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頁:無視原作自中忍選拔後的任何劇情設定,請慎入。

    請三思,硬要踩進來而被炸傷我一概是不會負任何責任的。

    好,第三行了,別說我沒警告你。

 

 

 

「可惡…」隨著怒氣勃發的拳頭,濕滑的浴室牆面上除了熱氣凝結出的水珠之外,還滑下了汙血。「那個老頭!」

一雙手緊緊纏繞著繃帶,汙血還能從一層一層的繃帶縫隙中噴灑而出,只有最深重的詛咒可以在靈魂篆刻下深刻的懲戒。

「大蛇丸大人,請快服用藥湯吧,兜大人說這是為您精心調配的配方,應能減緩您的症狀…」
「去問兜,還不能轉生嗎?」
「兜大人說他還需要準備實驗品,兜大人另外交代嗚啊--」喉中吐出的草薙劍迅速斬落了不順心的話語。
「是要我等到什麼時候…」耐住性子喝了藥湯,忍住刺骨的疼痛,一跳出窗外便招換萬蛇前來代步。

「給我找到那個九尾的小鬼,要多少祭品我都準備給你。」

     ★     ★     ★

夜半時分,森林傳來的轟然巨響,驚醒了因為修煉過頭而一度累倒睡死的鳴人,才勉強爬起來,就驚見拐走自己同伴的罪魁禍首。

「大、大蛇--」--『砰!』

根本是連招呼都懶得打,萬蛇一揮尾巴就將鳴人摔在山壁上,方才因為修練已經耗盡全身氣力的鳴人,早已無法靠一己之力凝聚出任何查克拉。

「還不出來嗎?這個小鬼沒用啊…萬蛇,解決他!」
「可惡!」努力閃避蛇咬並奮力發動攻擊的鳴人,幾乎要丟光了所有忍具,仍無法對萬蛇造成任何實質的傷害。
「沒有別人幫忙,就只是個毫無用處的廢物嘛,佐助可要比你強多了。」
「閉嘴!把佐助還回來!」使勁結印,仍然沒有半點查克拉,過去一向自豪的查克拉力居然會在此刻失靈。
「只會說大話的小鬼,萬蛇!」嗜血的蛇信總算精準捕捉到獵物的氣味,張開了血盆大嘴準備好好品嘗勝利的滋味,而鳴人下意識已了解無法全身而退,於是他早一步閉上眼睛,訂下了一個危險的契約…

就在萬蛇即將吞吃掉鳴人之際,一團像是加壓的火球在空中迅速的膨脹,高熱讓萬蛇反射性的減緩了速度,雖然讓到手的獵物又溜掉,起碼避免自己的嘴巴被燒掉。

那團火球原來是被九尾查克拉包覆著的鳴人,在與萬蛇拉開點距離後,鳴人便落地擺出獸類戰鬥的架式,大蛇丸滿意的看著那一團火紅的查克拉密度越來越高,那代表九尾查克拉已從鳴人體內甦醒並隨著無法克制的兇猛殺意洩出鳴人體外,果不其然,沒多久,就看到復原到與當年大鬧木葉村相等體魄的九尾狐朝著萬蛇嘶吼威嚇。

九尾狐,唯一一個連死神都奈何不了的靈魂。

身軀長滿紅色毛皮的少年僅有上半身自妖狐頭頂冒出,儘管還勉強維持著人型,卻活脫就是隻野獸。

「嘖,還沒放棄身體的主導權嗎。」大蛇丸一皺眉,萬蛇便彈射自己的身軀兇猛的朝妖狐咬去,兩個龐然大物於是展開驚天動地的對決。

萬蛇利用長條型的柔軟身體纏勒住妖狐,但妖狐動作靈敏,以一條尾巴的代價換回自由的雙腳,萬蛇雖只夠時間追加一個蛇吻,倒也不是省油的燈──劇毒滲透速度之快,竟像是自體內溢出體表,妖狐見狀毫不遲疑的咬掉尾巴。

