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其實都最終回了,也沒什麼好留意了XD

 

 

實在很難想像,一個沒有背景的普通人對於保密──特別是針對一個能夠影響全世界的祕密──竟可以做到這種幾乎滴水不漏的程度。

要不是路基那天正好看到艾斯巴古跟湯姆的戶籍謄本被歸在同一區,單從任一方的任何資訊都不足以將他們連結在一起,卡古為了保險起見還去核對了卡迪˙佛蘭姆的戶籍謄本,發現三人登記的住址都是相同的,而且更驚人的是,卡莉法隨後不久也找到了六年多前在水之七島司法船遭襲擊一案的庭訊紀錄,因為裁定不起訴就結案,被歸類為簡易案件而未被注意,但其實隨船的書記官當時就記下了由CP5人員逮捕了三名主要嫌疑犯:湯姆、卡迪˙佛蘭姆跟艾斯巴古!

此案件在問訊不久後湯姆即主動認罪,法官也接納了湯姆的認罪協商,讓卡迪˙佛蘭姆跟艾斯巴古當庭獲釋,知道這個資訊的四人立刻針對艾斯巴古展開緊密的跟監調查:由卡莉法掌握其正式行程,路基、卡古跟布魯諾則分別在卡雷拉及酒館做定點監視,並且向地方耆老打聽情報,打聽艾斯巴古崛起前的情報,只可惜他們所能追朔到最早的消息都是在海上列車開通那一兩年,就算是跟艾斯巴古頗有交情的老一輩船匠也都不很清楚艾斯巴古哪裡出身,只對於他擁有獨樹一格的造船技術印象深刻。

「那看來就是了…」連一向謹慎的卡古也做出了結論,越調查就越發現,一切的一切都讓艾斯巴古看起來跟湯姆──也就是據信上一個持有古代兵器設計圖的人──關聯更密切:如果他在四處去船廠接單之前都一直待在廢船島,那過去沒什麼人看過他就也合理;而且若他是跟著被眾人唾棄的罪犯湯姆學習造船,他會擁有與眾不同的技藝就說得過去。

一個巧合可能是巧合,但兩個絕對不是。

目前棘手的部分在於,艾斯巴古當選市長這三年來政績太過輝煌,沒有市民不愛戴他,就連世界政府與卡雷拉公司有業務接洽的部門長官對艾斯巴古的評價也相當高,無論是做為一個領導者或是政府的盟友來說,他的資歷都無懈可擊,卡莉法曾試圖申請翻案過去的判決將艾斯巴古帶往司法島質詢,裁判所卻以超過時限且當時事件之物證因過於危險而銷毀無法重啟調查為由駁回。

只是這對CP9的特務人員來說仍不構成免責的充分理由,在他們的標準裡只要是妨礙世界政府的人即為罪犯,以六年多前魚人湯姆的例子來說,他隱匿並謊報古代兵器設計圖的存在,阻礙世界政府取得維護正義並帶來和平的力量,更是罪無可赦的重刑犯。

這次,絕不會讓任何犯罪者逃掉。黑暗正義絕對的執法者一邊想著,眼睛一邊狠狠盯著底下街道的兩個身影。

「艾斯巴古先生,」這聲音出自卡雷拉公司一號船塢的工頭,跟自己臥底身分有相同職銜的包利,這個人的身家背景沒有問題,其住所也已經搜索過,但除了大量的雪茄、酒跟繩索的半成品外沒有任何特殊發現,島上很多人及他自己本人都證實是艾斯巴古的頭號學徒,但從艾斯巴古那邊卻沒有得到針對此事的印證。從相處方式判斷,艾斯巴古對待包利與其他船匠並無二致,這兩人接觸比例高於其他人主要是起因於包利對船廠的任何事務都積極參與──「上次說的組維修團到司法島替軍艦檢修,我有想到幾組人員編制希望可以跟您討論看看。」──誇張的積極。
「嗯嘛,包利,現在是下班時間,」艾斯巴古帶著玩笑口氣說:「雖然你從來不申請要加班費,但卡莉法警告說要是哪天被勞工局查到,就得吃罰單了。」

就連監視著兩人的正義使者也希望包利趕快回家,一方面是因為人在獨處的時候才容易露出馬腳,一方面則是以他個人而言很不喜歡看到包利總在艾斯巴古這罪犯身邊打轉,近墨者黑。

