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個空行代表著年假最後一天的哀傷…

 

 

 

 

 

 

整整五天的時間風平浪靜的成為歷史,這已大大超乎天狼星的預期,他原本判斷以母親的無所不用其極,會在接到老校長回信的當天下午就殺來學校,結果卻是連封信都沒再從布萊克家飛來,不過無論事情為何不如他所設想,他也不會天真到認為母親會就此作罷。

 

這段時間被天狼星用來大略記熟了自己的室友、葛萊分多的同學,還有幾乎可說是世仇學院卻大部分成員都跟自己或多或少有點親戚關係的史萊哲林學生。

 

「哼呵…」一想到史萊哲林,天狼星就又不禁發出嘲諷的鼻息,雖說大家入學都戴過分類帽,卻唯獨這個學院像是實行著世襲制一樣,父傳子、母傳女,最後整個家族都進這個學院,或許真如母親所說是血統問題吧,可惜天狼星並沒有意願遵從這套規則。

 

「一閃一閃亮晶晶,天狼星是狗狗星~」用著怪腔怪調哼唱彆腳的改編歌詞,誰會這麼無聊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詹姆。「你又拋下我們自己來吃早餐,難道你忘記校長是怎麼說的了嗎?」

當天為了替校長傳話而跑去麥教授辦公室的天狼星,碰巧在葛萊分多塔遇見了要回寢室拿課本的詹姆他們,詹姆當場就是用這種誇張又搞笑的方式問他怎麼會被叫去,又立即同樣誇張又搞笑的替他回答,之所以被叫去一定是因為忘記友好的跟室友們共進早餐。

「當然,他說任何有腦袋的人都應該離詹姆˙波特遠一點。」──「噗哈哈哈哈哈~…」

坦白說,天狼星並不討厭詹姆,儘管不見得每個笑話都好笑但確實是個好玩的人,但對於總是在詹姆身邊打轉,卻只會刻意奉承的彼得,天狼星就沒多少好感。

天狼星嫌惡的按了按耳穴,這動作讓彼得馬上停止了誇張的笑聲,雖然他不覺得會看人臉色可以被歸為優點,起碼對彼得這種人來說也算是個可靠的生存法則。

「那才不是校長說的呢,那明明就是沒幽默感的醜臉癩蛤蟆管理員講的,你這孩子──」

「是是是…雷木斯怎麼沒跟你們在一起?」為了阻止詹姆用起老媽子腔調,天狼星硬將話題轉開。

「我還以為他跟你在一起勒,我一起來就沒看到你們…你們這兩個孩子哦真讓我傷心,我們不團結的話還是一家人嗎?」結果只能正常三秒鐘的詹姆,馬上又上演裝模作樣的個人秀,他甚至開始用手袖擦著眼角裝哭。

「嗨,莉莉。」──「哪裡?」詹姆連忙轉頭,彼得也跟著一起慌忙的左顧右盼,尋找著紅髮女孩的蹤跡,天狼星則趁機抓起自己的餐點打算快步離開餐廳,當然,女生根本就沒出現。

也太好騙了吧…天狼星心想,對於詹姆輕易就讓人掌握自己弱點的作為──讓整座學園的人都能看出他對莉莉˙伊凡斯有意思──感到匪夷所思,詹姆可說是挑戰了天狼星從家族所學的每一項處世原則,而還沒害死自己的人類,這使得天狼星不免對詹姆這個人產生了一點興趣。

但天狼星的這一點興趣很快的就被眼前不經意看到的景象給蓋掉,才走出餐廳,他手上的餐點就全部都摔到地板上,不顧身後傳來憤怒的管理員的咆哮,開始拔足狂奔。

 

「果然還是來了…」

 

     ★     ★     ★

 

「雷、雷木斯˙路平報到,先生。」今早喚醒路平的並不同於一般的鳥鳴,而是他此生第一次親眼看見的美麗鳳凰,牠為路平帶來了校長的親筆信函,信上流暢的字跡請他到校長室一趟……之後,路平就因為震驚而記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如何梳洗換裝並抵達校長室,他只記得自己腦袋飛轉過千百個被叫去的理由,其中最揮之不去的那個,是校長經過一番思索後終於決定開除他學籍。

「歡迎,路平先生,請坐。」和藹的老校長親切的比了比辦公桌前的椅子,示意路平坐下。「很抱歉要麻煩你配合我的行程,剛開學總有很多事情,但我希望能在周末前單獨跟你見個面,主要是必須向你說明即將讓你使用的設備及措施,幸好你不排斥早起,那就讓我們一邊享受早晨清新的空氣一邊聊聊吧。」

