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這是一篇清水到可以讓國寶魚生活其中的腦補文,尋求刺激者真的不要挑戰自己!

 

 

 

艾斯巴古先生就任市長才不過三個月,就已經讓整個水之七島又重現過往繁盛的風貌,但光是島上經濟有起色還不夠讓艾斯巴古先生停下腳步,他緊接著又向市議會提出大型公共建設的企劃案。

企劃案的名稱聽來非常簡單叫「市景改造計畫」,對外發布的新聞稿只簡單描述計畫將位於七座島輻軸中心點的市府所在地改建成大型噴水池美化市容,並在島外圍約略等距的立起卡雷拉公司的船塢大門以疏通來此尋求船廠服務的船隻,但只要詳細了解企畫的內容就會發現,其所能造就的效益遠超過名稱字面的意思。

大型噴水池是為了將水路交通引入都心所必備的設施,島的外圍因為面海所以容易淹水,使用水路對沿海地區市民來說比較方便,但一靠近市中心就必須更換交通方式,因此島與島間若要快速往來反而必須繞遠路,間接阻礙了島內貿易的熱絡程度,艾斯巴古先生為此希望在主要的交通要道上以水路全面替代陸路,因為水運的負載量較大,如果能在輻軸中心建造高聳的噴水池以做出順流的水路就能改善水運速度慢的缺陷;另外大型噴水池所蓄存的大量水體,其浮力能讓未來預計緊臨噴水池呈階梯狀排列的住宅區再蓋高至少三到五樓(過去為了避免加速地基下陷,都心只有平房構造的住宅)都心所能容納的人口數便能增加,讓沿海地區市民可以遷入較少受災的都心生活,出入則依賴以水為動力的升降梯構造,可以迅速穿梭在不同高度的區域。

與噴水池一樣是水之七島地標的船塢大門除了疏通船隻之外,還負有防禦外敵的重責,艾斯巴古先生已在卡雷拉的會議中透露他預計再不久對政府的承包量就會瀕臨飽和,要維持島上的經濟就必須開始「來者不拒」──也就是必須再度與海賊做生意,在島外圍等距立起船塢大門就是為了讓各船塢之間能盡快互相支援。最後,大型建設工程無庸置疑的就是可以拯救失業率,並且在完成後,還可能可以帶動觀光業的發展。

這就是艾斯巴古先生一貫的風格。

跟著艾斯巴古先生工作邁入第五年的包利再清楚不過,艾斯巴古先生就是可以在看似簡單的計畫裡精心安排各種成效。儘管通常比別人更早知道艾斯巴古先生下一步的計畫,但幾乎每一次都只是比別人早驚訝而已,包利想不出任何理由不去崇拜艾斯巴古先生,他從未令人失望過,像擁有某種特殊魔力能讓任何難題看來都很好解決……

到底該如何趕上艾斯巴古先生?包利在驕傲自己有個這麼令人尊敬的師父的同時也不停努力的尋求自我突破。
「艾斯巴古先生早安,我可以跟您討論一下改造計畫的內容嗎?」大清早便衝進市長辦公室的包利,拿著厚厚一疊企劃書快步走向才在調整領帶的艾斯巴古。「我發現廢船島那邊好像沒有規劃,請問是打算維持原樣嗎?」
「呃…嗯,」聽到廢船島這三個字的時候,艾斯巴古不自然的頓了一下。「我請防災小組調出了近十年水之諸神的報告,發現廢船島那邊通常是受災最嚴重的地方,就算將廢船島劃入改造區,新建物可能也撐不了一年,我目前是打算留著那塊地方充當防波堤兼垃圾掩埋場之用,等噴水池和船塢大門蓋起來,就能擋住廢船島,觀光客無論搭船還是搭車都不太會看到。」
「原來如此,我研究了一個晚上發現只有這個地方沒有造景工程覺得有點奇怪,所以才想來問問艾斯巴古先生。」
「原來你研究了一個晚上啊咕嚕嚕,怪不得看起來比平常更邋遢。」
「你說什麼!」氣呼呼的回頭,卻馬上紅了臉,破口大罵:「你、你你,我跟你說過幾次了卡莉法,別穿那麼短的裙子!大腿露出這麼一大截,太不檢點了吧!」
「呵呵,」名喚卡莉法的妙齡女子推著眼鏡,不以為意的笑了兩聲作為回應,便轉頭對上司報告:「艾斯巴古先生,雜誌社的記者已經到了,目前正在會客室等候。」
「居然無視我卡莉法妳這傢伙──」
「好了好了,包利,你不要看不就好了,我們卡雷拉公司沒有制服啊,要穿什麼都是個人的自由,你也別為難卡莉法了。」
「咕~都幾歲的人了為一點小事就大呼小叫,難看死了…」
「混蛋路基你說什麼──」
「包利你冷靜點,那是哈德利──」
「我才不管,卡古你讓開我要揍他!」