「呃…艾斯巴古先生對不起──」
「呦,是誰說什麼人來著?」包利才在道歉的時候,暗巷就傳來不友善的招呼。「是艾斯巴古嗎?是我們水之七島偉大的市長大人嗎?希望不是,我們這寒酸的地方可不適合招待市長大人啊。」
「誰!──艾斯巴古先生請退後──給我滾出來!」
「這裡開始就是我們佛朗基一家的地盤,」對方拔刀。「小哥你又是混哪個道上的啊?」
「什麼佛朗基一家,」包利也掏出繩索。「還不都是些地痞而已,我警告你們──」
「幹什麼吵吵鬧鬧的!難得我剛補充可樂心情好,你們在搞什麼,贊拜?」
「大哥,沒什麼,只是歡迎客人…」
置身高處的執法人員看到被稱為大哥的男子抬起墨鏡隨意看了兩眼包利他們的方向,原本劍弩拔張的氣氛,卻因為兩邊頭頭不約而同的轉身而頓時煙消雲散。
「包利算了,我們走吧。」──「去,老子看到船匠就掃興,欸-都回去了!」

一場衝突就這樣突兀的和平落幕,跟監者憑著身為諜報人員的直覺打了通電話:「喂,替我調查一個人的底細……」

     ★     ★     ★

沒想到只是去補充個可樂也會跟那傢伙狹路相逢,害自己今晚的心情又悶了起來,只好支開其他小弟一個人去秘密基地解悶。

想想離上次見面也已經兩年多了,這兩年來就跟那傢伙講的一樣,沒再見過面,頑固腦袋出的主意果然說一就是一,雖然他倒也不是真的想跟那傢伙見面話家常什麼的,但他就是莫名覺得嘔氣,看那個傢伙像剛才那樣硬裝不認識掉頭離開,有那麼一瞬間彷彿在對方背影看到了過去在老師身上的重擔,就算看到有人護著那傢伙,還是讓他不痛快。

佛朗基拿出了真正的冥王設計圖,他發現只要手指撫著老師的署名就能讓自己的煩躁平靜下來,現在他也只剩這個東西可以用來懷念老師(為了避免連累底下的小弟小妹,只好砌一道牆將過去的湯姆造船工作室擋起來,所以現在唯一隨時隨身與老師相關的物件就只剩寫有老師親筆簽名的設計圖了,他有時候也不免覺得諷刺,世人不停尋求爭奪的兵器設計圖,在他佛朗基的眼中還不比老師的簽名有價值)

但這麼做也有風險,最近每當他看著設計圖,他的腦子就會不停勾勒著夢想的細節──能夠橫越每一片大海的夢想之船,這令他痛苦,因為過去犯下的錯誤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再造船,但越是禁止自己想,念頭就越揮之不去,一次一次掙扎徘徊在希望完成夢想以告老師在天之靈和害死老師的罪惡感之間。

佛朗基都沒發覺,其實他很不會說謊,連騙自己都很失敗,最好的證明就是他設立給底下的小弟小妹存錢的目標金額,正好就跟他打聽到的稀有木材寶樹亞當的黑市價格一模一樣。

真的要自私的把這筆錢拿來買亞當嗎?但幫著自己存錢的小弟小妹怎麼辦?那一大筆錢可以讓所有人下半輩子都有好日子可過;而且買到了又如何,如果不拿來造船,這麼好的木材在自己手上也不過是平白浪費掉,只是他真的很想要那木材,無論是以什麼方式,他都還是會想要追隨老師……

他又陷在無解的天人交戰中了,只有在這種時候,他羨慕著今晚讓他心情變糟的傢伙,可以一輩子問心無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嘖,不對不對不對,誰羨慕那個笨蛋巴古!」佛朗基猛甩頭,把設計圖收進自己身體,才又氣沖沖的走回自己蓋在海角的王國。

     ☆     ☆     ☆

昨天那場短暫會面後一整個晚上心緒不寧的艾斯巴古,草草結束了與工頭的晨間會議回到辦公室,好在今天政府突然緊急要求他們支援軍艦檢修,所以他就讓包利、露露還有戴魯斯通三人先去司法島應急,他才能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裡整理情緒。

雖然在同一個城鎮生活,偶遇是無可避免的事,但為了保護設計圖,艾斯巴古認為他們之間不要有任何接觸才是上策,而且自從他查覺到自己的感情之後,他就非常擔心有人會注意到他昨晚不自然的僵硬神情。

不過看到有人跟著那傢伙,而且那群人似乎還非常信賴他的樣子,就讓艾斯巴古稍微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畢竟那個傻蛋的身邊是不能沒人在的,他比誰都清楚這點,只是多少還是有點不是滋味,所以他很快的就喊著包利走人。

