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僅在此向拍攝電影神鬼願望的公司及編劇及所有參與演戲的演員致歉,並且在此向所有人保證本篇跟電影完全沒有關係。
2.有虔誠信仰者千萬不要踩進來,後果自負。
3.極清水,僅適合殺時間。

 

人這種動物,越是生活不如意越會做白日夢,自從當兵退伍開始我已經失業兩年了,白日夢可說是做得鉅細靡遺,打個簡單的比方:去五路財神廟拜拜求工作的回家途中,偶然經過賣油飯的攤販前的彩券行,搜出身上僅剩的一張一百買了威力彩等三天後竟然中頭獎云云…但即使將所有白日夢的細節設想到多詳盡,也快把所有白日夢的版本給消耗殆盡,而我最後一個白日夢的主題,就是阿拉丁神燈。

從小看卡通,印象中那個活力充沛從神燈中冒出來的精靈,笑呵呵的給人三個願望,光是回想就讓人感動到掉眼淚──太大方了,這種海派的精靈到底要上哪找?真的,我也不自私,三個很夠了,只要第一個許「讓我成為世界首富」或是「給我一台小叮噹」就好了,後面兩個就省起來,總是要防備出什麼意外嘛,所謂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叭叭!』--「幹,是會不會看路啊!」
「抱歉抱歉…」兇屁啊,我只是偶爾閃神一下,明明就還有三秒才能開車…算了,我還是趕快把老媽要的健康低鈉鹽買回家好了。
「健康低鈉鹽、健康低鈉鹽…有了,耶最後一個欸。」正當我要伸手去拿的時候,才發現有另一隻手也搭在鹽罐上。
來了,這就是主婦每天都要面臨的戰鬥,我轉頭怒目瞪視跟我搶鹽的傢伙,結果是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傢伙,看來也是被使喚來買東西。
「抱歉。」我使勁把東西往我自己這邊拉,雖然都是被使喚來買東西,但只有我得招架我媽的河東獅吼,所以。
「呃,先生,等一下…」那人還跟在我身後,你到底是有多執著於這罐健康低鈉鹽啊?「不如我們再去問一下有沒有存貨,你可以拿新的。」
「不了,這罐就很好了。」才不要勒,我東西已經拿到了,我還要趕回家看卡通哩。
「…哦好吧……」耶~阿母,你看到了嗎?我贏了,找不到工作又交不到女朋友的我終於有一件事不負您的期望。

當時的我,因為打贏了主婦戰爭而沾沾自喜的將健康低鈉鹽拿去結帳,完全沒有產生「這可能是個陷阱」的預感。

而悲劇總是在人毫無警覺的情況下默默開演。

     ★     ★     ★

「我回來啦,鹽要放哪?」
「我要用啦,幫我拆起來放旁邊。」
「好…唉啊…shit…」
「你幹嘛…怎麼連拆個東西都辦不好,你就是這樣笨手笨腳才找不到工作,好了啦,罐子裡的還可以用,抹布拿去清乾淨!」
「哦…」

當我好不容易清好地上灑出來的鹽,才一抬頭,我就確定打翻鹽罐會倒楣的傳言是真的--有個明顯不是人的傢伙從小小的鹽罐中浮出來,半透明的影像隔在我跟我媽中間。

我告訴你,要不是我動漫看得夠多,現在這個時候我應該已經哭天搶地的把我媽拉出家門,然後坐視廚房裡的鍋爐爆炸燒光我家,但我沒有,我在驚嚇中鎮定的將抹布洗好還給我媽,然後頭一撇,用唇語對浮在半空中的傢伙示意:進房間說。

進了房間我才發現,那個傢伙根本是剛剛在雜貨店裡跟我搶鹽罐的人,既然他有超能力幹嘛還乖乖讓我把鹽罐帶回家,然後再用這種嚇死人的方式登場。

「那鹽開過不能退貨了,我再買一罐──」
『你快逃,』那個傢伙神色非常緊張。『你已經被盯上了。』
「被什麼盯上?」
『惡魔。』
「你在開玩笑……!!!」那個傢伙背後突然長出了翅膀,不需言語就讓我信了祂。

快,快回想,我一定看過類似情節的小說,被惡魔盯上之後通常會發生什麼事?我已經得到天使的警告了…慢著,天使不是應該保護我嗎?還是祂只負責來警告我,要替我拖延時間讓我逃走?不對不對不對,我頭好痛…

「我家信佛的耶,怎麼會盯上我?」
『因為──』
『因為祂是你的守護天使。』

那像這段小說就有寫了,通常第三道聲音都是來自於不速之客,雖然這個響在我心裡的聲音沒有音源,但根據小說,惡役一定會出現在背後,於是我轉頭,果然發現另一個不是人也不是天使的傢伙,一開始只有頭從天花板浮出來,然後慢慢可以看到它重金屬搖滾迷一樣的皮衣,最後是看起來很貴的鉚釘靴,極其自在的倒吊在天花板,髮型完全無視地心引力。

接著,一切也跟小說裡寫的一樣,時間像被凍結,那個傢伙很慢很慢的在空中轉一圈落地,這就確實很有惡魔的優雅風格,而我的守護天使也在這短暫時間裡擋在我身前,把我往後推:『快走!』

走?走哪去,門在另一頭耶!