帶查克拉的妖狐之血噴灑而出,燃起大火,火舌並且像有自由意識一般,迅速竄燒到萬蛇身上,萬蛇痛苦的激烈扭動,妖狐則是趁勝追擊用爪子狠狠踩住萬蛇的頭,身體灼傷,又無法移動的萬蛇只能越來越虛弱的揮著尾巴,妖狐便耀武揚威的咬住萬蛇的蛇頸。

就在戰況令人感覺大勢已去,大蛇丸卻像早預料到一般的,趁妖狐低頭咬住萬蛇的時候,用經過軟之改造而變得特長的舌頭捲上鳴人的脖子,一口氣跳到妖狐的頭上。
「叫牠出來!我要問牠破除屍鬼封盡、退治死神的方法究竟為何?我大蛇丸要窮盡世上一切真理,我要真正的不死,把九尾狐給我叫來!」
「噁…混、混帳……」奮力掙扎的鳴人,無奈脖子被緊緊勒住,雙爪也因為使不上力氣而無法防守,一下子就被大蛇丸擒住,形勢開始逆轉:隨著舌頭越纏越緊,妖狐彷彿也被緊勒的模樣,動作突然變得笨拙,而原本處於劣勢的萬蛇雖然頭頸還是被咬住,卻因為察覺妖狐的力量削弱,便抓準時機讓蛇身又纏繞上妖狐的身體,強大的扭力終於逼使妖狐倒下。

「鳴嗚嗚嗚嗚嗚───」妖狐無法掙脫萬蛇的纏勒,痛苦的咆哮。
「給我滾出來,九尾狐。」大蛇丸指使萬蛇用更強的力道絞住妖狐的身體──「不然我殺了這小子。」
自喉間吐出草薙劍,那銳利的刀鋒只是劍壓就劃傷了鳴人的脖子。
妖狐使上最後的力氣用爪子抓傷萬蛇的眼睛,一時讓萬蛇放鬆了絞勒的力道,妖狐則是趁此時將查克拉輸給鳴人,也透過鳴人引爆查克拉,將狐火炸到大蛇丸身上,但大蛇丸看起來完全不以為意,反倒笑了出來。

「盡使些沒用的小伎倆…」大蛇丸折斷鳴人雙手,在雙手報廢之前使勁的抓住草薙劍,刀上滑下鮮血。「締約吧。」

就在大蛇丸打算在封印式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時,一道閃光劃過他的脖子,從此,木葉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僅存於傳聞中。

「謝前輩替我鋪路。」一個年輕又無情的聲音踢落了大蛇丸的遺體,用苦無刺破自己指尖,在封印式上書寫著一個不可能的名字,蓋下指印後便迅速的結起通靈術的印式──「亥、申、酉、戌、味!」

手掌壓在鳴人心臟位置,在術式的咒文浮現前,黑暗瞬間吞噬了來人最後一抹神祕的微笑。

     ★     ★     ★

全身披罩著斗篷的不速之客,站在彷彿遭廢棄的地底迷宮裡──昏黃的燈搖擺閃爍,管線在牆面上毫無章法的四處爬梭,地面的積水三三兩兩的漂浮著垃圾──不言而喻的陰森與荒涼,而來人卻對此處像是瞭若指掌,輕巧的拐過幾個彎,便看見一扇巨大的牢門矗立在面前,門上破壞的痕跡,以及在門前方的水面上漂著一張張被撕毀的符紙似乎終於令來人感興趣似的停下腳步。

撈起了一紙符咒的碎屑,揉爛之後又隨手扔下,才哼笑著開口:「都這麼久了,你這些壞習慣還是沒改過來,房間總這麼亂──」一轉身,場景倏忽變為高聳的懸崖旁,面前的小土丘上居高臨下坐著一個有火色長髮的男人,而在那男人的旁邊,鳴人睡在像是動物毛皮之類的東西上,特別的是,男人、毛皮、鳴人甚至連空間似乎都分享著同頻的呼吸。

「不請自來還很好意思說長道短的,你起碼也該先看看主人是誰吧。」
「我就是知道主人是你,才會不請自來──」兩把苦無如迅雷破空一般朝鳴人急急刺去,火色長髮的男人只消一揮手,強大的風壓便令苦無瞬間失去速度,只能急墬,與此同時,被斬破的斗篷亦緩緩飄落地面,裡頭空無一物。

