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關於Water seven篇,內容是腦補、腦補and腦補,走向說不上正面,踩進來若被炸後果自負。

 

 

「請問,你就是造出海上列車的師父嗎?」

那天,艾斯巴古才剛把留了好些年的頭髮剪掉走出店門,就被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擋住去路,衝著自己問了這麼一句。

「嗯嘛…勉強算是吧,」其實艾斯巴古對這個孩子算多少有點印象,畢竟對方好像跟蹤自己好幾天了,但想到自己根本也沒什麼身家,僅有一袋造船的工具,那些東西除了在這島上隨處可見之外,總重說不準比這孩子還沉,量他也偷不走,艾斯巴古就也不以為意了。「我主要負責維修,找我有什麼事嗎?」

「請你,」小孩突然跪下。「請你收我當徒弟好嗎?」

這著實讓艾斯巴古有點意外,雖說這裡是以造船聞名的水之七島,大部分人都會想進造船業工作,但艾斯巴古沒想到對方會找上還名不見經傳的自己,而不是那幾家已經在營業的造船廠。

「嗯嘛…你先起來吧。」把小孩從地上扶起來。「你怎麼沒有--」
「我之前有看到那個海上列車『冒煙湯姆』的開通儀式,」小孩興奮的說:「我覺得那真的好棒,再也不用怕海王類、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哪裡,而且很快,我真的好喜歡海上列車,所以我也想當一個造船師夫,可是我不管怎麼問都沒有人願意告訴我海上列車是哪家公司做出來的,我只好跑去月台偷看都是誰在維修…拜託,求求你教我,我也想要做出像海上列車那樣可以帶給人們希望的東西!」

看著小孩臉上散發的光芒,艾斯巴古內心不禁一陣起伏,師父的遺作,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而被眾人三緘其口,但不論外界想冠以什麼頭銜還是扣以什麼污名,海上列車的成就都不容置疑,如今卻只剩這個不懂世事的孩子敢於說出真誠的評價。

「嗯嘛…我是不收徒弟的…」艾斯巴古低頭背緊了工具袋,走過表情瞬間垮下來的小孩身邊,回絕一個小孩的請託讓他多少感覺自己殘忍,但考量到發生在自己師父身上的不幸,而隱憂仍舊動向不明的情況底下,身為繼承者的艾斯巴古認為了解實情的自己有義務顧全周邊人的安危,他要往上爬,爬到一個其他人都無法輕易接近他、而他又有能力暗中保護這個島的位置,為此,殘酷是必要之惡。

「請、請等一下!」小孩追了上來。「我學東西很快,也會努力幹活,不會給您添麻煩的,無論如何請您答應!」

眼前這個表情儘管受挫卻不屈不撓的孩子,其堅毅的決心確實令人讚賞,艾斯巴古根本還來不及開口拒絕第二次,小孩就又馬上跪下磕頭了:「求求您,我什麼都願意做!」

「你起來吧,我說過我不收徒弟的…」艾斯巴古想把小孩拉起來,但沒想到小孩脾氣也執拗,硬是不起來:「您不收我做徒弟的話,我就不起來了!」
「唉…」艾斯巴古微微嘆一口氣。「真的不行,我只有一個人,住的地方也很小,沒辦法照顧其他人的生活起居--」
「這點不用麻煩您,我有地方可以住,也能自己照顧自己,請您--」
「好了,不用再講了,我說不收就是不收!」口氣一強硬起來的艾斯巴古,馬上看到小孩的肩膀微微顫抖--八成是哭了,但即便如此,小孩還是跪在地上,額頭抵著地面,說不死心就不死心,這終於讓艾斯巴古讓步了。

「雖然我不收徒弟,不過我工作也需要人手,你有空的話就來替我打工吧。」

金髮的孩子倏地抬起頭,顧不得臉上兩道清楚的淚痕跟鼻涕,急急問著:「真的嗎?」
「嗯。」艾斯巴古從背袋中拿出一組舊的製圖工作組給小孩。「這是舊的,但還能用--」

「耶-----」剛才像是在地上生根的小孩,隨即又像是腳底長蟲一般開心的抱著製圖工具蹦跳,對空揮拳歡呼。

     ★     ★     ★

一直到隔天一早這個金髮的孩子跑來「打工」的時候,艾斯巴古才知道這孩子名叫包利(包利也是到此時才曉得自己原本想拜師的人物名叫艾斯巴古)個性很直率,也真如他自己所說的做事很勤勞,記東西也快,才兩天就會分船型種類、背船體構造還有所有工具跟零件的名稱,比較顯見的缺點就是好面子愛逞強,明明體格還沒長好,扛不了重的東西,卻從不找人幫忙。

