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情色描寫有,露不露骨我偏向端視看倌觀感,但強烈建議心智年齡成年以上的人觀看

 若認為有何不妥,請私信告知,我會衡量是否密碼鎖。

 看之前跟跳之前都請三思!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預感,今晚你踏進夜店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必定會帶著收穫走出這道門,你自信滿滿的迎接這個精采的夜晚,完全忘卻驕兵必敗的真理。

無論如何就是對獵豔比較拿手的你終於再度回到屬於你的國度,雖說你試過專情一陣子,但終究無法自欺欺人,你還太年輕,上一段感情或許平穩卻缺乏刺激,流在血液裡奔放的熱情再也無法安於現狀,你只好歸國。

你習慣從二樓俯瞰整個舞池,從容不迫的氣度顯出你是這裡的王者,就那麼電光石火間,一個最好的獵物就出現在你眼前。

他就坐在吧台左側,左右各空了一個位子,你望見幾個總在他座位周邊游移打量竊竊私語最後又離去的挑戰者,這讓你笑了出來,你心底再清楚不過,以他的level,沒有一點相稱的行頭就到他身邊去難保不會自取其辱,此時此刻,來到這裡的人大多是為了尋求慰藉,早已無法再承擔任何心碎的風險。

但你可不同。

你馬上就對熟的服務生使眼色,資深的酒保很快替他送上酒,酒保為他指示了你的所在,你看到他勾起輕淺的笑容,就算迷人,你仍然保有你的理智與你的原則--請酒之後,必須在對方示意後才能回禮,時機總是致勝關鍵。

果然,他不像一般人先對空舉起酒杯向你致意,他倒是先小酌了一口,閉起眼細細享受的表情性感的令你目眩,而後他用修長的小指指節輕劃過嘴角,才放下杯子衝著你笑。

多撩人的一幅風景。

時間也在這畫面裡靜止,在這樣一個狂歡熱鬧吵雜的場所,他那份不搭調的靜寂孤絕與優雅已然獨佔了你的心,你發覺自己的原則正在動搖,不得已只好別開視線,堅決的默念著過去那些讓你征戰無數情場的心法,全然不察自己多像一個在王宮裡被逼上絕路的國王,而他無疑正是挑戰你君權的異端!

去肅清他。參謀長「潛意識」建議,於是你邁開步伐,感受他毫不收斂銳利的目光開始穿透墨鏡、皮衣打量你,卻技巧性的不會令你不快,這種恰到好處的玩味神情甚至提前讓你興奮起來。

終於,螺旋狀樓梯的最後五階就是間隔兩個成熟雄性個體最遠的距離。

「你好,要做個朋友嗎?」你聽見自己的聲音彷彿從另一個蟲洞傳出,同時還有你的理智正在嘲笑你。
「走吧,」對方起身,只一句耳際的低語便輕易秒掉你的理智。「專業的尋歡客絕不會浪費夜晚。」

戰況報告:君心已失守,諫請陛下親上前線制敵。

     ★     ★     ★

果真專業,酒都不用回請你,兩人就上賓館了。

這樣好嗎?在某個空檔你想到這個問題,隨即又覺得都在房間裡了還想這問題不免減損你的「專業度」而作罷。

「希望你明天沒什麼事…」站在你身前的人抬起了你的下巴,明顯逮到你分心的片刻須臾。「你知道的吧?完美性愛三要件:前戲、高潮跟後勁。」

後勁?這倒是新玩意。你心想,但你必須對你的敵手隱瞞你好奇這點,因為這會影響你在床第之間跟他較勁的局勢,你是征服者,來享受魚水之歡,可不是被臨幸的寵臣,立場會決定一切,而你準備先發--

你直直望向他,揉著他後腦杓的頭髮、扯著他耳邊的鬢角玩,你撫著他的臉頰,還拍了拍像是測試質地優劣般,過去這種象徵檢閱的動作總能令對方心急,但他卻不為所動,你湊上前試探,卻又在距離接吻很近很近、能夠共享雙方呼氣的距離停下,放手,一吋也不碰他的往後退開。

「你不錯。」他讚道,解了幾顆襯衫的鈕扣卻沒脫下,彷彿只是嫌熱,一舉一動馬上扭轉情勢,像是他才是出考題的一方,視你的表現給獎賞,你心裡不是滋味,說得一副你在服務他的樣子就讓你不悅,但越是這種時候更不能有任何挫敗表情出現--你揚著笑坐到床上,雙手抱胸翹腳盯著他,釋出訊息:『那就來看看你配不配得上我。』

