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千萬請時間多再點進來。

 

 

雖然包利曾被艾斯巴古先生勸過:「違背傳統的作法一開始總是很難得到支持,但一切辛苦會值得的,包利,要有耐心。」但沒想到那些老奸巨滑的老狐狸翻臉居然翻這麼快,原以為只要再多開幾次會議艾斯巴古先生就能說服大家,但現在根本連人都見不到,跟鬼開會去?

而之前那唯一一次會議中曾表示有加入意願的其中三家船廠,在艾斯巴古先生的明察暗訪下才發現都有嚴重的債信問題,部分連自己家船匠的工資都已經積欠了好幾個月,這些人並不是因為認同整合才想加入,單純只是想尋求一個解套的方法和出路。

更雪上加霜的是,因為大家都在疑心生暗鬼,所以惡性競爭反而益加劇烈,持反對意見的四家船廠除了彼此猜忌之外,更將艾斯巴古先生視為眼中釘,怕他哪時鐵了心豁出去跟另外三家船廠聯手,聽說那些傢伙甚至打算在鐵礦石競標上動手腳,以預防艾斯巴古先生吃走政府那條大魚。

但也是在這種僵局下,包利終於徹底明瞭艾斯巴古先生多麼深謀遠慮:島上沒有一個船匠不知道自己過去三年學徒兼助理的跟著艾斯巴古先生,商場上無永恆的敵友,當艾斯巴古先生開始推動整合,反對的船廠就絕不可能僱用自己,同意的船廠也未必能負擔得起多聘一個人的成本,就跟島上許多人一樣,空有一身技藝卻無用武之地,而艾斯巴古先生當初還輕描淡寫的以「將忙於推行計畫,希望由信得過的人負責海上列車的定檢」等理由,讓自己即便是在這種不景氣底下還能維持穩定的生計,雖然無法與艾斯巴古先生同進退令包利稍稍感到失落,但這也讓包利更加敬佩艾斯巴古先生,也更加堅定自己要一輩子追隨艾斯巴古先生的決心。

那時包利還不知道,他的決心即將遭受殘酷的考驗──

那天為了即將來臨的水之諸神,艾斯巴古和包利一起在車站做防災準備工作到很晚,才剛要從車站回家,就聽到有人在暗巷裡大吼:「給我站住艾斯巴古!」
「你不是說你有辦法救這個島、救我們大家的嗎!你看看你的計畫到底救了什麼!要不是你搞什麼整合老子我也不會丟掉飯碗!你去死吧---」

接著就是兩個手上分別拿著斧頭和鏈鋸的人朝他們這邊急衝過來。

「艾斯巴古先生小心!」包利馬上就擋在艾斯巴古身前,從懷中掏出特製的武器準備應戰。
「包利,別跟他們動手--」
「閃開包利不然我連你一起砍!」
「你們才快滾,我絕不許你們動艾斯巴古先生一根寒毛!」
「你果然是他養的狗,你就跟他一起死吧!」
「閉嘴!繩刀--」綁有無數小刀的繩索神準的截斷了斧頭的握把,斧頭沉重的刀刃應聲落地。
好極了!包利心想:現在只剩拿鏈鋸的傢伙--
「包利快住呃…」一聲悶哼從背後傳來,包利才回頭就驚見艾斯巴古先生倒下,胸前有一片急速擴散開來的紅潮。
「艾斯巴古先生---」包利馬上放掉這一邊與鏈鋸的僵持,衝去將刺傷艾斯巴古的歹徒猛力撞開。「您還好嗎──這…你們幹了什麼好事!!!」
「欸成了,快閃!」
「包…包利…別──」
「別再說話了艾斯巴古先生,對不起,我們馬上去醫院!」

     ★     ★     ★

三天後,艾斯巴古才一睜眼就差點沒嚇得又昏過去。

「可、可可羅小姐?」年過三十的人魚舊識,坐在自己身邊,表情非常認真眼神卻異常失焦的把臉罩在自己正上方。
「啊,你醒啦艾斯巴古──『咕嚕咕嚕』──還好嗎?」一般說來,哪有人會一邊猛灌酒一邊問候別人身體狀況,不過這也正是熟識多年的鐵證就是了。
艾斯巴古看了看四周,是避難所,看來水之諸神正在外頭肆虐,所以醫院把他送到這來休養了。
「我聽說嗝…你被你徒弟弄傷…」