背枕著這朝氣蓬勃的喧鬧聲,艾斯巴古在秘書的陪伴下微笑著走向會客室,他過去一度有點排斥採訪,但自從他發現比起市府公告跟報紙,雜誌報導有時能更快散布消息,甚至能打廣告到其他鄰近島嶼,權衡後他認為偶爾犧牲一點個人情報也無妨。

「各位早。」
「啊啊艾斯巴古先生,謝謝您願意接受我們採訪,為了不耽擱您的時間我們趕緊開始吧…」

這次的採訪主題是最佳黃金單身漢,略帶自傳性質的報導,條件是必須在引文中帶入市景改造計畫的中心思想,並以艾斯巴古受訪的稿費交換免費在雜誌中安插市府夾頁廣告。採訪兩個小時,漫無邊際的回答了一堆浮泛問題,幸好卡莉法有要求文章必須由他們這邊也過稿才能刊出,方才有個問題險些讓艾斯巴古也說溜嘴。

『想請問艾斯巴古先生像您感情這麼內斂的人,碰到心儀的對象通常會有什麼表現呢?』

這個問題艾斯巴古差點就說實話了:完全失去耐性以及無法控制自己。

三個月前他才發現,有些情緒一定要見到本人才會爆發,在見到「他」之前,艾斯巴古原本還很冷靜的在盤算要如何讓對方順他的意,帶著設計圖離開這裡,但一見了面就又吵了起來,儘管曾對他滿心愧歉,但一看到對方就莫名其妙滿肚子氣,又開始那一套「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的言語刺激,直到設計圖一交出去、一說了往後不會再見面、一背對著他,突然之間,情緒就跟淚水一起潰堤了。

他真的無法解釋自己那時的反應,不消說他也很久沒有這麼激動的哭過,現在回想起來腦袋還是會發脹發熱。

艾斯巴古人生中第一次,因為那個傢伙而對自己感到丟臉;也是第一次,因為那個傢伙跟自己唱反調而事後竟感到有一點開心,當那個直腸子的傢伙一口回絕:『我不會離開這座島,我有我的做法,你的話我死也不會聽!』自己很難得的,只是薄弱的吼他聽話,卻沒有拿大榔頭把他搥飛。

就也只能隨著他去了,還能怎麼辦呢?失而復得的祕密盟軍,或許人在看得到的地方自己還是會比較安心吧,雖然不會再正式碰面了……

「艾斯巴古先生採訪辛苦您了,下午兩點要舉行市景改造計畫的公聽會,書面資料已經在您桌上了,若還有任何需要都請吩咐。」
「…好的,謝謝你,卡莉法。」

揉了揉太陽穴提振精神,他、這個島跟大家,還有很多事得忙呢。

     ☆     ☆     ☆

一群造型一致又怪異的吊帶褲男集合在海角一棟奇形怪狀的房子前,鼓譟著一個名字:「佛朗基!佛朗基!佛朗基…」

而後大門開啟,出來了一個只穿條泳褲、頗有妨害風化之嫌的男子,但他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高昂的飛機頭跟三個尖銳下巴,而是他尺寸異於常人的巨大雙手。他一現身,就引起熱烈歡呼。