他笑了,對你的挑釁不以為意,卻很明白若不回敬你,這個夜晚肯定是要浪費掉的,於是他彎腰貼近你的耳邊,嘴含住你的耳垂,你聽見他每個呼氣,也敏感的接收到他每個假裝不經意的輕咬,你幾乎難忍喘息,而他出其不意用舌頭對你做了第一次快速的體內侵略。

「!」你驚得轉頭看他,不巧正中下懷,他環住你的頭,展開第二次的侵略行動,幸好你也有武器能夠反擊,這真是消耗戰,美好的消耗戰:他輕叩,你回以舔拭;你吸吮,他還以啃咬…親疏遠近的多種組合全派上用場,直到耗光擠壓在你們之中的氧氣。

他的吻跟體重開始沿著你的頸側蔓延到你的全身--豈能讓你如意--你心想,你巧妙的扭腰,順著他的力道拽著他側身躺下,星火燎原,再沒有人工製品可以耐得住你們之間的高溫,三兩下所有衣物就全部跟地板相親相愛去了。

此刻之後,再也沒有紳士,你們都是野獸,他從你的胸膛開始,你從他的肩膀起頭,你們兩個毫不客氣地留下彼此的標記,費洛蒙說著你們是對方的地盤,迴圈著收復又陷落的循環。

不行!從腳底板不停竄上的陣陣酥麻讓你知道大事不妙,你抓著他的肩膀強逼他回頭來熱吻,免得他找到你的敏感帶,好在他沒有發現你想打迂迴戰,不過手仍然在進度上:他的手在你的腰際來回游走,點綴著指甲的刮刺,在短暫換氣的時候,他急著往下,他用下巴磨蹭著你的肋骨,還惡意的對著你的肚臍吹氣,享受你心癢難耐的表情。

這太超過了。你決定下點猛藥:用腳掌緣摩擦他的小腿,這果然成功使他癱軟了一下,你趁勝追擊:在他腿上遊移,大腿幾乎要碰到他的寶貝,但你懂得欲擒故縱,只到大腿緊貼,用「大腿夾」固定他的位置;很快的,他的反擊來了--他給了你的下腹部一次很棒的馬殺雞,你再也無法抑止喘氣,意亂情迷之中還想著要怎麼打贏這場仗,但他沒有要讓步的意思,他開始替你「服務」起來,一掌握住你的寶貝,規律的縱向震波像電流一般阻斷了你所有思維,遑論戰略。

「我們別再玩了吧。」他說,突然他低沉的磁性嗓音聽來誠懇無比,你終於首肯卸下防備,他引導你趴下,壞心的嘴刺激著你的脊椎,同時愛撫你的會陰部,你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希望你緊繃還是希望你放鬆,你很快反悔,卻已經無法翻身,只好微微轉頭瞪他,而那個瞬間--說明了這傢伙多刻意多惡質--他竟挑這時候硬抬起你的腰,進入你。

「呃啊…」你的呼吸絮亂得要命,甚至不清楚到底有沒有呼吸,這就是前戲做足的效應嗎?歡愉來得好快好快,強烈得讓你頭暈,你失去了肢體與意識的連結,要一陣子才發現他掰著你的臉跟你接吻灌你氧氣,忽快忽慢的推進頻率很難適應,一波一波深入你的核心,你好恨他耍著你玩。

「撐著點,親愛的。」在他的氣息中,你明白了他在延續你們之間的激情,這傢伙到底是誰?你抓著棉被承擔著他的撞擊,從不在床上臣服於誰的你,認可他是唯一一個連提點都不用就能滿足你的對象,矛盾的既憂慮又期待,照他前戲的長度,究竟會是何種境界的歡愉會填滿這個夜晚……

     ☆     ☆     ☆

而那疑問將永遠無法被解答了。

你要到隔天下午才醒來,明明沒喝酒卻像宿醉般讓你頭疼,房內沒有其他人了,正如過去每次豔遇一般,但這一次,有一些不一樣。

你忍著所有不適盡速梳洗著衣衝下樓,櫃台告訴你對方多付了房間一晚的錢,交代等你起床後再去打掃,這是不太正派的汽車旅館,不用留資料就能入住,你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詢問了付錢的人是不是這裡的常客,但對方卻回答第一次見到。

你不死心的跑去昨晚的夜店,卻失望的發現剛來準備開店的酒保也幫不上什麼忙,你只好失魂落魄的回家,在路上不停回想每個細節,確認他並沒有在過程中要你喊著他的名字,除了他遺留在你身上跟你體內的,你沒有關於這個人的任何具體線索。

這竟讓你想哭。

等你安抵家門,發現前男友等在門前,正是你需要溫暖的時候,你主動靠了上去,在溫暖的懷中淚流不止,你和前男友就這樣復合了,穩重的他對你們分開那段時間的一切都十分包容,但你仍然讓他等到痕跡都消退後才又跟他親熱,並不是太久的時間,但你卻不願處理,內心某塊缺憾總想讓那些痕跡留久一點,魂牽夢縈著形成執念。

