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行有種神秘的美感…應該吧。

 

 

 

 

 

 

 

 

 

雖然幾乎是最後一個睡著,但隔天天才剛亮不久,一聽見鳥鳴,路平就醒來了,他不禁悶在棉被裡嘆了一口氣,淺眠是個讓人頭疼的毛病──不管身體或腦袋還累積著多少疲乏的乳酸,無論如何一旦醒來就很難再入睡。

 

路平把自己埋在棉被裡悄悄轉頭探向身旁的室友們──果然都還在睡…突然很想很想去把詹姆叫醒,很想跟他說自己可以陪他一起去城堡探險,就是現在、就在這美麗的大清早!

 

要是真這麼作,只會被當成神經病吧。路平心想,甚至可能在自己的秘密還沒──「!」

 

一想到自己的秘密,路平頓時像被當頭棒喝,他斥責自己不該親近這些無辜的室友,就算只在自己心中臆想也不可以,他們是整座城堡裡最靠近他的人,也就等於是整座城堡裡人身安危最需要擔憂的人,他們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以性命承受著自己所帶來的威脅……不要說是哪個還有一點理智的人了,就是路平都想勸自己,若還有一點良知的話,就應該把這些在自己身旁熟睡的室友給一個個叫醒,然後要他們每個人都離自己遠遠的。

 

「呼…」──「!!!」某個細微的呼吸聲驚嚇到路平,害他下意識的把自己縮進棉被裡,冷汗冒不停的路平一時半刻不敢動彈,就深怕自己內心的想法會被窺知。

 

怎麼辦,是不是有人醒著?不,應該不會吧,我剛才有發出聲音嗎?有嗎?沒有吧,對,沒問題的,不要緊張,只要暫時不要動就好了,應該……混雜著七上八下的心緒給自己加油打氣好一陣子之後,路平才能強裝鎮定的望向隔壁床,卻發現天狼星不過是在睡夢中翻了身。

 

鬆一口氣後,路平默默地觀察起了天狼星,其實也不用多久就能夠做出結論:這是一個得天獨厚的人,長得高、長得好看、舉手投足又充滿主見,並且就昨天路平在月台上撞見的場景,不難猜測天狼星應該也出身自不錯的家庭,像他這樣的人,原本是不可能跟自己有任何交集的--
 
交集?
 
「啊…」路平回頭確認自己方才的想法時,不禁發出微小的輕呼。
 
學校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從『不管什麼人都不可能跟自己有任何交集』到『別人家的天之驕子就睡在隔壁床』--竟能讓像自己這樣的人的處境產生這麼劇烈的變化。
 
路平才正要再度感謝這千載難逢的機運,隔壁床第二度的聲響就差點害他得心臟病:天狼星起床了!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裡,已經清醒了好一段時間的路平毅然決然選擇閉上眼裝睡。
 
我剛才會很不自然嗎?他應該沒有發現我醒著吧?就算醒了反正時間還早再多躺一下也沒關係吧?我剛才是有觀察他,但不是偷窺,我也沒有看很久,他應該不會生氣吧…
 

終於,朝著寢室門口方位漸漸遠去的腳步聲結束了路平的掙扎,他悄悄看著天狼星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竟有種突兀卻又熟稔的孤單感竄上心頭,路平在那當下對天狼星產生了某種無法對外人言明的親切感,讓他默默決定五分鐘後再去把詹姆跟彼得叫醒。

 

     ★     ★     ★

 

才一頓早餐的時間,詹姆就幾乎認識了所有葛萊芬多的新生:

「哇,今天天氣真好,你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吧,這位同學?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是詹姆˙波特,很高興認識你。」

「讓我來想想該吃些什麼?對了,旁邊這位同學你好,我是詹姆˙波特,現在正在為早餐該吃什麼而煩惱,你能給我一點好建議嗎?」

「哇,這東西真好吃,隔壁這位同學你要不要也吃看看?很抱歉嚇到你,實在是因為這餐點太好吃了我很想跟你分享,我是詹姆˙波特,這是我旁邊這個好心人介紹給我吃的哦,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

原本都只認識室友才勉強結伴行動的新生,現在全都聚在整個餐廳裡最吵的詹姆身旁,為了他的耍寶一起哈哈大笑。

 

真是久違的歡樂場景,但路平卻不由自主的退到了最外圍,他無法像詹姆一樣享受眾人的簇擁,並且對其他稱不上友善的注視絲毫不以為意──在遠處有幾個女生用嫌惡的表情望著他們這邊,更別提另一桌史萊哲林生還頻頻傳出噓聲跟嘖聲──這令路平十分佩服詹姆,很顯然彼得也是,他現在緊挨在詹姆旁邊,用崇拜的目光迫切的期待著詹姆的下一個笑話。

 

「哦哦哦信來了呢,我想應該是要恭喜我們都跑來霍格華茲上學,家裡終於清靜了…哦不,居然只有我的信是這樣寫的,唉,真沒辦法,那我只好恭喜我們都進了葛萊分多啦!」餐桌再度響起一陣爆笑,路平也很開心收到父親的來信,內容正如詹姆所說,父親簡短的交代了母親病況的好轉,並恭喜他進了葛萊分多,希望他好好加油。

 

就在路平將父親的信收到長袍口袋裡的時候,他不經意的看到天狼星站在門口,抬頭望著盤旋在餐廳上空的貓頭鷹們,但沒有任何一隻飛向他,等到貓頭鷹們紛紛飛回高塔休息的同時,天狼星也馬上就從門口消失。