     ★     ★     ★

『讓開,你明知你打不過我,你不就是因此才來警告那個人類嗎?』
糟糕,我就知道…
『就算打不過,我、我也絕不會退讓的,他是神交托給我看顧的子民,我絕不會背叛我的天職!』
好啊,正義的一方必勝,上吧!
『你的天職?』惡役氣勢萬鈞的往前踏了一步,我感覺我的守護天使似乎被震懾住了。『人類才不需要我們看顧,他們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利,這還不夠嗎?』
啊?我們?哪來的我們,你不是惡役嗎?
『不,他們的選擇其實是神的考驗──』
真的,神壞透了,兩選一的題目最讓人煎熬了。
『那麼為何我願意接受考驗也做了選擇,卻被神放逐,祂居然還派你放逐我!』
欸?等一下?放逐?這傢伙原本也是個天使嗎?
『我…不、那不一樣,我們是神的使者,不該有私慾──』
『所以我才放棄當神的使者,我也不想讓你繼續被束縛,所以我才要讓你看顧的人消失。』
喂喂喂,為什麼突然間結論又推導成我要消失?
『我絕不會容許你引誘神的子民墮落──』
『我對人類才沒有興趣…』

這很像是妹看的小說會出現的情節:看起來壞壞的惡役其實都喜歡好人,然後會用霸道又色氣的方式表白,我很肯定我眼前出現的光景就是這麼回事,因為惡魔深情的吻了我的守護天使。

時空又再次靜止了,奇怪的是祂們在我面前接吻,我竟然不會覺得討厭,我明明是去死去死團的啊。

『請你放開我!』感覺天使真的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推開惡魔。『請你回到從前那樣吧,只要你真心懺悔,神會再接納你的。』
『不,愛上你是我絕不悔的選擇。』天哪,這句我要抄下來,雖然很老派,但是當面聽到真是有夠震撼,哪個女孩不心動呢?『我不會再回去服侍神,把那個人類交給我!』
『絕不!』天使張開了羽翼,看來是準備一戰了。
『你讓我沒有選擇。』惡魔半舉起手…不對啊,這根本犯規,怎麼祂才半舉起手就威脅性十足?
『為神而戰!』劍努拔張了哦買尬──尬、God、神…對了!!!

「暫、暫停!」

被冷落在一旁這麼久突然又受到矚目,只能說站在聚光燈底下真的很需要勇氣加持,但我說不定可以不用消失,這法子我一定要試試。

『人類,你想做什麼?』
「我、我是神的子民對吧,我的請求神會聽嗎?」哇,我聽得見自己心臟在狂跳耶。
『你的意思是?』
「我想請神成全你們。」
『等等,你不要亂來!』
「這是唯一的辦法…」

我不知道我手上哪裡來的十字架,但我生平第一次認真的為了別人跪下禱告,希望上帝能聽得見我的祈求,讓有情人終成眷屬……

「喂-來吃飯…啊你是『著猴』哦!」嗯?媽的聲音?不會吧,我媽是上帝?「你幹嘛跪著?」
「沒,沒有啦,我只是想祈禱一下這次履歷會投中,可以去面試…」

     ☆     ☆     ☆

雖然是瞎掰的,但我那天投的履歷還真的中了。

「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你以後的主管,IT部的駱組長跟施專員。」
「你們…」怎麼會是我的守護天使跟惡魔?
「怎麼啦阿銘,快打聲招呼啊?」
「哦哦哦兩位好,我是新來的郭誌銘,請多指教。」
「你好,我是施天勝,也請你多多指教了。」天使──不,是施專員非常熱絡的招呼我。
「哦,歡迎啊。」反觀駱組長,你這傢伙的口氣才不是在歡迎勒。
「你的座位就坐這裡,這份員工手冊你先拿去看一下,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跟駱組長。」
「哦好…」
「別拿太笨的問題來問我,新人。」跩個二五八萬是什麼意思啊,也不想想是拜誰所賜你才能如願跟天使在一起。

不過,為什麼兩個都是男的?
『因為天使是以守護者的相反性向為性別,惡魔則以欲誘惑者的性向為性別,不過我才沒意願誘惑你這沒姿色的人類,所以在你許願的當下我們都是男的,神一允諾你的願望,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為什麼你還是可以心電感應?難道神還是沒有成全你們?
『不,他已經是凡人了,我從被放逐開始就是混種惡魔──』
混種惡魔?
『就是墮天使,早就不在神的管轄範圍之下了。』
那他…還會保有當天使時的記憶嗎?他還記得你──
『當然不記得。』
可是他剛才很親切的跟我打招呼耶。
『他本來個性就是如此。』
是嗎?所以還是失敗了嗎?
『以你一個人類來說已經算做得很好了,反正他很快就會領教到的,錯誤,不是愛上惡魔,而是不讓惡魔愛你。』
……我建議你還是多看看電視或上上網學習現代人的用語比較好。

