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走訪天地,你,狐疑的在半掩的門外朝裡邊打探。

抬頭望向塔頂又低頭估量日晷──沒道理啊,難不成……──你心想,一個使勁,紋風不動的厚實木材一如方才乍見應是沒給蟲蛀光,卻讓懷疑往你心底紮了深根。

奇了怪這城。你喃喃說著,拽緊就要滑落的家當再往肩上一擔,於心有不安,卻興了疑病,只好踩著狐狸的鬼祟步伐進城。

躡腳穿過城門,正手邊的鏢局、倒手邊的當舖…四處打量的眼,無一不察,竟不上心的漏了背後──是多少次希冀一窺的廳堂,領你伸長手扯著身先士卒的銅環,門戶洞開。

那堂皇,富麗的陷你於不力,肩上負荷全數散落,你倏忽憶起一塊多少年的傳家玉珮也在其中。

「壞事了──…」嗚啞叫喊出聲,你終於回頭。

「不打緊的,公子,」來人穩穩的開口。「這兒沒有石子路。」

而你傻愣著。「這…」

這門牆、這牌樓、這街坊…怎麼啥也不見了?

「公子莫怪。」一抹笑意拾起玉鐲,完璧歸趙。「若非公子來,這城,怎知空?」

手足無措的接下玉鐲,再舉目,海市蜃樓。

都怪這漂泊的命,你彎身撿拾滿地的零落,起身輕嘆:「是啊都怪我……」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