「我、我跟你打賭,我再一個月就能扛得動橫支桿了!」帶著包利四處去工作的時候,很經常會聽到他跟其他船匠打這種包票,通常是在他快被原木壓扁、其他人忙把他身上的木材移掉,不甘被人訕笑的時候總是會這麼說,那種口氣跟「那傢伙」還真是如出一轍……

世界政府宣布凶暴魚人湯姆的徒弟卡迪˙佛蘭姆已經被海上列車撞死,在知道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艾斯巴古非常平靜,他甚至認為用這種方式贖罪也未免過於便宜了對方,在失去師父之後,艾斯巴古滿腦子想得只剩要如何改變這個城鎮並保護師父的遺志,這下也好,他不必再多費心力煩惱不成材的師弟所會帶來的干擾,可以專心致志在目標上。

「好了,還不快跟人家說謝謝!」艾斯巴古上前壓著包利的頭跟救了他一命的老船匠道謝。
「…謝謝。」咕噥著道歉但老實沒三秒又發作:「我說真的哦,你別小看我,我真的很快就可以背得動橫支桿--唉呦…」通常要挨了艾斯巴古一記之後才會學乖。
「哈哈哈哈…小事、小事,倒是我真要看看你這小鬼一個月後能不能扛起橫支桿,欸艾斯巴古,一個月後再帶這小渾蛋到我這邊來做工--」
「那怎麼行!你這老狐狸,以為你講一兩句就能訂走全城最好的船匠啊!」
「各位老前輩過獎了,我還有得學…」

經常會合作的那幾個老船匠都是幾個造船廠一線的工頭,少數幾個也都是船東擁有自己的船隊,雖然島上船廠處在惡性競爭的環境底下,但基本上大家都還是土生土長的水都人,商場上的利益較勁留在原料市場廝殺就好,造船的時候大家看得都還是技術,這也是為何艾斯巴古能以獨立接單的方式留在這行,他的手藝已經在幾個船廠傳開了,要是他加入任何一家船廠勢必會對其他同業造成壓力,惡性競爭就會從原料市場蔓延到船廠,如果水都出去的船作工品質下降對哪家的生意都不利,而這些老船匠們的老謀深算正是艾斯巴古認為可用來借力使力達成目標的手段,只是目前時機還未到就是了。

「哪,這是今天的工錢,下周案子就照今天約好的。」
「謝謝前輩。」
「哦對了,艾斯巴古,下次再帶包利那小子來吧,還孩子很好玩,蠻有天份的幹活也認真,你真是收到好徒弟了。」
「…他不是我徒弟,他只說對造船有興趣,但沒人引進門,想說帶來給老前輩們指點也總比我能教得好。」
「你客氣什麼啊艾斯巴古,你的手藝早就能出師了,委屈你替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忙案子,不然我們早就沒飯吃了,不不用謙虛了,我們好幾個心底都明白的很,也就等退休了,到時一線除了你之外恐怕還沒其他人呢!」
「前輩太抬舉了,那我今天先回去了,下次我會叫包利一塊來做事。」

從船廠離開後,艾斯巴古都會帶包利去吃東西,然後再到自己的住處練習製圖,完全按照當初跟著師父學的過程,只不過包利並不真的是學徒,所以艾斯巴古非常嚴格的控制著時間,製圖課最長不能超過兩小時,就一定得把人趕回家,雖然也好幾次發現那死孩子虛情假意的跑到巷尾就又折回來偷看自己在設計什麼,這種講不聽的個性也跟某人很像,不過只要艾斯巴古真的動怒,包利就會馬上聽話,這又是跟某人大相逕庭的地方。

在過去,偶爾老師忙的時候,會叫自己去指導師弟,儘管兩人怎樣都不對盤,但因為是老師的命令也不能不聽,只是每次指導都沒好結局,一定都是從頭吵到尾到最後需要老師來排解。

包利的年紀剛好就跟當時的某人差不多,總是在頭上頂著泳鏡的造型也有幾分神似,有時候,還真叫艾斯巴古感覺不舒服。

不過包利是包利,某人是某人,艾斯巴古心想,提醒著自己混淆他倆毫無意義,那些肇因於某人的罪過跟傷痛早已狡猾的隨著他一併逝去了,只要確保自己不會忘記這份怨怒,就也不需要再浪費時間回憶什麼。

現在的他所能信賴的,不再是模擬兩可的人性,而是手上的羽毛筆--

和深藏心中一張張的藍圖。

 

 

 

〈後記〉

這篇對我而言真是超痛快的!

