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我沒想到我會這麼說,但看倌還是等著看第三回比較有戲。

 

 

三個月之後,包利的體格沒什麼起色,但有項能力倒是越來越突出。

「喂--小子,那個再露一手吧!把絞盤送去甲板那--」
「還要再玩啊,我得刨木耶…」嘴上這麼說,臉上的賊笑卻止不住得意,一雙眼賊溜溜的望著艾斯巴古。
「嗯嘛…記得小心點。」
「耶-…咳嗯,好我知道了,真受不了他們,我馬上回來……」衝向另一端的同時,也一邊鬆開纏在手上的繩子,神準的繞上一旁的絞盤,一甩便將東西拋上了七米高的甲板讓等在那的組裝工人一把接住。
「丟得漂亮啊!包利。」
「哈,我很厲害吧!」一手叉腰,一手搓著鼻下,包利在圍觀船匠的掌聲中笑得超開懷,就連在遠處原本一臉擔憂的艾斯巴古也不自禁的微笑起來。

包利會練就這項特技是艾斯巴古始料未及的狀況,本來只是覺得現在就讓他背太重的東西怕長不高,所以就改教他使用索具,沒想到包利在掌握了繩索的特性後很快就開發了自己的特殊用法,一開始艾斯巴古很嚴厲的禁止包利這麼使用繩索,因為他覺得若稍有不慎很容易出事,但小男孩會點把戲總是愛現,包利在工作的時候三番兩次不小心「手一滑」就施展了這項特技讓其他船匠看到,那群玩心也重的老頑童甚至幫著包利央求自己准許將特技運用在工作上,不得已只好跟包利嚴正聲明要是害別人受傷就不許再做這個表演,但到目前為止也確實沒傷到任何人就是了。

船匠們全圍到包利旁邊,其中有些人也試著挑戰,但繩子卻完全不聽使喚,根本無法纏上東西,遑論拋擲。
「怪怪,這做起來比看起來難啊,真有你的,包利!」
「那是當然的啊,這可是我的絕招--」
「喂喂喂喂喂---還有沒有人啊!」突然船廠門口傳來了一陣煞風景的喧鬧聲。「你們這些人是怎麼做生意的呀,啊!」

海賊來了。

除了惡性競爭之外,船廠虧損的主因多拜這種會自動找上門來的凶神惡煞所賜,這種賠本生意不僅無法拒絕,要是接待不當還很容易招來橫禍,自海賊王伏法開啟大海賊時代以來也歷時十多年了,儘管幾股大勢力處於均衡,但零星的小海賊團數量卻有增無減,剛成團的海賊團為盡速闖出名號,作風跟手段都遠比現存的大海賊團還兇殘,若不是他們需索船工的技術,恐怕水之七島早被他們打沉--雖說再這樣下去,離島民棄島出走也不遠了。

每當在船廠碰上這種事時,艾斯巴古總會在一旁靜靜觀察船廠老闆和資深船匠如何應付這群麻煩人物,但所有的船廠所使用的方法都如出一轍只是委曲求全。

相對於海賊,海軍幾乎沒來過這座島,儘管司法島艾尼艾斯大廳就在海上列車的行經路線上,卻久久沒有軍艦來此委託造船或是維修,實在諷刺,海賊就在不遠處為非作歹,號稱正義使者的世界政府卻根本毫無作為,甚至設計陷害真心為這座島著想的人只為了找出對誰都沒好處的古兵器設計圖。

然而不難想見的是,這種在脅迫下討生活的日子也終究有極限。

「欸包利啊,我看你別造船了,去馬戲團表演雜耍,說不定賺得比較多也比較快。」

某天,在包利又在工作閒暇時間向其他人展示他新練的絕技時,艾斯巴古猛然聽到其中一個圍觀的船匠說了這麼一句,讓他明瞭自己所一直等待的時機已然到來。

     ★     ★     ★

「嗯嘛…包利,你坐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什麼事?艾斯巴古先生。」
「我想推薦你擔任海上列車的定檢員。」
「車站營運處最近在徵人嗎?」
「嗯嘛…我要讓你接我的位子--」
「您在說什麼啊!」果然如同艾斯巴古所預想的,包利驚嚇的從椅子上跳起來。「抱歉我太大聲了,但是您在說什麼啊,艾斯巴古先生?我怎麼可能可以代替艾斯巴古先生啊?就算營運處同意,那艾斯巴古先生呢?」