「你身手變差了,」千本在火色長髮男人跟鳴人的頸側閃著殺意。「我怎麼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墮落,竟然會變成小鬼馴養的通靈寵物。」
「哈,論墮落,我豈比得過你…」男人輕鬆談笑著,仿佛對準頸動脈的千本只是無關緊要的擺飾。「通靈寵物又如何?只要能還我自由之身,替小鬼賣命一次不算什麼。」

一轉眼,火色長髮變化成火色毛皮,經過查克拉強化過的毛皮如針氈一般,男人一擺頭便掃掉了千本,膨脹的毛皮還順勢逼退了敵方,真是攻防合一的方便招數。在解除了威脅後,男人這才慵懶的起身,身旁的動物毛皮跟著一塊隆起,倏忽變化為另一個相同面貌的男人,抱著熟睡的鳴人。

「一代火影的黑暗行、師父的針地藏和禁術的影分身,你倒是學了不少忍術。」
「笑話,是你們抄了我不少招式才對。」男人探了一下鳴人的呼吸,確認還在熟睡中,便微微點頭,另一人立即往後跳去,自腳底猛然有火焰燃起,瞬間竄燒至全身,影像與火光最後皆消散於空中。
「這次是火瞬身嗎,還真令人大開眼界。」空間裡響起聊落的掌聲,實實在在的傳達出嘲諷。「不過多餘的人終於都不在了,我們來好好聊一聊──」
「多餘的人?你還真敢說啊,算了,反正你們那個村出身的腦袋都有問題,先是小鬼主動跟我訂了一個愚蠢的契約,再來一個瘋子問我如何退治死神,最後是你跑來要找我聊聊,好一齣高潮迭起的鬧劇啊你說是不是哈哈哈哈…」

縱聲長笑的瞬間,紅色的氣泡憑空增生在男人的周圍,不消半晌,巨大的九尾妖狐便第二度再現於世。

「鳴嗚嗚嗚嗚…施術的人都沒死了,半調子的忍術怎麼奈何得了我,是不是啊,四代火影!」

     ★     ★     ★

「我從來就不是為了殺你,才對你用屍鬼封盡──」
「少跟老子講那種放屁的話!」九尾憤怒的揮舞著尾巴,尖利且充滿毒性查克拉的爪子不停的朝四代火影抓去,覬覦著人命。「小鬼的身體已經歸我了,接下來只要把你宰掉,老子就自由了。」
「身體已經歸你了是嗎,那正好…」閃躲中的四代火影結了一個奇怪的印式,突然一陣天搖地動,兩方的上空就出現了巨大的裂縫。
九尾才抬頭想觀察異變,有條龍就挾著強烈的能量從巨大的裂縫中殺來,穩穩的接住了四代火影,同時颳起強風擋下九尾的攻擊。

「跟我走吧,九尾,這次不會再像上次那樣--」
「你憑什麼以為我會讓你趁心如意!」九尾瞇著眼,眼裡漾著危險的光芒。「連同上一次恩怨一併算清吧…」

儘管擁有強力的查克拉,但畢竟是地對空作戰,九尾在可運用的戰略上明顯處於劣勢,且從巨龍出現後,支配空間的力量來源產生失序,空間不停出現扭曲,隨著巨龍與九尾的劇烈打鬥,空間逐漸承受不住力量的衝突,開始一片片崩解。

「別賭氣了,跟我走吧,你要放棄身體嗎?」
「少囉嗦!」
「若你無論如何不肯跟我走,那就別怪我來硬的了…」

四代火影指揮巨龍下潛至空間扭曲的縫隙處埋伏,打算偷襲九尾,但不愧是好戰的妖魔,很早便能看出敵手的意圖,在巨龍龍吻嘴到擒來之際,九尾瞬間縮小體型並多分出了另外八個分身,其中之一背著鳴人。

「找到你了。」巨龍游移著身軀再次逼近九尾,在即將逼近空間的邊界前,九尾解除了分身並化為人形,使勁的將查克拉灌進鳴人的心臟。
「快給我醒來解開通靈之術──」在崩毀趕上九尾及鳴人所在之處前,鳴人的眼皮才緩慢的顫動…

