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沒什麼要警告,但不空幾行又覺得奇怪,所以就空吧。

 

要是對篇名有熟悉感看內文又不一樣,確實不乏撞名的可能,而我只能單方面保證下文每個字都是我打的。

 

無論有什麼疑慮都歡迎告知。

 

 

 

每當王十字車站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站滿著等候火車的人群,就可以知道又到了霍格華茲開學的日子。對11歲的雷木斯˙路平來說,眼前這滿是人潮的景象在過去幾年幾乎可被稱為幻覺,他感到膽怯,卻又有那麼一絲興奮──或許是感染了周邊同齡的孩子們的喜悅所致。

 

「接下來只要等火車來就好了,」路平回頭,身後的父親正要將他的行李放下,說:「那我得先回去了,你也知道的,媽媽的狀況不太好…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路平多麼希望父親能留下,目送他搭上火車,就像其他的父母一樣,他甚至產生開口央求父親的念頭,但他只是將地上的行李拖近自己身旁,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艱難又堅強的點頭。

「這才是…我的好兒子。」父親不自然的回應以及微微伸出又很快收回的手,讓路平在目送拖著疲憊步伐轉身離開王十字車站的父親背影的同時,默默抹去眼角快奪眶而出的眼淚,與其說他可憐自己,不如說他更自責,路平明瞭父親始終是關愛自己的,只是太多心頭的重擔讓父親力不從心,即使父親與自己一樣明白,只要自己離家去上學,母親的症狀就會好轉,父親仍然對帶著入學通知函來訪的校長回以強硬的拒絕,後來是在路平堅持下,父親才終於首肯入學一事。

 

為了轉移注意力,路平拖著行李到梁柱旁,開始觀察著這群未來的同學及他們的父母,大部分的人都是笑容滿面的交談,偶爾會有幾對父母蹲著,費力的輕聲安慰他們啜泣的孩子,但路平發現在月台最前頭的一對母子──或許該說是路平認為他們應該是母子──氣氛卻不只是不融洽,簡直可說是火爆:

「你給我聽好了,」身穿華貴禮服的婦人,正尖著聲音訓斥在她面前的小孩。「你身為血統純淨的布萊克家一份子,在學校絕對不能作出有損布萊克家顏面的事,千萬別給家族丟臉,知道嗎?」

男孩則是一臉嫌惡的別過臉去,嘴裡肯定低聲囁嚅著什麼會令婦人不悅的抱怨,因為婦人被惹惱的表情毫無保留的彰顯在臉上。

「你那是什麼態度!我在跟你說話,把臉對著我,我平常是怎麼教你的!」婦人的音量不自覺的提高,不知是否是為了停止旁人的注目禮,男孩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將頭抬起,怒目直視著婦人。「很好,身為布萊克家的人要是禮數這麼差,我還能出去見人嗎。總之,在學校要避開那些不值得交為朋友的學生,你應該知道是哪些人。」

「我交什麼朋友才不勞你費心!」男孩大聲的回嘴,之後便頭也不回的轉身登上正巧抵達的火車,路平看到男孩快步走往後面的車廂,彷彿是不想再看到婦人一般,而來不及伸手逮住男孩的婦人則是憤怒的瞪視著越行越遠的男孩,儘管最後婦人還是優雅的離開了月台,但白手套的皺摺仍洩漏了婦人的怒氣,母子倆連聲道別都沒有。

 

上車後的路平正好與男孩擦身而過,路平還能聽見氣沖沖的男孩嘴裡咒罵著類似「囉嗦的老巫婆」等詞彙,原本只是想讓路而側身閃避,身後的行李倒找到了一個無人的車廂,讓路平得以迅速安置好行李,坐在喜歡的窗邊,一邊看著窗外飛馳的景色,一邊向身在遠處的媽媽道別。

 

     ★     ★     ★

 

火車煞停的巨大衝力讓路平滑下座位,他才曉得自己原來不知不覺在火車上睡著了,火車的最後一聲鳴笛通告所有車上的乘客,他們已抵達了知識的殿堂。

 

幾乎可以判斷所有興沖沖拖著行李排隊的都是剛入學的新生,高年級的學生都還好整以暇的坐在自己的車廂內聊天,路平看了看隊伍,才發現在隊伍最前頭的是稍早在月台看過的男孩,與他並肩的則是另一個頭髮亂糟糟的男生,雙手扶在車門的窗戶上,像是想把臉貼上去一樣的窺看著外頭的景物。

