聲向所有熟悉的人事物道別,在害二號家裡跳電後,女孩向一二號道謝道別並給了一張卡片,卡片裡頭寫著:「難過的時候笑一笑就不會那麼怕了 PS這是我媽媽教我的」這個小女生真的很堅強,若對比二號遇上事情連鎮靜下來都沒辦法了遑論從容的笑,高下立見。

本來感情還不錯的一號二號,卻因為卡達天王而友誼產生裂痕,就是之前有提到一號為了籌到去滑水樂園的錢不惜把二號抽到的限量版模型又賣回給老闆,二號氣一號不經他同意,至少也該先讓他摸一下卡達天王再賣回,後來甚至好幾天不跟一號說話,一號為了挽回友誼竟然行搶模型店,當然沒有計劃的搶劫很快就被逮到,被社工發現一號的爸爸無法照顧小孩父子被迫分離,一號被帶走的那時,二號剛好趕到,遠遠的看到一號好像有發現他還跟他揮手,就像平常在學校惡作劇被老師們逮到,他們還很光榮似的向圍觀的同學揮手示意頻說謝謝。二號為了讓一號回來拼命拜託阿嬤跟一號的爸爸打電話去夏威夷找一號的媽媽(一號拿到有的沒有的小東西炫耀之前都會說是他夏威夷的媽媽寄給他的,但我不確定是否真有這號人物)後來二號拿著當初賣模型的錢真的去了滑水樂園,照一號說的要變成大人得滑一百次的規定拼命的滑過一遍又一遍,才被救生員叫住:
「欸臭小子,你夠了沒啊?」
「幹嘛?你是誰?」
「誰?我火星人啦,你玩那麼多遍不累哦。」
「我要滑一百遍啦,我要去異次元。」
「異次元?誰跟你說的?」
「我爸啦。(手指著階梯方向)」

穿著蛙鞋的救生員做出年幼時手握成筒狀的招牌姿勢望下階梯,笑開了......

 

這部片有些笑點很細節,像二號的表妹不見,阿嬤去找乩童問下落,乩童回:「妹妹被兩個天兵天將帶著,明天就會回來。」鏡頭切換正在找妹妹的一號二號,整個很funny──果然是天兵啊XD(其實妹妹是一號二號密謀抱走的,所以一開始二號根本就沒在急,後來一號又整二號說妹妹真的不見了,看到二號被嚇到邊哭邊找,一號一邊偷笑一邊朝螢幕鞠躬)另外,二號耍賴時在地上打滾其實是跟阿嬤學來的,阿嬤還懷疑到底是跟誰學的(我當時默默的在心底說:跟肯X基學的),這也不錯笑。

沒想到我林林總總也寫了一長篇,但我還是不知道導演想講什麼,我被困惑的點是這部片應該不是讓人笑過就算了,我感覺應該是有更深的想法要傳達,我卻無法參透那個深層的東西是什麼,所以很打擊,只能安慰自己至少該笑的我都有笑到就是了,而且因為很多橋段雖不敢說大家共同有過但至少會有相類似的經歷,所以蠻能引起共鳴,如果想要回憶一下童年的天真,也不妨就看看這部片吧。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