『你就是九尾狐嗎?』
『又是木葉村的人…』
『別那麼冷淡嘛,我們都快成親了。』
『人類果然弱小,為了追求力量必須不擇手段。』
『呵,確實沒錯,不過強大如你,不也被困在弱小的人類體內嗎?』
『……』
『哈哈哈你的表情太可怕了吧,我未來的妻子--』
『給我放唔--…』
『明白了嗎?我不缺力量,我對你是認真的。』

『欸欸,你覺得生男孩好還是生女孩好?』
『都好,像妳就好。』
『呵哈哈,要像我哪裡?』
『全部,全部都像你最好…我最愛的、特別的你……』
『湊,你好認真哦。』
『那當然,這是我們的寶貝呢。』
『其實,我希望孩子像你…哪,你說像爸爸一樣,當上火影好不好?』
『…九品你別給孩子這麼大壓力。』
『不會的,這是我對這孩子的期望,我希望他總有一天可以肩負起村子的未來,就像你一樣。』

『居然趁生產的時候擺脫封印…你要去哪裡!』
『軟弱的意志怎麼可能困得住我,我去哪你管得著嗎?』
『站住!』
『哼,你以為你在跟誰講話。』
『別走,你還不懂嗎?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你--』
『少一廂情願,老子拜託你了嗎?』
『…是我自作多情也好,總之你不准走。』
『笑話,老子可是九尾狐啊…吼鳴嗚嗚嗚-----』
『休怪我無情…封印!』

「嗚哇哇哇哇…」--「噢!」
鳴人從地面上驚跳起來,幾乎是迎面撞上自來也的頭,搞得師徒倆痛得緊摀臉,一時半刻話都說不出來。
「痛死了…你這傻小子在幹嘛啊!」
「我怎麼…」鳴人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周圍,他最後的記憶還停留在與大蛇丸對打。
「我不是有跟你說過修練要適可而止的嗎,你看看你把這裡搞成--」
「他們去哪了?」
「誰?」
「就是九尾跟四…跟四……」原本想講四代,但話到嘴邊還沒講完,鳴人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多麼不切實際。
「你睡傻啦,什麼九尾,好了,快走了吧,回旅館去睡吧。」
「…哦。」

雖然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但鳴人的優點就是他擁有幾乎無法被動搖的信念,因此那曾有一度彷彿浮游在兩方交疊記憶中的意識所接收到的任何零碎資訊,都將不會存在他腦中。

否則,那存在鳴人心中最深處對於村子英雄的嚮往,將成為他一生所能面對最殘酷的夢魘。

 

〈後記〉

篇名毫無疑義的有抄襲之嫌,若引起任何觀感上的不悅,都請來信,我會立即處理,並且不會硬拗說這是致敬,更不會燒成DVD硬逼大家購買XD這篇名幾乎是我窮途末路才想出來的,基本上也是借那系列書內文所述與大眾印象中童話觀感落差的預警:我寫的東西會是如何的與原作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甚至我還不排除陸續寫〈令人顫慄的海賊童話〉、〈令人顫慄的光速童話〉、〈令人顫慄的家教童話〉等的什麼鬼←說到底你根本就只是覺得光篇名就能暗示內文無視原作設定很方便吧!(Bingo)

寫這一篇,我認為我該跟蛇爺道歉,說起來他真是我愛用的惡役,但莫名的他總是被十分隨便的秒掉,雖然我有聽說他在原作中的下場也差不多就是這樣,還是該為他掬一把眼淚←你這傢伙的眼淚毫無誠意可言!

