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暮光之城》的設定衍生也不那麼準確,但我借了電影版中其中一個場地的背景倒是,就掛名吧←喂!

當然對我攀龍附鳳的掛名心有不悅的《暮光之城》影迷書迷們,非常歡迎來信要求撤銷,我會盡快改掉。

 

 

冬天靜寂的北方國度,霜雪凶暴的侵襲像是永遠不會止息一般,不歡迎任何陌生的訪客,但在各種眾說紛紜的揣測之外,沒人知道這終年不停的大雪,其實是由上帝的憐憫及天使的守護所組成的最後一道防線,讓不知情的訪客免於災厄之外。

「這裡…是哪裡…」名叫溫德爾的男孩顫抖的聲音消散在風雪中,他來自困苦的農家,為了撿拾能生火給家人取暖的木柴不慎迷途。
在一片白雪皓皓中,溫德爾又驚又怕的環視四周,希望能找到一丁點辨識方位的指標,腦中卻只是響起村中長老說過的恐怖警告:『千萬別去北邊的針杉林,那裏住著狼人跟吸血鬼,牠們很好客,特別是你們這些白白胖胖的小孩子,正好可以讓牠們不費吹灰之力飽餐一頓!』

同樣沒有任何指標,卻已經讓溫德爾確定自己已經誤闖了禁忌之地,他盡力壓抑著哭喊的衝動,卻無法消退恐懼,而這,正是最輕易引來殺戮者的餌食。

「我親愛的孩子,你迷路了嗎?」低沉優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溫德爾還來不及反應,就已在雪堆中跌撞出等身大的人型,溫德爾失去了意識,也失去了性命。
「就讓我來為你帶路吧,重生的路,」衣著華美好似貴族來頭的男人俯下身子,在溫德爾的頸側上咬出兩個艷紅的傷口,良久,才起身對著已然失去血色的蒼白臉頰微笑著說:「你很快會再醒來--」
「但你不會。」

預期之外的第三方應答,從河谷對岸傳來,令貴族男子一改優雅姿態,又急又兇的目光掃視著視野,馬上發現一名壯碩的男子赤裸著上身盤坐在石崖上,打量的視線毫不掩飾火藥味。

「粗鄙的獸物,只你一個,也敢向我挑戰嗎?」
「有你十個,也不成問題。」

披風飛越過河谷上空,貴族的華美衣裳與身體融合在一塊,像一隻巨型的蝙蝠,而盤坐在石崖上的男子則瞬間變化成一頭巨狼,蝙蝠在巨狼上空盤旋,巨狼回以齜牙裂嘴的咆哮。一開始,蝙蝠顯然對於自己的飛翔能力很有自信,總是左閃右繞的咬著巨狼玩,卻沒發現巨狼已經暗中將針杉樹一顆一顆撞倒,無法停靠休息的蝙蝠試圖在氣力用盡前用俯衝撂倒巨狼,卻被狼爪打下重摔到地上,胸膛被巨狼的腳掌踩著無法動彈。

勝負己定,巨狼一秒也沒浪費的狼嚎起來,過沒多久另外兩頭體型稍小的狼就從左右兩邊急奔而來,俯下身子規距的等在巨狼跟前,巨狼見狀滿意的將腳下的蝙蝠撕裂,分別拋給兩頭小狼,小狼才起身嗷叫,叼起蝙蝠的屍首轉身跑開,消失在雪地中。

巨狼稍後恢復了人型,神情自若的走回崖邊繼續未完的觀察,他從未看過活生生的人類被授血後的變化,不免有點好奇,卻意外的發現:
「那群滿嘴漂亮話的醜蝙蝠,居然咬小孩……」狼人與吸血鬼在長久的爭戰之後終於首次願意進行協商,使兩個族群各據河谷一側,為維持雙方武力的平衡不得任意感染人類使其成為任一方的同夥,換言之,人類從此如同其他生物一般僅是獵物,所以當名為沃倫的狼人在巡邏途中察覺對岸竟正在發生授血的犯規狀況時,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制裁,這樣數量上就沒有問題,而且也是對方越界過來引戰的。

沃倫在此地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族中負責巡邏警戒邊疆的工作,他比其他狼人清楚敵手的習慣:吸血鬼喜歡引誘人類進入這個森林,迷惑他們的心智之後再吸食鮮血,通常對象都是剛成年不久的女性(小孩子的血可能可口,但根本無法塞牙縫,對那些饑渴的醜蝙蝠來說)只有在人類聚落爆發嚴重的飢荒或疾病導致人口數量降低許多的時候,那些偏愛奢華表象的吸血鬼才會勉強吸食男性的血。