因為我一直想寫市長的黑暗面,但其實他也沒多黑,頂多是比較權謀而已,畢竟牽涉政商面不這樣他無法到那個位置;小包利被我寫到很像隔壁棚的鳴人,但我不知為何覺得這樣比較順;敘事的口氣比起〈IF…〉來說偏對岸,大概是出於我為了複習整個水之七島篇去找了線上漫畫,漢化組的不同而在用語上被影響,有些用詞上的不一致,晚點我會再看該要怎麼改比較好,但依我對自己的瞭解,可能也會懶得改……

說起來水之七島篇+司法島篇真的很長啊,從322回到439回,我花了將近4個半小時才算大概run過一遍(我還先把401~430回的司法島的打鬥場面先跳過了)然後在整個看完之後我還是對地理環境存疑,真希望可以拿到娜美小姐的世界地圖,請cc給我一份好嗎(被揍)

會用〈圖〉當篇名是最後的最後才想到的,但不諱言我喜歡這種關聯,我本來想取作深圖,因為深謀遠慮等於深圖遠慮,但寫四個字太直白,只有深圖又是冷僻用法,所以乾脆就回歸基本面,請各位看一下這個K線的上升…‥偏題了,另外有想過城府,因為市長管水之都,但比不上圖的聯想還有字義的廣泛,所以最後還是用圖。

這一篇我希望自己可以打鐵趁熱趕快寫完,因為需要硬碟空間而整理資料的時候才發現我有一篇文的第一回到最終回隔了五年……

哦對了,被圖這個字給騙到以為我貼影像的人,真希望可以留個言讓我知道一下,我給你們道歉<(_ _)>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須子
  • 嗚啊啊市長!!!!嗚啊啊小包利!!!小包利被阿冷描寫的超級可愛啊!!!(抱胸)包利愛逞強這一點和某人確實有得比...會在包利身上看到某人的影子一點都不奇怪XD雖然說這篇對於艾斯巴古看待事物眼光的描寫較為現實,或許他剛開始自己一個人出來工作時就像這樣,並時時提醒不能忘卻內心的恩怨,也或許直到四年後某人意外的造訪才讓他的心稍稍變得柔軟一些些...總言之很喜歡阿冷這篇啊!!!最近也突然很想描寫關於艾斯巴古和小包利之間的一些事情...不過靈感還在累積狀態中XD
  • 那孩子小時候白白淨淨的,眼睛又超大,跟著火車跑真可愛啊(看往現在的包利)是說到底是吃了什麼東西可以成長成現在這樣,請告訴我哪裡買得到,以後我也要給自家兒子吃。
    我在複習的時候發現原本包利拿到假設計圖的時候,市長是叫他快逃的,但包利在被路基打個半死的時候嗆說:可惡,我本來以為我打得過…我才認真感覺這傢伙其實還蠻喜歡做一些超過自己能力的事,但不這樣也不會欠一屁股債就是了XDDD
    我一開始本來也只有想寫小包利跟市長拜師學藝的一些揣測,但在複習的時候發現其實這八年有蠻多的空洞,就想說乾脆一起寫一寫,才變成現在這樣腦補、腦補and腦補。
    能讓須子君喜歡SUPA開心,老實說我因為自己很久寫不出好笑的東西感到哀傷,可是這整篇我想得差不多了卻還是沒有笑料orz
    那麼拜託你了須子君,請拯救我的靈魂,我會等著敲碗的←你可以不要這麼厚臉皮嗎?

    阿冷 於 2012/03/19 22:39 回覆

  • 鮫太
  • 阿冷桑在敘述艾斯巴古時淺淺帶過他的感情真的非常高明///
    不用過深的筆法去描寫他多餘的情感,就是那樣輕輕地淺淺地,沒有過多傷痛、慍怒或者是焦躁,也因此整篇文章的重心移到包利閃閃發光發熱的形象上////

    好喜歡這樣清清的描寫,敝人的敘述很糟糕,所以很難表達心中的感覺///
    簡而言之阿冷桑的文章真的很棒,文字敘述不滯泥不冗長,非常非常喜歡////
  • 今天很榮幸得到鮫太君的稱讚,我想我必須把這份讚美獻給包利,如果沒有他閃亮亮的跑來跑去,整篇大概會悶到死吧XD

    其實…其實我還盼著鮫太君的〈孌童〉呢,不過貌似有看到鮫太君最近在期考,並且這陣子某位羅醫生又太帥氣的登場,以及經典七龍珠的回溫(童年!是童年啊~)每個都令人難以取捨,不過我還是想在這邊小小的催稿一下←你有什麼資格催人家稿,你也不想想你自己寫文多慢!

    阿冷 於 2012/03/25 2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