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放棄了。

經過了將近一個半月的權衡,我放棄了──若要這裡在我心中的形象不再是如此死皮賴臉的苟延殘喘,不更新絕對行不通;但相對於一開始定居此地許願非寫作不更新的初衷,我現在準備拿石頭砸自己腳的讓步──我得妥協更新的類型,也就是貼些自掌嘴巴的閒聊,畢竟,再怎樣我都無法割捨「落落長」的特色,而我仔細思量過,以我來說,除去寫作不算,就屬生活上的瞎扯我能最輕鬆又迅速的寫一長串XD

就這樣,一旦等到我有能耐充分掌握生活大小事,找到足以維持寫文習慣的作息,就會停掉瞎扯日記,重回寫文行列。

總之,我是個社會新鮮人,說來也是祖上積德,在這不景氣的時代我有份工作可以糊口,但生活失序也是從此開始,說失序好想很嚴重,其實我也不過只是想表現目前的生活步調跟過去截然不同的強烈落差感而已,雖然還不到規律的朝九晚五,但曾經很有自信可以準時上八點的課不遲到,現在我已經很久沒呼吸到9AM的空氣了。

並且在工作了個把月後,我發現自己有了糟糕的執念:醒著的時候不願意睡、睡著的時候不願意醒,即便是我已經睏了狂打哈欠,但卻硬是要撐到倒臥在地睡死的前一秒才願意躺上床;而睡了不願意起床的情況應該對人類來說並不陌生至少很好理解,這讓我逐漸變得日夜顛倒,每天很晚起床都有罪惡感,但一下班回到家又不甘願早點睡,我想過,這也許是潛意識在默默對抗某種為工作而活的印象框架──我還是有我個人的時間、也還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只不過可信度有點低罷了。

這段時間我曾趁著放年假的時候好好的整理了自己的靈感袋(我真希望有一天這會擴充到一整箱的程度,但現在若不是因為我多放了空白筆記紙它甚至裝不了一個提袋orz)裡面的點子,很奇妙的,可以把我帶回我最早想到這點子的那個時刻,像是一篇文可以帶我回我開始寫到寫完的那個過程...啊啊真是不禁突然一陣心酸哪──

我這麼個正值青春年華、俐落瀟灑的好青年怎麼會像個老兵一樣心頭浮現往事不堪回首之感啊!

而且不堪回首還是因為現在敵不過回憶的美(滅)

最近看起了跟圖書館借來的教人如何省錢的書,有時把書放下,會感覺自己已經是個歐巴,之所以不會衝入特賣會搶一元高麗菜的原因可悲的是因為下班的時候店家已經關了,朋友又還不到加入我歐巴心智的年齡...

...扯遠了,不過講真格我還蠻想知道,是不是生活一定會經歷這種變化?生命中必然有個段落會讓人認為活得不像所知的自己──就算那形象已經累積了十幾二十幾年也一樣?這就是長大必要之惡的犧牲嗎?

如果是的話,這事實很讓人傷心,我多喜歡過去的自己,日子痛快不痛快我都應付得來,不會一想到該如何就反胃的龜在被窩裡。

哦,最近收看率最高的節目變成重播的康熙、海賊跟灌籃高手,老早前就不追銀魂、光速、火影、家教的連載,偶爾會去討論板被捏,但不知為何很慶幸對這幾部的印象幾乎都停留在自己所認定最好的橋段,實在也不想看到卡卡西、蛭魔、Xanxus、Squalo...等各部的至上被做爛,有幾部的動畫版實在叫人很不敢恭維。

會看新聞了,特別關注經濟議題;愛看電影八成是一輩子戒不掉的癡,但寫心得就沒這樣勤。

還是有夢,只是難以入眠。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