 

「你看你看,」想必是太興奮了,幾乎完全不控制音量,而頭髮亂糟糟的男孩的活力引得幾乎所有排隊中的新生都往他的視線看去。「站在外面的應該就是獵場管理人海格˙魯霸吧,不,一定就是,我爸媽跟我提過他,他們跟我說他很高大。」

「我媽也提過他,不過不是用這麼好的稱呼…」

 

根據在月台上的經驗,路平大概可以想像男孩的母親會說出何種詞彙形容看來像是巨人一般的男士,但男孩話還沒說完車門就滑開了,這兩人馬上像是脫韁野馬奔到月台上,頭髮亂糟糟的男生一臉興奮的跑向高大的男士,在確認了對方的確是獵場管理人的海格之後,便向他身旁的男孩揚著得意的笑,之後便聯合另一名男孩指揮著茫然的新生們跟著海格一起搭渡船通過湖泊。

 

隨著渡船前進,古老的城堡越來越近在眼前,路平跟其他人一樣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古堡,被其雄偉壯麗震懾的無法移開目光,實則路平的內心現在正翻滾著難以用言語表達的激動:自己居然來到了這裡,居然能夠來到這幾乎可說是舉世知名的霍格華茲就學,曾有一度以為自己再也無法離開家中的地下室,如今夢中廣闊的世界就在他眼前,敞開雙臂歡迎他加入,教路平如何能不激動?但路平卻無法跟任何人分享心中此刻的這份感動,否則那道通往廣闊世界的大門將會對路平永遠的鎖上,他只好努力按耐內心的激動情緒,跟著隊伍魚貫走進城堡內,點名後,一群新生全被領到大廳的最前方,舉行新生入學的重頭戲:分類儀式。

 

一位身穿全黑巫師袍道貌岸然的女士拿著長長一捲羊皮紙,詳細說明著分類的規則,接著就只剩她充滿權威的聲音迴蕩在霍格華茲佈置華美的餐廳裡。

 

「天狼星˙布萊克,上前。」

 

這是第三次路平注意到這個男孩了,對方那頭乍看下是黑髮但色澤卻在炫麗大廳的燭光照耀下呈少見深藍色的男孩,在眾目睽睽之下緩慢的走向分類帽。以順位來說,姓氏B開頭的男孩要算是非常早被叫到,但他卻滿臉的不耐,踏著重重的步伐走向分類帽,每一步都像在抱怨一般,當女士終於將分類帽戴上男孩的腦袋,男孩卻彷彿仍心浮氣燥的在低聲抱怨。

 

稍後不久,分類帽便大聲地對外喊出葛萊分多,那是象徵勇氣的學院,葛萊分多學院的餐桌同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歡迎新生,但聽力優於同儕的路平卻能聽見另一桌響起了零落驚呼,不過這突如其來的懷疑沒多久就隨著路平自己的分發而被拋在腦後。 

 

     ★     ★     ★

 

在分類儀式結束後,開學的第一天也幾乎就等於宣告結束,級長們招呼著同學院低年級的學生們回到各自的學院塔,而新生則在這時認識未來一年的室友。

 

「看來我們就是將來一年的室友囉…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我是詹姆˙波特。」才只是在寢室的門口相遇而已,就急著自我介紹交新朋友的詹姆,友善的讓路平一時半刻不知所措。

我、我也是,我是雷木斯˙路平。」稍稍嗆到口水的路平奮力地從行李箱的提把中抽出手來跟詹姆握手。

「那已經在寢室裡的這位同學呢,啊,原來是你啊,我們真有緣,火車也是坐同一車廂呢,雷木斯,這位是天狼星˙布萊克,我跟他在火車上剛好坐同一節車廂,還有另一個漂亮的女生叫莉莉˙伊凡,」詹姆提到這位漂亮女生的名字的時候賊笑了一下,路平則趁此時對天狼星微笑代替打招呼,他總感覺天狼星不像詹姆那麼好親近。「…看來你果然如你所說的打破了你們家的傳統。」

「哦…」果然熱情的招呼只換來漫不經心的回應,天狼星只是快速的看了一下路平跟詹姆,便繼續從自己的行李箱中翻找著什麼。「暫時算是吧。」

「什麼暫時--」--『砰。』本想追問的詹姆被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給打斷,有個個子矮小的男孩跌倒在門口,翻倒了行李。