艾斯巴古現在對襲擊當晚只剩非常模糊和零碎的記憶片段,他唯一想得起來的是失去意識前聽見包利不停道歉的聲音,雖然艾斯巴古非常肯定他受傷並不是包利的責任,但他非常感謝包利將罪過承擔下來,這樣可以避免一些好事者接下來可能散播的惡意風聲。

「包--咳咳咳咳…包利不是故意的,」坐起身來。「嗯嘛,他也不是我徒弟。」
「是嗎…原本看你這樣,我還以為當年的往事又重演了呢…」
艾斯巴古沒有答話,但臉上出現很明顯的疑惑。
「被有心人利用啊…」可可羅小姐渙散的眼神裡似乎藏著什麼驚人的魅影,一瞬間讓艾斯巴古聽見自己心臟狂跳。
「『咕嚕咕嚕』──總之,沒事就好囉,我和我兒子一家人就在那邊,好一點就來串個門子吧呵哈哈哈…」

艾斯巴古根本忘了再招呼可可羅小姐,他現在正被一股無以名狀的情緒狠狠淹沒,不論他多麼極力想控制,卻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停打寒顫,他雙手交叉想抓著自己手臂,手卻沒有握力,他開始冒冷汗,強風跟振個不停的窗戶玻璃讓他頭疼欲裂、胸膛的傷口也隱隱作痛,好像體內有個開關壞了,變得所有感官都只能接收痛楚一樣。

「這位…嗯,艾斯巴古先生,你還好──嗚哇…」戴著聽診器的醫生巡床的時候發現艾斯巴古的異狀,前來關切,卻冷不防被臉色刷白的艾斯巴古猛抓住而嚇了一跳。
「包利呢?包利人在哪裡?他不會跟他一樣死了吧?他們都是無辜的,包利到底在哪裡!」
「這個…艾斯巴古先生請你冷靜一點,太激動對你身體不好──」
「我才不管這些,快告訴我包利人呢?」
「我不知道哪個包利,請您冷靜一點,不然──」
「我說了我不咳咳咳咳咳…」一陣激烈咳嗽之後,醫生終於救回自己的醫生袍免於被扯破,叫來護士協助並重新調整好與病人間距離與儀容之後,醫生才對護士下達指令:「等下在他的點滴裡加5mg的鎮定劑讓他放鬆!手勁真不是普通的大…」
「不要,把這些東西都給我拆掉,我要去找包利!」
「請你冷靜!艾斯巴古先生,」醫生又驚又怕的往後退,只有幾個經驗老到的護士上前按住艾斯巴古。「都已經這樣了還不知道休息,也難怪你會過勞,其實你原本的傷勢並不嚴重,但你的身體太過疲勞才會這樣睡了整整三天,無論如何,請你不要再隨便亂來了!」

隔天,水之諸神退去,避難所的人各自回家去打理,原本艾斯巴古想趁亂溜走,卻不慎被眼尖的護士長制伏,儘管心急如焚,但現在他也只能繼續乖乖待在避難所裡當個配合的病人(因為護士長威脅他要是敢亂跑,就準備馬上被關回醫院的加護病房)這時,倒有意想不到的訪客上門了──

「呃…你好,艾斯巴古…我們聽說你好像發生了點意外…」
「所以就想來看看你好一點沒──哦對了,這是一點心意…」
「嗯嘛,好多了,謝謝,不好意思讓兩位費心。」艾斯巴古作夢也沒夢到居然是反對整合的船廠老闆會來探病,因為之前會議不歡而散被避不見面,一時間還真不曉得該說什麼,看這兩人也是滿臉尷尬,於是艾斯巴古只好轉移焦點:「島上還好嗎?這次水之諸神嚴不厭重?」
兩人互看一眼後便說:「我們就是想跟你談這個…」