 

直到他們去上了第一堂的魔藥學,天狼星才又現身在教室內,詹姆原本有替天狼星占位子,但一看到一個紅髮的女孩子就馬上變節,路平立刻就聯想到對方正是詹姆昨天口中所說的那個漂亮的女生,莉莉˙伊凡,不過莉莉選擇跟其他女生同桌,所以天狼星的位子勉強被保了下來。

 

比起詹姆獲得高知名度的方法,天狼星幾乎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讓兩個學院的人都對他印象深刻:

「布萊克…嗯?這是真的嗎,葛萊分多?…呃天狼星˙布萊克先生。」點名的時候,魔藥學教授對了好幾次資料跟天狼星本人才進行到下一個,同時另一邊的史萊哲林則總有稀稀疏疏的低語聲。

而課堂上到一半的時候,魔藥學教授又突然點名天狼星跟著等在教室門口的麥教授一起離開教室,天狼星居然看起來毫不意外的樣子。

 

「他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被帶走啦?」彼得趁著教授在介紹烹煮魔藥的基本用具的時候低聲詢問詹姆的意見。

「不曉得,」詹姆先是裝出擔心的樣子,「也許是因為他沒有等我們,自己偷跑去餐廳吃早餐吧哈哈哈…」然後馬上又原形畢露。

 

路平只是配合的笑了一下沒有表示意見,內心倒非常肯定詹姆的說法絕不可能是天狼星被叫走的理由就是了。

 

     ★     ★     ★

 

「很抱歉在上課中把你叫來,布萊克先生。」戴著半月形眼鏡、蓄著長長白鬍鬚的老校長,即使不論在是這所學園或是整個魔法界都算得上是地位崇高的長者,待人總是一視同仁的謙遜有禮,其風範值得敬仰。「我本想等到你下課後再將你請來,但是──」

「我媽寄信來了對吧。」天狼星粗魯的搶話,他今天早起就是為了想攔截這封信,雖然他也猜得到這封信會直接送給校長,但啥都不做不是他的個性。

「是的,你的母親今早寄了一封措詞強烈的信件來,她在信上提到許多關於貴家族的優良歷史,以及她獲知你的分類結果有多麼震驚,她在信的最後強調務必再讓你進行一次分類儀式。」

「哈,還真意外。」天狼星語帶諷刺的說:「她只是想讓我進史萊哲林吧。」

「這點請容我不予置評。」老校長推了推眼鏡,對於推測性過高的發言習慣謹慎的持保留態度。「以學校的傳統來說,關於學生的資質應隸屬於哪個學院,我們一直都非常仰賴分類帽的判斷,畢竟它是四位學校創辦者共同創造出來,最了解也最能貫徹其辦學初衷的物品,但既然你母親提出了相關的質疑,那麼我也想了解一下你本人的意願。」

「分幾次都一樣,」天狼星口氣十分篤定:「就只有那地方我死都不想進去。」

老校長微微的笑了一下,便將天狼星母親的來信擱到一旁去,抓起了筆跟信紙。

「那麼我得趕快回信了才行,免得貴府的鷹隼在我的窗台等太久而鬧脾氣,非尼呀校長剛跟我說貴府周邊設有嚴密的保護措施,學校的貓頭鷹恐怕找不到地方送信…那麼布萊克先生,非常感謝你來,也再次抱歉讓你少上了半堂的魔藥學,但我想以你的程度第一堂沒有上完應該不至於影響你的學業太多,我會跟你的教授說你不需要補課。原諒我無法送你出去,因為我得回信,但若你見到麥教授的話,請代我向她傳達她學院今年的新生人數不會減少的消息,謝謝你,祝你今日愉快。」

 

劈哩啪啦說完一連串話的老校長不待天狼星回話,便神情愉悅的哼唱著不知名的曲調,手一邊迅速的在信紙上來回,這讓天狼星一時半刻不曉得該擺出哪種表情,他原本認為校方會輕易因為母親的壓力就逼迫他轉進史萊哲林,也作好準備要跟校方跟母親力爭到底,沒想到老校長只聽了他一句話就迅速為這件事作結,事情太過順利總讓人感到很不真實。

 

「還有什麼事嗎,布萊克先生?」發愣中的天狼星一回神,就發現老校長已經回完信,正在信封上蓋下學校專用的蠟印。

「不,沒事…」天狼星迅速站起身向老校長點頭示意。「那我出去了。」

「布萊克先生。」

「是?」

「一個好的問題,通常也要花不少時間才能得出好的答案,我建議你試著用不同角度看問題,這應該會對你有幫助的。」

 

離開校長室後,天狼星從長廊看到自家的鷹隼消失在雲端,這令他不禁回想起昨天與分類帽的對話,以及剛才老校長所給的建議。

 

「…好吧。」天狼星握起拳頭,跑向葛萊分多塔。

 

 

 

 

 

〈後記〉

 

我無法客觀的寫彼得…基本上應該是無法客觀的寫任何一個主要角色,但主要的差異是有沒有愛。

 

這回很卡,一度對於角色的觀感也在飄忽游移,但目前還不算太嚴重,才第二回就發現這個狀況算是好的,如果寫到第20回才發現前後差太多就真的很胃痛,雖然我默默感覺離寫完還要很久很久…

 

當後記都寫沒幾個字就可以徹底彰顯我的卡,不過我會繼續加油的。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