這篇的配對勉強可以說是四代→九尾,對我而言一塊赴死總有那麼點姦情意味,在本篇裡,四代是為了讓九尾能跟自己在一起,才會想到用屍鬼讓他脫離妖魔的龐大身軀,但因為締約並不完整,所以四代跟九尾也沒死,九尾轉而被封印在鳴人身上…這邊有個前提是我一直以來的疑惑,我搞不懂尾獸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原作中尾獸似乎也算一種妖魔,我本來認為牠們就是擁有查克拉的巨大生物,若是如此,同樣被以屍鬼封盡對付的蛇爺才有充分的理由去懷疑為什麼死神沒有奪走九尾狐的靈魂,這一招應該是奪取靈魂而非肉體,進而認定九尾狐是唯一一個擊敗死神的靈魂,而蛇爺最擔心的是這招若只要有一定程度以上的人都可以施展的話,他就要轉生轉不完了,所以乾脆去問當初九尾是怎麼可以保有靈魂…但我後來再去查才發現原來九尾從一代火影開始就被封印在人柱力身上了,那尾獸到底是什麼呢?跟隔壁棚〈封神演義〉一樣,是附帶強大查克拉並擁有自我意識的靈核嗎?後來弄得我頭很痛,我就懶得想那麼多,還不如簡單說查克拉也有三態就算了(喂!)

「只是為了讓你脫離那個身體,我就差點死掉了,這次要幫你找個新的軀殼。」←這句就是基於前述基礎而設想出來的對白,但後來還是為了避免自己解釋不了而捨棄;另一個同樣是解釋不了而捨棄的東西是,我認為幻龍轉生是屍鬼封盡的進階版,而那也是四代在通靈空間裡駕駛的那條龍XD 四代要九尾跟他走,其實就是他要強制分割九尾跟鳴人,只要留鳴人跟通靈空間一起崩解,鳴人的意識就會消失,而身體就徹底是九尾的了,九尾在稍早之前嗆說:「小鬼身體已經歸我了。」其實只是身體的主導權歸牠而已,跟四代想做的不太一樣就是了。

哦,對了,順便放一下後來因為四代整個變壞人而被捨棄掉的對白:
Part1
『你是妖魔?!』那初識不久的藍眸驚訝的眨眨眼。『那個九尾妖狐?』
本以為可以看到他嚇破膽的樣子,沒想到他卻是自顧自的笑個不停。
『你在笑什麼?你不怕嗎?』
『怕?怕什麼?』四代頑皮的故作認真思考貌。『哦你說的對,我確實很怕──怕跟你太好。』

Part2
『你又搞得滿身是傷!』
『沒辦法,我已經是火影了,現在又是大戰時期,我必須保護村子。』
『村子村子村子,每次都是為了村子,你幹什麼攬這種苦差事?』
『唉唉別生氣嘛!因為我也希望戰事能夠趕快平息,好讓你可以快點跟我一起到村子裡生活。』
『你這傻瓜……』

恩愛到我寫的人都掉了滿地的雞皮疙瘩,後來想想這篇走向還真是改對了,不然這款九尾現在的我也寫不出來了,這篇其實有大部分都算是回收物,尤其是我保留了很久一直捨不得刪掉的萬蛇與九尾的戰鬥段落……

呃,請大家放鬆心情觀看…其實不看也沒關係啦說真的。

那就,令人顫慄的__童話我們下次再見←不要再見了(丟板擦)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冷
  • 補後記
    就像是變型金剛片中所說,人類從NBE 1身上取得很多進步的概念,千手一族還干手一族的去接近九尾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取得各種忍術的發想,對尾獸而言,要使用各種攻擊技巧都是自然而然的,但對人類卻不是這麼回事,所以需要向尾獸學習。

    另外,我覺得不分古今中外,領導者都會背負某些超乎常人的陰暗面,不論那些陰暗面是起因於自己還是外部,在本篇中,四代就是愛上九尾這種巨大的力量,雖然在他原本的想法中應該非常單純的是認為力量只要好好使用就可以做善事,卻忘記尾獸的力量就是因為有如此的吸引力,才讓人墮落。

    在那個通靈空間中,其實鳴人有點被當成門,像鋼鍊那樣,但從一開始我就無法對通靈空間提出好的解釋,所以那個門的概念也站不住腳,不過我是以那個想像為基礎寫本篇的。

    結尾有跟沒有一樣,其實是希望能夠讓虛偽的童話延續,最起碼是延續在鳴人心中,不過倒沒有想要再寫續篇的意思。

    最後,我之所以寫這篇主要是想反抗九尾被弱化的趨勢。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