「你還好嗎?我聽我爸說過,這裡有一整群家庭小精靈會幫忙打掃,看來牠們可真是把這地板弄得很光滑啊哈哈哈…」熱心的詹姆馬上趕去幫忙,並嘗試以幽默及笑聲化解尷尬。

「…謝謝。」男孩虛弱的道謝,好像是沒想到才剛認識的人居然如此親切,臉上表露出的感激之意,會讓人錯覺詹姆像是剛挽救了彼得的性命一樣。

「對了,還沒跟你自我介紹呢,你好,我叫詹姆˙波特,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彼得˙佩迪魯,很高興認識你。」

「你比較晚來,所以錯過了我們的自我介紹,這邊這位是雷木斯˙路平,」被點到名的雷木斯,微笑著對彼得點頭。「這邊這位--欸咦,他已經睡啦,總之,睡這邊的是天狼星˙布萊克,看來他還真的是很累呢,我看明天早上再跟他打招呼好了,反正我們是同個學院…好啦,抱歉我們先選了自己喜歡的位置,希望你不介意我睡你隔壁,而我個人則是希望你睡覺不會磨牙。」

「哦不,不會,我不會磨牙!」彼得為自己辯駁的語氣激動得有些誇張,讓路平不禁覺得彼得是否太過緊張,使得他完全漏看了詹姆頑皮眨眼釋放出的玩笑意味。

「哈哈哈放輕鬆,我跟你開玩笑而已,那我們趕快睡吧,我等不及明天早上到學校裡面探險了…大家晚安囉。」

 

寢室內很快就只剩下平穩但不一致的呼吸節奏,唯獨路平還醒著,回顧這一整天下來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如果可以,他想記牢每個細節,因為每件事情與他腦中全部的記憶中相較都太特別太稀有:車站、火車、學校、師長、同學、室友還有數不輕的歡笑…

 

會順利嗎?路平在腦中問自己,但他其實沒有答案,最後在累積了大量的不安感轟炸下,路平才不敵劇烈的疲累而沉沉睡去。

 

 

 

 

〈後記〉

 

這是一篇2002年的舊文,起碼篇名從02年就取好了,應該是天狼星在第三集登場的那年,也是我瘋狂喜歡上天狼星這個角色的時候,在同一年寫到第12回就告一段落,然後05跟06年轉換了平台硬生出13跟14回,不過當時應該第五集出了,天狼星在本篇中預設的家庭背景與原作大相逕庭,所以本來想直接棄坑,但就在我上周末還上上周末花了不眠不休的八個多小時看完第七集的原著小說後,我決定將這篇文翻出來重寫,雖然做這種保證沒什麼實質的意義,不過這應該也是我最後一篇哈波同人文,理由請參見哈利波特全系列,這篇對我不算新作品,只是補完一個舊坑的感覺,在02年的時候我就已經算是將全文的大綱擬好了,只是我向來執行度就有不穩的問題……

 

與過去的版本相較,重寫的這個版本改以路平的角度出發--不知為何,對於路平寫第三人稱的時候,我無法寫雷木斯,那對我來說就是哪裡怪怪的,我想也許是因為第三集的原作在書寫上就是稱他路平,所以這個習慣改不過來;另外就是說呢,我認為他需要給人這樣的距離感,稱姓而不稱名,跟天狼星與外人的疏遠屬於不同層面,但那都是後話就是了--其他部分,怎麼說呢,反正主角簡直都換一個人似的,與舊版的相似度可能也只剩下個位數的百分比例。

 

在這邊解說一下床鋪的排列,就我對電影版的印象,好像床對門口呈扇狀,門不對房間的正中央而偏右或偏左,因房間而異,所以面對床從左自右排1234的話,天狼星是睡2號床,因為他最早到寢室,我覺得他會想都不想就直直走向離門口最近的床;而詹姆跟路平一起進到寢室,路平站左邊,所以他們兩個就分別睡天狼星的左右側,最晚到的彼得沒得選;另外就是呢,我認為路平跟彼得都會想要睡角落,詹姆想睡中間,天狼星是他覺得方便就好…是的,我的印象可能是有誤的,到電影後幾集,好像是有看到床的排列是二對二在左右兩邊,與門口垂直,但我覺得新生的床不用太大張,所以呈扇狀比較有助於學生快速認識彼此,當然都是我說的,不用太在意。

 

很剛好今天是聖誕節,真是個適合收集祝福能量的日子,在這樣的日子放第一篇,祝我自己能盡快將這篇寫完。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