周末?明天…啊,是滿月。

「!」路平的表情掩不住吃驚,他完全沒料想到校長居然會記得自己的事情,像自己這樣微不足道的人…

「每個學生的真正需求都值得重視,路平先生,就跟他們本身一樣。」老校長微笑,眼底流露出長者的關懷。「明天日落之前,龐芮夫人會在醫護室等你,她會和你一起到入口,向你示範操作的方法,並確保你在屋子裡的安全後才會回學園,我和你的學院長這幾天已經加強了屋子周圍的防護,應該能有效阻止任何人誤闖。另外,由於明天是第一次使用,龐芮夫人非常體貼的堅持她要在入口處等你,並視情況給你妥善的醫護照顧才會讓你回城堡…以上的程序是否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

在腦中快速複習過一次校長方才所說的流程之後,路平才謹慎的回答:「沒有問題,先生。」

「很好,那麼,最後有件事情恐怕必須麻煩你幫忙,路平先生。」

「好的,任何事,先生。」對於為自己如此費心的校長先生,路平的感激之情早已足夠讓他為校長先生赴湯蹈火。

「請記得代我向龐芮夫人致謝。」

「嗯?」路平頓時有點摸不清頭緒,但他想或許校長是在婉轉的提醒自己要記得向龐芮夫人道謝吧:「當然,先生。」

「好極了。」老校長很快拍了一下手掌,像是宣示工作告一段落一般,接著身子往後躺在椅背上,一邊將眼鏡摘下擦拭一邊跟路平閒聊起來:「還適應學校的生活嗎?」

「很不錯,學校很大也很漂亮,但我還沒有機會好好逛逛它。」

「我想將來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熟悉這座美麗的學園…你跟你的室友們相處得如何?」

「還不錯,詹姆很有趣,彼得也蠻隨和的,天狼星的話…我們比較少講到話,感覺他不太喜歡聊天。」

「原來你的室友中有波特先生嗎,那我相信生活應該是非常有樂趣吧,根據教授們跟我轉述的課堂趣事,波特先生的名字總是屢屢被提及。」

「是啊,詹姆真的蠻會耍寶的…有一次他想知道巫師棋是不是在空中也可以玩,他對整組棋盤施了漂浮咒,但棋盤一直晃來晃去,彼得還因此被飛出去的皇后棋給打到。」

「是嗎哈哈哈哈…佩迪魯先生沒事吧?」

「其實──」路平才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校長突然作手勢要他先停下來:「非常抱歉,路平先生,真希望能再繼續聽你說些波特先生的事蹟,但我恐怕我們得先在這裡打住了,外面有人需要我們的支援。」校長站起身向路平握手並走向門口,路平跟在後面,隨著階梯旋轉,外邊的騷動聲也越來越劇烈:

「你來幹什麼!」這聲音…天狼星?!

「夫、夫人…您您不能擅闖校長辦公室──」管理員飛七似乎正在努力的攔下某位不速之客,但他的聲音聽來十分畏縮,與平時對學生大呼小叫的態度大相逕庭。

「看吧,你快回去──」

「放肆──」一道路平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的尖細聲音,正企圖掌控局面的同時,石像鬼的通道終於開啟。

「日安,布萊克夫人。」鄧不利多的現身馬上讓紛擾畫下句點。「抱歉讓您久候,但若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約定會談的時間要比現在還晚半個小時。」鄧不利多側身托著路平的肩膀讓路平先通過通道,一時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路平身上,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在一陣茫然中,路平短暫與天狼星四目相接,他看到天狼星的臉上閃過尷尬神色,很快就避開了路平的目光。

「真是抱歉,我不曉得您今早還有其他客人。」布萊克夫人的態度十分高傲,聽來完全不像在道歉。「我僅僅是為了保持布萊克家的禮數而提早到此等待您的接見,但您底下的職員不只粗魯的阻攔我之外,還無禮的稱我擅闖,這簡直是汙辱我布萊克家的聲譽。」已經退到一旁的路平看到布萊克夫人用非常鄙棄的眼神瞪視著飛七,而飛七的臉脹紅,用著求救的眼神看著校長。

「若有冒犯,請接受我的致意,」鄧不利多向布萊克夫人做出點頭致歉的動作。「但我們的城堡管理人飛七先生非常盡忠職守,這也是維護學園秩序必要的一環。遵守規範與保持禮數同等重要,我相信布萊克夫人也會同意這一點。」

「…是的,我同意。」布萊克夫人的回答顯然言不由衷,但路平看得出若不在此刻讓步,便會使布萊克家族難堪,不需要與布萊克夫人熟識也能猜想她絕不會冒這個風險。

「自然是。」校長朝飛七快速的笑了一下並讓出通道。「請進,布萊克夫人,還有布萊克先生…阿各,謝謝你,麻煩請繼續你的工作。」

當校長跟飛七這麼說時,路平才驚覺這場騷動已經引來了一大票好奇的學生在附近探頭探腦,而且甚多是史萊哲林學院的人。

「好了,沒什麼好看的,走開!別都聚在這兒,你們都沒事情可以做嗎?要我請學院長罰你們勞動服務嗎!」飛七推開路平,對四周放話威脅並做出揮開的手勢,人群才漸漸散開。

 