「啊…」
「你怎麼了?」
「沒、沒事,我不小心打翻刷牙杯。」
「是嗎?趕快弄好來睡吧。」
「好,我等下就去,你先睡沒關係,晚安。」

你扶著洗手台,心臟狂跳,你終於弄懂了原來那迷幻的一夜對方所謂的後勁所指為何,你招惹了一個最可怕的人,架在空幻之上的迷戀,因為沒有基礎所以不會垮台,你在那瞬間曉得你不可能再碰到他,沒有同一陣風會刮過同一片海,你們,煙消雲散。

你再度淚流,關起廁所門盡全力不驚擾睡夢中的男友。

今晚,前所未見的長。

 

〈後記〉

是的,我知道結果跟完美性愛三要件的高X階段一樣弱掉了,但我的腦漿已經乾了,而且我現在才發現光前戲就有一千字,我決定在我智商歸零之前先住手,就算只會差個幾秒,有跟無之間還是落差很大的各位。

這篇我放蠻久--其實沒有哪篇不是--總之,我本來是想聯合這篇跟〈無巧不成書〉,還有另外一篇目前只有篇名完全沒有內文的文組一個無三不成禮的系列文,〈書〉篇是上,〈浪〉篇是下,可笑的是關聯性我都想好了,中篇我卻寫不出來orz

這篇是我所謂的第二人稱描寫練習,但是否合於文學上的定義一直都是我無能去考慮的事,第一人稱跟第三人稱的寫法很直觀,也不構成區分上的困難,但第二人稱就不那麼普及,不過我倒也沒那麼勤奮去查定義就是了。

我用了不少戰鬥的比喻,因為我希望在過程中塑造出雙方誰壓倒誰都有可能,但同時誰處下風這件事從一開始又得很清楚的狀態,為了要完成後勁要件所以我閃掉了所有關於指代的線索,因此怕我自己寫到最後糊掉,才必須有但書的存在。

很有趣的經驗,也很開心自創類別正慢慢追上同人類別←你屁!

其實,真有心的話,去驗DNA吧(被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鮫太
  • 敝人很喜歡這篇用的第二和第三人稱的敘述手法!!! \(*´◒`*)/
    真的很棒呢!! 即便是情色描寫其中也不乏寧靜而冷靜的敘述
    是以旁觀者的眼睛去寫的,超棒!! (*´ω`*)
    就像是錄影機一樣,不帶著我質和情感的描寫,真的非常棒呢!
    真的非常非常喜歡!!! (✿´∀`✿)
  • 太好了(老淚縱橫)鮫太君喜歡,而且是旁觀者,不是偷窺的變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語焉不詳)
    寧靜而冷靜的敘述實在超乎我的預期,因為我不很擅長煽情的場面,所以只能用房間內的遊魂的角度去寫,沒想到鮫太君竟給了我這麼好的評價,我承受不起啊(惶恐貌)

    這篇能有鮫太君的喜愛真是太令我欣慰(闔眼)←闔眼是在演哪齣?

    阿冷 於 2012/03/05 00:04 回覆

  • 須子
  • 當初看到這篇文時很喜歡,我一直對於能夠描寫出讓人遐想甚至在眼前彷彿能出現畫面的作者感到萬分崇拜,文是人類出現靈感時的描寫述說,若是文能反過來姬發出靈感那就是更深一層的功力,所以請讓我崇拜阿冷!!!!!!(跪
  • 快請起快請起,須子君的崇拜太貴重了我怕折壽啊(抖)讓人遐想這點須子君才是值得敬畏的能手,畫面更是不用說了(鼻血緩緩流下)
    我自知是個後繼無力的傢伙,了不起只能當起承轉合的起吧,若能有幸成為高手諸如須子君跟鮫太君的踏板,真是一件令我神清氣爽的美事(跳躍)

    有娛樂到須子君我功德圓滿了(拉著布偶昇天貌)

    阿冷 於 2012/03/05 23:52 回覆

  • 呆呆
  • 我愛阿冷大寫下的文章⦅尖叫+打滾
    你愛海賊嗎我有一個不錯的網站它有好多的動漫圖喔
    http://www.zerochan.net/One+Piece就給你囉!
  • 很謝謝呆呆君的留言,能讓您喜歡是我的榮幸。
    您提供的網站我稍微去看過了,內容真是包羅萬象,可惜我實在無以回報,我是個貧乏的傢伙(淚奔)

    阿冷 於 2012/03/25 2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