「好!」跟在他身後的兩名女子一左一右站好,三人同步擺出招牌動作:「我宣佈佛朗基一家在此成立!」

這群人高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歡呼,氣氛簡直亢奮到最高點,他們這群無法融入社會的邊緣人終於有了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一切都要歸功於他們的大哥佛朗基。說起來以前根本也沒聽過他這號人物,這個渾身是謎的男子就是突然出現在後街,以他招搖的外型、鐵打的身體跟高強的實力迅速成為霸主,然後陸陸續續的,他的手下敗降一個接一個歸入他麾下,他也無條件收留了很多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約略經歷了三個月的時光終於以他的名號成立並打造了佛朗基一家。

佛朗基大哥幾乎沒有問過他們任何人過去的事情,只是組織並領導他們以解體商的名號謀生路,他教導他們如何在廢船島那邊尋找還能用的木材賣錢,利用撿回來的廢鐵改造成武器趕跑任何瞧不起他們的人,最重要的是,他讓他們感覺自己還有價值、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就算日子不好過,也總有人接納自己、與自己共患難,換作從前這些東西他們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而他們有所不知的是他們的大哥佛朗基,過去也曾被人收留過,所以他不用問就能了解流離失所的痛苦;他曉得他們並不是如社會所評價的沒用的廢物,只是缺乏尋找另一條生路的勇氣和自信;曾嚐盡孤單滋味的人才會明瞭,名為「夥伴」的真誠牽絆多麼重要,於是他與他們為伍,讓自己成為他們的歸屬,就像以前恩師照顧自己一樣。

他看著眼前一個個手舞足蹈的小弟,頓時很多畫面掠過他心頭,像是看到很多個過去的自己,因為有了家跟家人喜極而泣……

「哈你們這些個傻蛋…欸咦大哥怎麼了?」總是隨侍在側的兩個好妹妹,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比任何人都能敏銳察覺自己的情緒。「是贊拜他們太亂來了嗎?還是我叫他們──」
「不是,沒什麼,我要去補充可樂,你們繼續喝。」

從後門離開的佛朗基,在房子外待了一陣子確定裡頭喧鬧聲沒斷才放心的離開,其實他根本不需要補充可樂,雖然現在來一罐振奮他的心情可能也不錯,但他還是選擇散步沉澱腦海裡剛想起的某個畫面。

那個畫面發生在三個月前他剛回來島上不久的時候,他原本沒打算再見面的故人不乾不脆的跑來找他,故人不愧是故人,相處模式即使久別也沒什麼改變,談話是一句都不投機,不出五句就吵起架來,但不知為何,當終於能重新坐下來講正經事,對方卻突然就拿出了老師的遺物,命令自己帶著遺物離開好不容易才回來的這座島,開玩笑,他當他是誰啊!

他尤其不爽對方一臉就是準備壯烈犧牲的樣子,跟害死老師的兇手同流合污還好意思對自己頤指氣使,果然自己這一輩子都無法搞懂那個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只是,看到對方邊落淚邊用壓抑的聲音說出對於自己還活著的感想時,自己也傻住了。

他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不希望對方因為自己而露出這種表情,他自知曾經深深傷過對方一次,這份債他都還沒還,所以他不想要對方再來擔心自己,他只好逼他生氣,表明自己不會採納他的提議,既然對方可以去成立公司還選上市長,他自然也能組個自己的集團。他才不想管對方同不同意,反正他要留在這裡,他知道像對方那種溫吞的人一旦碰上了什麼事情,才不可能有辦法像他一樣反擊,所以他要留在就近可以監視得到對方跟政府的地方,用自己的方式保護這個島。