水之諸神沖毀了這兩家鄰近船廠的吊具跟船台,但他們缺乏足夠資金購置昂貴的大型機具,甚至連重新搭建船台的成本都可能讓他們倒閉,他們也不諱言原本想找另外兩家老闆商量租用場地跟設備,但沒人知道那兩家老闆躲去哪避風頭了──最近有不少船工被這兩家老闆無預警解雇,大概怕被挾怨報復才趁水之諸神一陣混亂離開──所以只好改變心意加入整合。

沒想到事情的轉機居然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看來整合終於有望了,艾斯巴古為了盡快促成這件事,便請兩人盡速將其他三家老闆找來,當天,卡雷拉公司就在避難所成立,由艾斯巴古擔任社長,也當場就分派了很多工作下去執行,但沒有人能像包利一樣快速理解艾斯巴古的指令,艾斯巴古只好私下拜託一組人馬去找包利來幫忙,才終於鬆一口氣發現他只是倒在酒館外頭而不是遭遇不測。

「他不敢來?」
「是,他說他弄傷艾斯巴古先生,沒有臉再來見您,但他會去幫忙搭建新型船塢,請艾斯巴古先生放心。」

兩天後艾斯巴古才被醫生戰戰兢兢的批准出院,一回家,家裡東西是都被打理得好好的,但包利的個人物品卻不在了;去工地視察的時候,也發現前一秒遠遠還看得到人的包利,下一秒突然不見,雖然艾斯巴古認為有必要找包利來好好解釋一番,但現場卻有太多事務等著他發落,他只好暫時由著那個傻小子去。

一個月後,艾斯巴古終於在市長的引薦下,與政府部門談成了第一批新型軍艦委託案,手上握著契約書的艾斯巴古,內心的激動不在話下,他手上終於確實掌握到了水之七島的希望,而他更沒料到的是,他計畫的下一步,居然也提前來到:
「那個,艾斯巴古啊,」正要一同搭車回去水之七島的市長突然開口。「我想知道,你對擔任我們水之七島的市長有沒有興趣?」
「市長您這話是…」
「我明年就要退任了,我覺得可以把水之七島託付給你。」
「市長太抬舉我了,而且市長應該是大家投票選出來的。」
「是,我知道,但你都可以挽救這個島原本日漸低迷的造船業了,我認為你應該也能將水之七島帶往一個更好的未來,只是要同時經營規模這麼大的公司和管理島上的大小事會相當費神,所以我才想先確定你有沒有興趣,若你願意擔負這個重責大任的話,我想下次市長選舉我要推薦你成為候選人…如何?」
「我──」
「嗚哇哇哇哇咖啡灑出來燙死啦!」艾斯巴古才要回答時,一個戴面具的男子突然大叫打斷了談話。「長官對不起,我再給您換一杯。」
那名男子似乎也對自己只因為被咖啡燙到就大叫感到不好意思,很快就背過身去轉移話題:「喂我問你,那邊那兩個是誰?」
「報告長官,那邊那兩位是水之七島的市長跟一家名為卡雷拉的造船公司代表,似乎是希望能替政府打造新型軍艦。」
「去,不過是一個小島的市長也敢看我笑話──欸,等等,你說他們從水之七島來?」
「報告長官是。」
「哦…」男子一邊低頭思索著一邊往本島建物門口走去。
「報告長官…」──「啊?噢…哇哇哇哇咖啡燙死啦!」──「…小心。」

等到男子灰頭土臉的走進辦公室,他先是拍了拍在這政府機關裡顯得很不搭嘎的一頭溫馴大象的頭,才坐到辦公桌前喃喃自語起來:「水之七島…卡雷拉…」

爾後不久,男子拿起了電話蟲:「喂老爸,是我,我想借你幾個部下用用…」

     ☆     ☆     ☆

卡雷拉公司成立到現在一個半月,所有的改建工程都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兩周前艾斯巴古先生帶回了政府的契約書,要大家準備打造能容納五千人的新型軍艦,水之七島紀錄上打造過最大的帆船最多只能容納五百人,軍艦還得載砲台呢!這的確如艾斯巴古先生所預料是能讓所有人都吃飽的大案子,說不定還得再增加人手才行。