沃倫開始後悔太快就將對方宰掉,不過他也不想勉強自己質問醜蝙蝠任何問題,更不想從牠們那邊討答案,只是他很納悶為什麼會在人類群落還算富足的情況底下,對一個小男孩授血,這感覺起來毫無必要,被授血而成為吸血鬼的人類,與純種的吸血鬼不同,他們的年齡會一直停留在該年記,無法成長,雖說敏捷度跟感官能力確實會強過一般人類,但不可能比純種的吸血鬼優越;狼人族群也是一樣,因為被咬而成為狼人的人類,必須等待滿月才能變化,儘管變化後的攻擊力與純種無異,卻不太能聽從指令行動,是很糟糕的士兵,所以過去在大戰中,雙方這些被感染的人類都僅能充當砲灰,用來偵測對方的前線。

「…先生?先生…不穿衣服不冷嗎?」當溫德爾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完全記不起來自己怎麼會睡在雪堆中,直到他注意到身邊散落一地的樹枝,才想起自己在撿柴薪的時候迷了路,他張望了很久,驚喜的發現對岸有人,這讓他燃起回家的一絲希望,但不知為何不管他怎麼叫喊,對方都不為所動,於是溫德爾決定冒險走下河谷爬上對岸問路。

「!!!」沃倫冷不防嚇了一跳,他忽略了在自己陷入沉思的同時,小吸血鬼的身體也同步在變化,而現在對岸的那隻小吸血鬼居然已經過河谷到自己面前來了,沃倫馬上彈起身子空出安全距離並大聲咆哮:「退後!」
「對、對不起!」溫德爾嚇得往後跌倒,抱著頭大喊:「請您別生氣,先生,我想跟您問路,我想回家!」

回家?沃倫不禁懷疑:『這個小渾球在玩什麼把戲?』他想回哪裡去?誰曉得牠們那些醜蝙蝠的巢穴在哪,就算沃倫應該找得出來,他也不想踏上對方的土地--說到這,這個小白癡居然膽敢踏上狼族的土地!

「我哪管那麼多,給我滾回你們那邊去!」

我們那邊?這下換溫德爾搞不清楚狀況了:「抱歉,先生,我不清楚您的意思,是否能請您再講得清楚一點?我住在祖卡辛納村,希望能請您好心的告訴我怎麼回去那裏。」

祖卡辛納?那不是河谷下游的人類村落嗎,這瘋小子想回去感染更多的人類嗎?沃倫腦中竄出一大堆問號,眼前的小吸血鬼表現的就跟一般迷路的人類小孩無異…為了測試,沃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手指湊到小孩的鼻子。

「嗚哇!」溫德爾嚇得往後爬,他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碰到瘋子了--對方在這麼冷的天氣裡只穿一條短褲,對已經非常禮貌的詢問大吼大叫一些沒有道理的話語,還突然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頭…這些行為絕對不能說是正常,但奇怪的是,自己已經離對方很遠的距離了,卻好像還是聞得到鮮血會有的那種特殊的腥鹹。

溫德爾頓時覺得有點頭暈,像是被某種強烈的味道給薰得頭昏腦脹一樣,而他自己沒注意到的是,他的腳自動邁開了步伐往流血的沃倫走去。

尖牙跟尖指甲都長出來了,身體被血驅動…這小子果然是吸血鬼沒錯。沃倫心想:是因為沒人跟他說,所以他不知道嗎?那好…沃倫在即將被溫德爾咬到之前,就迅速的將手指頭的傷止血,接著他猛力搖著小吸血鬼的肩膀,並拍牠的臉頰。

「…啊?」溫德爾恢復了意識,滿腹疑問的望著沃倫。
「醒醒,你有沒有問題啊?」
「呃…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啊,我迷路了,先生,可以請你告訴我要怎麼回去祖卡辛納村嗎?」
沃倫看著小吸血鬼,默默的下了個決定。
「…好啊,你跟我一起走吧。」
「真的嗎?真是太謝謝您了先生。」