大概是在包利跟著自己快兩年以後,艾斯巴古才帶著他去做海上列車的定期檢測與維修,包利對海上列車的軌道很感興趣,也提出很多日後可用來改良跟補強的方法,海上列車的車軌比起車體本身而言,耐用度比較低,就連艾斯巴古過去所做的定檢也主要是做車軌的維護,所以他認為這工作交由包利來做應該沒問題。

「我想你應該有注意到,最近船廠的委託案減少了很多,收入也無法讓我繼續請你,所以--」
「但我想跟著艾斯巴古先生啊!」此時的包利已經長高長壯,有著粗曠的外表,但他的性情完全沒變,還是跟當年來拜自己為師的那個孩子一樣,非常直率。「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請教艾斯巴古先生,還有很多東西想學,我不拿薪水也沒關係,請讓我繼續跟著您好嗎,就像過去那樣,擔任艾斯巴古先生的助手,無論如何,請艾斯巴古先生答應!」
「那個,包利,你先別急…」

等艾斯巴古向包利解釋為何要將海上列車的定檢託付給他之後,才讓這個毛躁的小子安靜下來,而在包利接受艾斯巴古的安排,擔任海上列車的定檢員的同時,造船廠的惡性競爭也終於到了窮凶惡極的境況。

據說有一艘刻有水之七島某船廠標誌的帆船才出航一周不到,就被人發現沉沒在前往美食島的航道上,這代表惡性競爭的效應已經波及船廠品質,水之七島經濟主體的造船業已經瀕臨崩盤。

「各位,今天我請大家來,主要是希望能和大家談談這個島上今後造船廠的發展……」

雖然水之七島擁有先進的造船技術,但因為島上的船廠惡性競爭的關係,削弱了原本在原料市場上應該有的優勢,使得水之七島的任何一家船廠都沒有足夠的物料、資源跟人力去打造政府所需要的大型軍艦,這就是為何政府不會來此談生意的關係;也正是相同的因素,使得各船廠無法抵禦海賊的騷擾,除此之外海賊從不老實付錢,還經常惡意毀壞船廠的設備,也導致船廠越來越難營運。

「…只要我們能越快達成共識,就能越快請市長引薦我們和世界政府洽談跟簽約,替政府做事除了一定拿得到酬勞之外,還能嚇阻海賊來這裡,這樣大家就都不用再餓肚子了,經濟情況也一定能改善,否則再這樣下去,讓水之七島驕傲的造船業很快就會走入歷史,為了拯救這個島,我們一定要改變,我希望各位能夠放下過去的成見,一起同心協力在恢復造船業的榮景上。」

一直以來艾斯巴古就是在計畫要怎麼整合島上七家造船廠成一家超大的造船公司,只要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而非彼此敵對,惡性競爭就會消失,儘管他不情願,但以現況來說跟政府打交道總比跟海賊做生意好,雖然虧損不會馬上補得回來,但只要大海賊時代未宣告終結,便可以預期政府永遠都會需求軍艦,對水之七島來說,則是有穩定的案源。

「會議順利嗎,艾斯巴古先生?」
「嗯嘛,可能還需要再多開幾次,一下子要大家放棄自己的船廠是不可能的…」艾斯巴古疲勞的搓了搓後頸。「對了,船塢的設計圖畫好了嗎?」
「好了好了,我剛畫完,請您看看。」

雖說艾斯巴古一直謹記與包利之間是主雇而非師徒關係,不過還是難免會在指導過程中產生師徒的感覺,看著包利一路的成長,艾斯巴古偶爾會不經意的回想起過去在湯姆老師底下學習的點點滴滴。

『原來如此,用這種方法應該可以提高列車輪軸的靈敏度…很不錯的設計,艾斯巴古。』
『謝謝湯姆老師。』
『那算什麼,我的設計才威風!湯姆老師你看…』
『哈哈哈哈…那也不錯--』
『那樣根本就不是輪軸!』
『你閉嘴!湯姆老師明明就說不錯--』
『少笑死人了,你能跟湯姆老師比!湯姆老師當然做得出來,你只是在亂搞而已!』
『哈哈哈哈哈…』
『湯姆先生,你也別光顧著笑,快拉開他們兩個…』