但包利卻打算,在公司開始做人力編制之前,就離開,從此安份的擔任海上列車的定檢員就好。

原本決心一輩子跟隨艾斯巴古的人,如今卻連接近他身邊都不敢,這在包利自己想來都覺得可笑,但在遇襲當晚所發生的致命攻擊,凶器居然是自己的繩刀,讓包利久久無法原諒自己的疏失,而且在一開始使用繩索的時候,他就跟艾斯巴古先生約定過了,如果他的絕技傷到了不該傷害的人就不許再使用,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自己傷害了最尊敬的艾斯巴古先生。

從那時起,包利開始酗酒,也變得不修邊幅起來,甚至還沾染了一些不好的習慣:賭牌,但他賭運不太好,十賭九輸,少有的一點積蓄也都快輸光了,他仍然執迷不悟的泡在酒館裡。

這天晚上,包利又在酒館喝到酩酊大醉,突然有個人走過來在他面前晃了晃一副樸克牌,說:「要不要賭一把?」
「啊?好呀,隨便…」原本包利還不以為意,直到對方在他對面坐下,他才驚覺:「艾、艾斯巴古先生?!」馬上嚇得想站起來逃跑,但艾斯巴古卻喝止他:「坐下!牌都發了,這一手你不玩完就算我贏。」

包利什麼時候膽敢違抗過艾斯巴古先生的命令,只得依言坐下。

「包利──」
「艾斯巴古先生對不起!」又自責起來。「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有注意到的話,您就不會受那麼重的傷──」
「好了!」要是不趕快打斷又是沒完沒了的道歉。「我受傷根本就不是你的責任──」
「可是、可是,是我的繩刀刺傷了艾斯巴古先生,按照我們的約定,我不能再用繩子…」
「嗯嘛…」艾斯巴古看著哭喪著臉懊惱的包利,竟然不自禁的笑出來:不管外表如何變化,內心總還像個大孩子一樣率真。「呵,應該說好險你刺傷的是我,要是傷到別人的話我們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
「其實那天我受的傷並不嚴重,這是醫生說的,說是因為我之前太疲勞了,才會一口氣睡了三天。」
「……」
「包利,來參加徵選吧,下禮拜我們要開始招人了,人力的編制我差不多都想好了,不過一旦開始做工,還會有很多需要調整的地方,要是沒有你幫忙的話,只怕我又要過勞了。」
「……」

溫情喊話竟然沒用,不過艾斯巴古也算了解包利的個性,於是他逕自將兩人的牌都攤開,說:「我贏了,葫蘆對順子,下禮拜記得拿錢到公司來還我。」

〈卡雷拉公司對外公開徵選當天〉

徵選會盛況空前,因為船廠可以做的工作很多,為了加快面試的過程,改由應徵者自己當場操作提交成品給初審的面試官判斷(初審由當初五家船廠老闆擔任面試官)最後才由艾斯巴古決定是否雇請。

「下一位!」
「我叫戴魯斯通,專長是船帆裁縫。」帥氣的攤開一整塊亞麻帆布,卻不慎蓋到面試官那排,頓時惹得哄堂大笑,但很快的訕笑聲就變成驚呼聲,憑著精湛熟練的技術,一張縫製好標準帆船的主帆就出現在會場了。
「很好,謝謝你,請靜候我們的通知…下一位,啊是包利啊。」
「呃我、我只是來還錢給艾斯巴古先生…」本來只是擠在人群中的包利,不知道被誰推了一把,給推進會場裡了。
「是包利耶,他也來啦…」坐在面試官後排的現役船工好幾個開始拱著包利表演。「欸包利,快露一手吧,好久沒看到囉!」、「對啊對啊包利,快秀一下啊…」
包利頓時面臨進退兩難的窘境,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要實際示範,而從那天以後他身上就沒在帶著繩子了。
「包利、包利、包利…」、「快啊,包利!」
「我沒有…」突然間,有捆繩索不曉得打哪飛來,落在包利腳邊,包利拿起來後才發現,其實艾斯巴古正站在對面,對著自己微笑並點頭。