「雷木斯!」路平走到走廊盡頭的轉角處被喊住,詹姆在陰影裡向他招手,後面不意外的跟著彼得。「好小子,你怎麼會比我們還早到啊。」

「呃…我剛好經過…」

「你有看到什麼東西嗎?我們聽說有個趾高氣昂的女士突然跑來找校長吵架。」

「呃,我沒看到什麼──」

「那我們只好等在這邊才能看個究竟囉。」本想建議離開是非之地的路平,話還沒出口就已經被詹姆對於八卦的熱中給打了回票,就算可能被罰作勞動服務也沒用,詹姆早已經是常客了。

但奇怪的是,史萊哲林也有一批人沒有散去,他們站在比較遠的一邊,在飛七巡過之後才又繞回來等著,路平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史萊哲林對其他學院的事情不屑一顧的態度總是非常明確。

 

約莫二十分鐘之後,石階旋轉的聲音再度響起,詹姆馬上按耐不住衝出去。

 

「慢著,詹姆。」路平追了上去,迎面而來看到的光景是布萊克夫人斜眼盯著天狼星,而路平優異的聽覺讓他無法避免聽到以一個母親評論孩子而言,相當惡毒的奚落:「你果然是個令人失望的孩子。」

而天狼星毫不示弱的回嘴:「彼此彼此。」

「你──」正當布萊克夫人想厲聲教訓天狼星的時候,在走廊另一邊響起了一道驚呼打斷了布萊克夫人。

「我的天哪,這是布萊克夫人嗎?」一排的史萊哲林生已經在他們級長的帶領下,列隊向布萊克夫人敬禮。「能在此遇見令人景仰的布萊克夫人真是個驚喜。」

「謝謝,魯休斯,恭喜你當上級長,是的,我已經聽說了,真是優秀的『好孩子』…請代我問候你的父母親。」

布萊克夫人講到「好孩子」三個字時加重了語氣,天狼星一臉嫌惡的背過身去,當天狼星發覺詹姆、路平跟彼得朝他跑去的時候,誰都看得出他的心情簡直惡劣到極點。

 

「天狼星,她是你媽媽嗎?」天狼星原本似乎打算對他們這幾個室友視若無睹,但詹姆卻硬要攔住天狼星,還問了個那壺不開提那壺的問題。

天狼星用怨恨的眼神瞪了一下路平,口氣很差:「是又怎樣?」

「沒事,棒極了!」

「…夫人,我想向您介紹幾個很有潛力的新生,這位是賽佛勒斯──」

「幸會,布萊克夫人,」詹姆突然作出了驚人之舉,當魯休斯正要介紹第一個有潛力的新生,雙方也即將握手的時候,詹姆居然跑去插隊!「我是現任魔法部次長的兒子,詹姆˙波特,我跟令公子天狼星同一間寢室,將來一定會成為英國魁地奇國家代表隊的隊長,請務必記得我,也請您多指教。」

「是嗎…次長的公子嗎?」路平清楚看到布萊克夫人的表情從嚴厲轉為柔和。「幸會,那麼小犬就請你多照顧了。」

「當然沒問題…」

 

路平也在與天狼星錯身而過的時候,瞥見了一個好強男孩一瞬的心痛。

 

 

 

 

 

〈後記〉

 

詹姆唱的歌詞是: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Sirius is a puppy star,關鍵在於Sirius要唱得很快,以原曲來說,Sirius只能唱一拍…還是一個音節?總是就是很短的長度。

 

根據我對電影的印象,其實教授們都很少會過分親暱的稱呼學生,除了海格跟哈利真的很熟以外,大多還是稱姓氏而已,然後學生們稱教授多半是依性別用Sir或是Ma'am,但中文裡面我不曉得有沒有更好的用法,所以才會看到路平跟鄧不利多對談的那段先生來先生去。

 

這回卡關在於要描寫鄧不利多老校長的智慧非常困難,畢竟寫的人說不上聰明,但我還是認為鄧不利多的存在非常重要,儘管我不停的搞混他跟《石中劍》裡的梅林…

 

我有點忘記我是否提過,不曉得JK羅琳神是否有在網站還是哪裡提及更多親世代的資訊,但我只打算根據七本原著小說裡所提供的親世代的片段寫這個系列,這當然帶來一些困擾,因為教天狼星他們的老師名字一個也沒提及,我們只知道史拉轟教過他們而已;天狼星的族系,除了他弟還有當過校長的非尼呀之外,其他人都不太具名;波特的家系也差不多,我還忘著自己從哪裡得來詹姆他爸媽是魔法部高官的印象…不過我實在無法再去承受一次修改大綱的轟炸,所以就讓我使些小性子吧人<(_ _)>

 

雖然我知道進入校長辦公室也需要通關密語,但其實我蠻想設計成讓石像鬼吃邀請函就可以進去的模式,這特別針對於外部人士,不然就要一天到晚換密碼了吧;我不太確定鄧不利多會不會讓佛客使替他送信,原作中並沒有看過,不過我還是想讓鳳凰送信,這可以佐證這封信函肯定是校長發的(佛客使表示:……)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