「…艾斯巴古先生,艾斯巴古先生?」
「!!!」回神後一對上包利擔憂的表情,艾斯巴古才驚覺自己居然會陷在回憶裡面,明明這兩年來除了矢志之外他已經很少想到過去的事了,艾斯巴古用力按了按眉心想提振精神,一定是因為精神不好才會讓方才的回憶裡頭又出現了某個人的身影。
「您還好嗎,艾斯巴古先生?我看還是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吧。」包利很快的倒了一杯水來,與他大剌剌的外表大異其趣的是,包利非常細心,連桅杆上的動索微調這種精細又複雜的工作也難不倒他,當包利知曉自己的計畫之後,便要求自己也要讓他幫忙,本來包利還打算搬離原本的住處以就近討論整合計畫的細節,但艾斯巴古不希望讓包利太麻煩,卻又無法說服包利袖手,只好折衷讓他住進來。
「謝謝你…我沒事了,我們繼續吧…」

當晚在包利入睡以後,艾斯巴古又坐到了製圖桌前,方格紙才剛攤開,閃爍的油燈又讓他有種時空置換的錯覺。

「一定沒問題的,湯姆先生…」艾斯巴古將羽毛筆沾滿了墨水,握筆的力道反映了他的決心。

「我一定會讓這個島,重新振作起來。」

 

 

 

〈後記〉

我認真的反省過了,我應該早點寫完這一回然後跟上一回合併才對,貼兩回沒有賣點的東西是我的過錯,不過為了避免修改前後版本上的複雜,我東西貼出去通常傾向不修,所以只好在警告頁留提醒以表我的誠意跟良心。

要硬說的話,包利的真情告白跟好太太特質就是本回唯一的賣點(轉頭)包利,你一定會是個好太太的,請你呃…(被倒吊)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須子
  • 沒想到阿冷竟然這麼快就寫第二回了好開心啊vvvvvv最近要補的東西實在太多腦子有點亂了,想寫想畫的東西一堆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抹臉)
    其實艾佛和艾包是唯一讓我覺得都成為本命也沒關係的配對(舉例來說雖然我也很喜歡薩奇x馬可這對,但是相比起來我還是會讓赤1當本命)包利這種討人喜歡的好太太性格讓我無法放手,感覺真是便宜了艾斯巴古...你這人生大淫家!!!!!!!(錯
  • 我必須坦承我自己也很意外,不過這種意外是好的,也是難得發生在我身上的意外←真好意思說啊!
    有著豐沛的靈感真好(羨慕貌)我不時會感到枯竭逼近我,所以要趁能寫的時候趕快寫XD
    我可以了解,因為包利是個好孩子所以無論如何都希望他幸福,市長嘛…長得帥、技術高、事業如日中天,的確是人生大淫家(新注音注意)

    阿冷 於 2012/03/22 21:29 回覆

  • 鮫太
  • 能夠連續閱讀兩篇的感覺真好ˊvˋ 好幸福吶真是太幸福了///
    不著邊際地牽連到回憶好棒/// 好像正在向重心前進了呢...!!! 感覺上!!! (←非常沒有說服力)
    包利在某些程度上真的跟Franky很神似,衝動的性格,護目鏡... 敝人覺得,這或許是特別安排的,但是很難以想像尾田神真的是如此細心在所有篇章所有角色上...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呢。
  • 鮫太君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佈局…你Bingo了(姆指)←請你先檢討自己為何這麼容易被破梗!!!!!

    不瞞鮫太君說,我一開始甚至覺得包利這個造型是因為崇拜當初造出海上列車的那幾個人(也就是市長跟改造人)所以他也把自己打扮得像是他們(跟市長剪髮前相似的髮型還有改造人的泳鏡)但要是他早就有看到市長那我這篇也不用寫了XDDD另外一點則是包利在看到海上列車之前就有戴護目鏡了。

    可惜我不懂日文,不然真想寫信去尾大的讀者信箱問這件事(哀傷)

    阿冷 於 2012/03/25 21: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