就從此時此刻開始。

     ☆     ☆     ☆

自從決定更換搜查方向到調查船廠也一陣子了,但卻沒什麼實質的進展,就連只是臥底偽裝勉強學的造船技術、行程規劃能力、經營收益策略都進步的比搜查快。

最近查到最可能是目標的一則情報是從卡雷拉其他船匠口中問到的:三年多前,大概就在他們來這個島臥底前不久,有兩個大船廠的老闆突然就從島上人間蒸發,他們在這條線索上追了很久,探聽到眾說紛紜的理由,最後才發現不過是因為他們欠了背後有海賊撐腰的貸款機構鉅款卻付不出利息,為了躲債才跑路,但才出海不久就在鄰近的島嶼被海賊逮住,當然下場是死無全屍,他們沒一個人,包含海賊在內,知道有古代兵器設計圖的存在,可能連這冥王這兩個字都沒聽過。

追查至此線索又斷了,他們四人當下就滅了那個海賊團,反正基於法律,這些海賊也不該存在,只是一切又必須重頭來過這一點,就算是經過嚴格訓練而心如止水的他們,還是免不了心浮氣躁。

偶爾趁卡雷拉休假而回司法島回報任務進度,看到其他同單位的同事可以被指派一些對彰顯正義能夠立即見效的任務,就更讓他們心煩,這導致了路基只要一回司法島就會刻意以輕視不屑的態度對賈布拉,以換取一場他穩贏的比鬥;卡古會更像個老頭子三不五時就跑去瀑布旁打坐冥想;卡莉法則將自己的宿舍打掃到會反光,並且把政府發行的機關讀物研究得更透徹,比方說防治職場性騷擾手冊……四人之中唯一在臥底任務前後行為沒有太大變化的人只有布魯諾,畢竟他的臥底身分是酒館老闆,平時還能聽聽八卦打發無聊,但也有可能只是因為他原本個性就慢條斯理,就算真有什麼改變也會比其他人更晚表現出來吧。

在這種任務進度僵滯的時刻,好在今天晚上還有節目可以解悶:要在卡雷拉總部舉行船塢大門落成的慶功宴兼包利的慶生會,另一層面也算慶祝市景改造計畫進行得很順利,幾乎所有預計成果都績效良好,現在只剩下開放讓廢船島的居民申請遷入都心的國宅,為了這空前的成功,艾斯巴古先生自掏腰包辦了這場大型的慶祝活動,關於包利的部分是驚喜,提前舉行還用慶功宴當幌子,就是怕給那容易害躁的小子發現(艾斯巴古先生有天還特意避開幾乎每天都跟進跟出的包利拜託路基,要是當場包利想逃走的話,就請幫忙把他逮回來)

在路基眼中,包利是個有趣的老百姓,他對一些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反應程度之大幾乎蔚為奇觀,特別是女性穿著暴露這點,叫人不免懷疑他的成長背景,之前還因為他實在太常在船廠大吼大叫,外人還誤會他是不是跟誰不合(路基後來分析認為他應該是想吼卡莉法,但又不敢瞄她,所以才會眼睛看著旁邊的人大罵)為平息謠言艾斯巴古先生不得已只好依卡莉法的建議,提撥部分公款讓船匠們去大眾澡堂洗澡做為公司福利,並對外顯示船匠間的相處和氣融洽,只是那傢伙仍然藉故推託,但大吼大叫的情況倒是收斂了不少。

總之,為了預防要角逃跑的請託,原本排休的路基早早就到了總部,想徹底鎖定目標人物,其實這傢伙一點也不難找,他會在的地方大多很固定,上班時間就是一號船塢或艾斯巴古先生的辦公室兩邊跑(下班後就是酒館跟住家)他現在人就在艾斯巴古先生辦公室認真的幫忙整理著什麼文件,艾斯巴古先生有說他下午要跟議員開會所以人不在,看來他還考慮很周全的先吩咐了事情讓包利直接工作到開慶功宴的時候。