「我叫包利,專長是使用索具!」包利握緊了繩子,一個拋物線便將一排原木綑好並飛移了30公尺遠,周圍開始響起熱烈的掌聲。

當天傍晚,艾斯巴古因為要開始想軍艦組裝的問題而提早回辦公室,包利倒是代替他留了下來看完了整場的徵選。

「好,那我想這應該是最後一位了,下一位!」
「我叫哈德利,他叫羅布˙路基,他的專長是鋸木…」

 

 

〈後記〉

嚴重的爆字數,本周的我超級長舌,快給我果菜汁!←崩潰中

我自己喜歡的是眼神渙散還失焦的可可羅小姐、給面試官蓋布袋的戴魯斯通、被艾斯巴古的手勁給嚇個半死的不知名醫生還有晚一步提醒面具男小心撞牆灑咖啡的海兵XDDD我原本還有想寫贊拜跟方塊姊妹花的面試過程,但字數就會爆得更嚴重而作罷。

我有發現一個從第一回以來可能的bug,但寫到現在這樣已經無法改了(淚)希望快的話,下一回完結,不快的話,兩回,超快的話,就腰斬吧←喂!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鮫太
  • 路基...!!! 路基出現了是否代表劇情正在往一個糾結複雜的位置走呢?////
    艾斯巴古的情緒顯現了/// 但是真的是往好的方面走呢感覺上!:)
    包利so Cute還是一如往常真是個大孩子///
    斯潘達姆的出現也是如此讓人驚訝而又不唐突/// 好期待下一篇///
    阿冷桑更新的速度也真的非常快又有效率而且十足精美///

    有關阿冷桑竟垂愛於敝人那不成才不爭氣又丟人的文章...
    實在讓敝人感到太羞赧了///
    非常感謝阿冷桑不嫌棄/// 想來應該是...不會就這麼丟著,後面並不算長
    考期過後應該是能夠完成的:) 真的非常感謝///
    DB坑不慎墜入真是太丟人了>///<"
    童年什麼的現在才開始回萌實在是慢太多了呢orz
  • 是的,我要致力於讓一切變得扭曲、扭曲、再扭曲,就像擰毛巾一樣←喂!
    我好開心,鮫太君看出來了,看出來了艾斯巴古的情緒跟前兩回不一樣,我好開心啊嗚…不,我沒有流淚,我只是…(佛朗基式摀臉)
    角色多起來了感覺比較有變化,包利誠然是個亮點,但不諱言盡描寫他跟市長我也快到極限了←沒梗的傢伙!
    若不是鮫太君跟須子君的支持鼓勵,我的動力目前應該還沉在海溝裡吧,雖然真的也很不好意思讓兩位看這麼悶又沒有爆點的文orz

    耶~謝謝鮫太君回應我的期待,請務必要讓我跟到結局:)

    我懂的,童年那時是年紀小,現在看才能一解一些長年來的疑問,是會寂寞一些,但是就因為是經典才能不朽,就回萌下去吧!

    阿冷 於 2012/03/28 23:13 回覆

  • 須子
  • 這篇開始節奏變快但是整個劇情緊湊也開始明朗化了呢!前兩篇的市長感覺不出在意包利的情緒,只當包利是計畫外的一個意外,直到這篇才看見艾斯巴古對於包利的關心,自己的得意技傷害到最重要的人想必包利真的是難受到了極點,但艾斯巴古還是拉這孩子回來看了好開心(笑
    為什麼我突然好期待某人的出現....!!!(欸你別)因為不管是誰的出現對於不管是艾斯巴古還是卡雷拉還是水都都是重要的轉折與改變,好喜歡阿冷寫的這幾篇的腦捕!!期待後續!!!
  • 沒錯,我把油門踩到底一路穿出隧道了←公共安全注意!
    太精確了!須子君太精準的說出了我想表達的東西,你會讀心術嗎?你會吧,不要再騙我了!
    但我擔心的是我讓某人出現,但他接下來可能形象會變糟…不過我還是會努力的←努力把人家形象搞砸嗎?

    真的很開心須子君賞識這篇,能夠忍受通篇都是這種無根據的東西,另外…嗯,有點久沒看到須子君的更新了,就是那個…有點想念…我知道我沒資格要求什麼,不過就是…那個…當然尊重須子君的時間安排,我只是…呃,你知道的(逃走)

    阿冷 於 2012/03/28 23: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