「欸,那個新人,過來一下。」…幹嘛突然改溝通方式啊?「這個拿去印。」
「哦。」
「還有…咳嗯,謝了。」

 

〈特典〉at Social 煙 time…

「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會幫我?」
「也不算幫你,我只是不想消失。」
「其實你也不用消失,只要你唾棄神,就不算神的子民,他就不用看顧你。」
「幹,這種事你可以早一點說嗎?」
「注意你的用詞,你的考績是我打的。」
「…不過就算如此,我應該還是會替你們求情吧。」
「?」
「你都願意為了他挑戰神了…我爸跟我說男人的浪漫就是為愛幹點傻事,所以我不幫忙好像說不過去。」
「哦…是嗎?欸,趕快把煙捻熄。」
「為什麼?」──「你又在這裡偷抽菸!」
「我沒有,是阿銘。」欸咦怎麼兩隻菸屁股都在我手上?靠,居然栽贓我!
「你少騙我!」手抓起來猛檢查…喂喂喂你的表情可不可以不要這麼享受?「欸?沒有嗎?奇怪…」
「就跟你說我沒有,你每次都不信。」少來,你開外掛了對吧你這混種惡魔。
「對、對不起啦…」
「沒關係,晚點我再想你要怎麼補償我。」居然在我面前放閃光,我要告你們妨害風化!
「那個,我跟你說,阿銘,」居然用我轉移注意力,你以為這樣就沒人知道你臉紅嗎?「你趕快戒菸吧,這對健康不好。」
「你就讓他抽吧,男人在煩惱的時候只有菸酒能解愁啊。」
「「煩惱?」」
「對啊,你不是很煩惱都交不到女朋友…」
「我、我哪有。」
「就在你買健康低鈉鹽的時候。」
「……」

 

 

 〈後記〉

我本身的信仰並不明確,我也不是寫來引戰的,請千萬不要來跟我傳教。

其實主角說出那句:「我家信佛的耶,怎麼會盯上我?」我本來很想寫說,就因為你是異教徒,所以才要肅清你,不過其實主角問那句話的意思是基於認為不同宗教信仰算不同系統,所以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跟天使還有惡魔扯上關係,以我自己來說,我認為宗教的詞彙雖然有差異,但其實就是概分為善的意志跟惡的意志,所以在我的邏輯中其實是可以一體適用的

雖然篇名是《神鬼願望》(其實神鬼願望的英文片名是Bedazzled,這個單字的意思在網路字典是翻成眼花撩亂的)但其實靈感的核心是來自《驅魔神探》,就是「純種天使跟惡魔不能干擾人界秩序,只有混種惡魔與天使可以在人界活動」這點衍生,另外寫的感覺也有一點《怒犯天條》的意味,不過我幾乎快忘光《怒》片在演什麼了←喂!

使用的梗則包括:神燈精靈三個願望、打翻鹽罐會招來不幸的傳說,但都只是沾到邊而已。

我用來穿鑿附會的神鬼願望,是指如果讓神和惡魔來許願的話,他們會許什麼願望?不過本篇的惡魔其實是墮天使,跟路西法一樣(所以其實我也懷疑路西法是混種惡魔,總感覺祂可以自由的來去人間;另外,在《驅》片中的混種天使到底是怎麼產生的我也很想知道,天使又不是惡魔,還是他們也會在人間風花雪月留下後代?)當然惡魔這方的願望就是想跟純種天使在一起,但神的願望很隱晦,就是希望人類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不過當然,話都是我在說的)

我另外有寫惡魔版的,應該說我一開始寫的版本是先出現惡魔,但因為太冗長我才改掉,我預設天使變成人類的方法是翅膀被毀掉(在《X情人》中,天使要變為人必須要自天上墬落,類似自殺),惡魔我沒有太多想法,這也是惡魔版為什麼卡關的主要原因(在《驅》片中,惡魔要真心懺悔才能上天堂,我就不能用懺悔梗了XD)

最後,這篇是我的吐槽練習。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冷
  • 補後記
    之所以會讓祂們成為IT部的員工是因為大寫的It常指代為上帝。
    施天勝的諧音倒過來是聖天使,因為我沒有取名字的天份,因此只能玩這種梗,這在龍土也看得到;駱組長沒認真想名字,駱的姓是從墮落的落來。

    如果真的有姓郭名誌銘的人的話,請別介意,其實我本來想直接讓主角叫子民,但又不希望這麼沒梗,只好用諧音再來一次←為什麼不提防一下老梗!

    哦對了,之所以會姓郭,是因為郭的拼音是Gou,跟God只差一個字,當然還是想讓人聯想到神的子民。

    最後,最執著於健康低鈉鹽的人其實是我。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