路基不發一點聲響的繞到包利背後,發現那些文件看起來像舊的戶籍謄本,包利把它們按照地址擱在廢船島的大比例尺地圖上,路基原本不以為意的瀏覽著,直到他看到兩個名字被分在同一區才不慎踩到圖紙發出聲響。

「嗚哇…原來是路基,你幹嘛,進來也不會講一聲哦。」
路基抓起了另一疊紙比對了一下,還沒開口,包利就警告兼講解的說了起來:「欸我分了很久你別給我弄亂了,這些是開放申請都心國宅要用的,艾斯巴古先生說為了避免投機炒作要排優先順序,順便要做人口普查…啊,這些剛好是你手上那一疊的,拿去。」

路基沉默的接下文件,非常肯定他眼前就是古代兵器設計圖下落的確實線索。

 

 

 

 

〈後記〉

首先,要先向擔任鷹眼配音員的青野武先生致意,謝謝您曾帶給我們這麼棒的演出,請一路好走<(_ _)>

我對聲優並沒有多少研究,今天看到新聞的時候才知道青野武先生辭世的消息,原本一開始我知道的是青野武先生曾配過小丸子的爺爺,接著看到鷹眼出現的時候我傻住了,然後再看到比克大魔王真把我擊沉了,讓我確確實實的再次感受到專業配音員的實力,能夠執業50年果然不是蓋的!

好,現在繞回來相形之下一點也不重要的本文←意指若沒有時間以下請跳過。

本周的我依舊長舌,現在正在擔心最終回會不會沒梗撐不起篇幅…本回最痛苦的地方在於要如何顯出市長足智多謀,但另一方面又不能讓搜查不順利的路基他們感覺起來很遜,所以才會長舌成這樣。本回我自己最喜歡的部分是因為被分配了臥底任務而鬱悶的四人組還有包利那又吵鬧又害羞的矛盾個性XDD

我發現了文的第二個bug,不過一切等到總後記再說吧,我現在完全沒有腦力改(倒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須子
  • 看到這篇再度對於阿冷對細節事物如此詳細有調理而感到佩服,因為這同時也是我最難做到的一點(抹臉)特別喜歡這篇裡描寫到佛朗基和艾斯巴古兩人見過面後心裡的顧慮與情緒,因為在乎對方所以要對方留在自己身邊就近監視,即使無法見面無法給對方好臉色,但只要知道對方平安無事就好,這種感情好喜歡啊(噴淚)
    在水七和CP9同人文里我尤其愛看日常生活的描寫vvvvvv路奇回了基地就故意挑釁賈布拉找對方打架這點好可愛(爆笑)
    然後路奇奉艾斯巴古的命令盯住包利,不知為何腦袋裡又響起"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鎖定你~~~"......抱歉離題了(跪坐)總之阿冷要讓我對腦補滿足了真是太開心了!!謝謝阿冷血出如此美好的惱補(你到底要說幾次
  • 生活軼事真的是扭轉沉悶氣氛的好題材,我有試著揣測他們幾個人可能的嗜好,不過再寫下去就爆字數了,所以就…(聳肩)
    畢竟是貓科,無法坦率地找犬科玩,而且就算只是自己無聊,不管怎麼樣都還是要把狗踩在腳底下感覺會比較像貓科,幸好狗比較好挑釁←你當心被動物保護協會提告!

    須子君的聯想力太有趣了XDDDD那首歌也是一秒就爆笑配那兩人剛好,那就讓這首歌成為他們的主題曲吧←喂!

    該說感謝的應該是我,如果沒有認識須子君跟鮫太君的話我可能根本不會回萌W7篇或是寫這系列,都要多虧了兩位精美的傑作<(_ _)>

    阿冷 於 2012/04/11 2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