……

〈註記〉

上次亂轉電視的時候看到某台正在播《暮》片電影(應該是第二集吧)播到幾個吸血鬼正在追擊一個吸血鬼,後來那個吸血鬼跳過河跑到另一邊去了,追擊的一方馬上停下來,其中一個說「會讓他給逃掉!」,另一個回說:「不會,他逃到狼族的地盤去了。」然後馬上就有兩隻size超越生物學家認知的狼跑出來追,我主要借的就是這個狼族跟吸血鬼族各佔據河谷一方的場景。

主要想寫的是狼人跟吸血鬼互看不順眼這點,《決戰異世界》系列的電影是有解釋,但似乎是那系列故事本身的設定,《暮》片好像也有講淵源,但我不太有耐性看那系列的故事…我覺得進度很慢(眼神死)在本篇中,純種狼人的設定偏向《暮》片、純種吸血鬼的設定偏向《凡赫辛》,而人類被感染所出現的症狀則是同於通俗的認知。

我認為,應該說我想到這兩種傳奇生物會槓上的原因大致如下:
吸血鬼討厭狼人是因為他們變化後衣不蔽體,認為他們非常粗鄙又沒有教養。
狼人覺得吸血鬼是死透的東西,無法吃又愛擺高姿態,實在無法喜歡。
……是的,小家子氣,人不就是這樣嗎?←你吧!

幫澄清一點,有可能是受土狼影響,但其實狼本身並不主動會吃腐肉,牠們多半還是傾向去狩獵吃新鮮的肉,所以才會有那個狼人覺得吸血鬼是死透的東西不能吃的想法。

我本來以為是不是因為這兩者可以互為食物,感情當然不好,但後來又覺得這不太可能,說是因為有同樣的食物來源(也就是人類)還比較可能變成勁敵,但其實我對於狼人吃人的印象並不強烈,狼人就只有月圓的時候會變化,平常時候與一般人無異,所以在我設定中,狼人在自己地盤所建立的群落也是安份守己務農放牧的老實莊稼人,他們會與普通人交易買些他們自己無法生產的東西,吸血鬼就不同了,他們是貴族,「鬼」生就是風流倜儻…說到這,還真想看看吸血鬼版的貧窮貴公子XD

我本來想仿效《向達倫的大冒險》系列小說中,吸血鬼的血會害吸血鬼本身中毒而死的這點設定,讓沃倫解決掉溫德爾,但我認為他不太可能連這個都觀察得到,他連活人被授血也是第一次看到就放棄了;哦,溫德爾是條頓民族的名字,意指流浪者,我找不到意指迷路者的名字,我想大概也不會有,這種意涵的名字實在太不祥了(笑)沃倫是隨便取的,本來想取沃夫,又覺得太明顯而作罷,他們兩個名字的拼寫法一個由V開頭一個由W開頭,是為了呼應vampire跟wolfman。沃倫待的那個聚落位於北歐,品種的長相近於北落基山狼(冰河國家公園以及在蒙大拿地區)、苔原狼(俄羅斯北部)跟北極狼(加拿大極地島嶼和格陵蘭),我總有個錯覺是在高緯度的地方大家都可以很方便的在各州跑來跑去;祖卡辛納村不存在,由來請仔細聽第8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廣告。

本篇的後續不外乎是溫德爾與沃倫成為禁忌戀人的BL故事,要嘛兩人一起離開狼族要嘛溫德爾成為唯一一個與狼族友好的吸血鬼卻不得不與吸血鬼族大戰這類尋常的情節,所以我就沒有很想寫了,所以到這裡作罷,我倒是蠻想看看要是吸血鬼跟狼人互咬會不會產生什麼異變這樣,也還沒有探討到,吸血鬼跟狼人若與人類生下半妖會怎樣,等我想發神經的時候再來寫寫看。

最後這點很無謂,就是在我心中,狼人與人狼是兩個不同的物種,狼人是「像狼的人」,人狼是「像人的狼」,簡單講就是狼人變化後用四隻腳走,人狼變化後還是用兩隻腳(但頭會變成狼的樣貌)前面一個字都是形容詞,後面都是被修飾的主詞,也是本質,但我在查本篇的資料的時候,看到panda,是的,那個名字通常都是疊字又很常被當成禮物的生物,居然應該叫做熊貓的時候,我非常震驚,在我的邏輯中這個詞的意思是「像熊的貓」,但牠明明是熊科的啊!這造成我一時半刻的當機,我還是硬要解釋成唯有熊貓這個詞是採取類似英文文法的後位修飾,以維持我「像貓的熊」的概念,為何會產生這樣的矛盾,至今仍是個謎←謎的是你的腦袋吧!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