『扣扣。』敲門聲阻斷了艾斯巴古的思緒,是卡莉法推來了茶點跟飲料的餐車。「艾斯巴古先生打擾了,今天喝什麼好?」
「嗯嘛…咖啡好了,謝謝你。」托盤上明明就只有一個瓷壺,卻倒出了道地的咖啡,艾斯巴古對於秘書總能精確猜出他想喝什麼感到驚訝。
「不客氣,請問還需要什麼嗎,艾斯巴古先生?」
「呃…卡莉法,你知不知道有個叫佛朗基的──」艾斯巴古問題都還沒問完,就看到卡莉法翻開了隨身的筆記本,推著眼鏡念了起來:
「佛朗基一家的創立者,來歷不明,似乎不是島上出身,帶領著一批後方城鎮的地痞流氓,專營船隻解體,偶爾會兼差當賞金獵人,我們幾個比較靠近後街的船塢也會跟他們購買木材,木材的來源除了從廢船島回收之外,多半都是從被抓去領賞金的海賊團的海賊船上拆下來的。這一群人的特色是非常吵鬧,在後街佔地為王,但目前還沒有接到民眾報案被他們騷擾,雖然他們會損壞公物,不過好像也會主動修復被他們破壞的物品,以上,請問是否要禁止船匠跟他們買木材?」
聽著一長串的報告,艾斯巴古的心思卻繞在船隻解體那幾個字上,遲疑了好一陣子才回答:「不,不用,如果他們木材的來源合法,我們也沒有理由拒絕。」
「知道了…」卡莉法很快在自己筆記本記下上司的回應,然後闔起筆記本,表示以下的對談只是基於個人的好奇:「可以請問艾斯巴古先生為什麼會問到這個人嗎?」
「嗯嘛,我昨天和包利在街上遇到這群人,以前沒見過,所以想確定一下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好的。」卡莉法鞠躬後將餐車推走,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突然回頭:「啊抱歉,艾斯巴古先生,包利剛才有打來,他說需要維修的軍艦數量超過預期,可能今天一整天都得在司法島,但他跟露露還有戴魯斯通應該就可以處理,請您放心。」
「嗯哦…好,謝謝你。」
「那我回秘書室了,若有任何需要請再吩咐我。」

沒想到那個傢伙居然不再造船了,以前那個怎麼勸都不聽、只會悶著頭造戰艦的傢伙,現在成了拆船工嗎?艾斯巴古不禁為了只有他才了解的反差啞然失笑起來,這一點可以顯示出那個傢伙跟過去一樣:完全不了解湯姆老師才不可能因為他放棄造船而開心,那個傻子果然又在自以為是了…不過或許,自己也是一樣吧。

艾斯巴古走回了自己的臥室,盯著一張懸賞單看,這段時間以來他為了想知道這個惡魔之子的下落,幾乎是用盡所有手段,這個惡魔之子能夠成功躲過世界政府多年來的追緝,顯然是有有別於世界政府的勢力當她的靠山,總在四處橫行的海賊看來會是個有效的消息管道,但若有太多海軍會來這個島,恐怕會影響海賊來的意願,所以他才會想到讓船匠去司法島修船的主意,想分別從兩方面收集資訊,但目前為止沒有什麼成果就是了。

這天,當艾斯巴古還站在自己臥房內苦心思索著還有什麼辦法能夠找到這個會為世界帶來巨變的女子,卻未料命運的漣漪早已在遠方的砂礫大地緩緩擴散開來,很快就會將翻湧的狂潮捲向他和這個水之七島。長久揣測命運的人最無法料想到的,就是命運現身的方式竟能如此直接又出人意表──

「嗯嘛…卡利法?」
「是,已經都調查好了,草帽小子蒙其˙D˙魯夫,賞金獵人羅羅亞˙索隆跟妮可羅賓,三人通緝懸賞金總共兩億三千九百萬貝里。從東海出航的海賊團,總共有七個人,號稱草帽小子一行人。」

展卷,圖窮匕見。

 

 

 

〈後記〉

字數夭壽多的總後記隨後就來,這邊簡短的提一個東西,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懷疑:仿造的設計圖上幹嘛還要有署名這點,沒有署名的話不就不會露出馬腳了嗎?但後來想想設計圖事關重大會牽連很多人,所以可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是繼承保管設計圖的每一代船匠雖然對設計圖存亡有絕對的決定權,但也必須署名並有覺悟一旦事情出了差錯,也只有保管人會倒楣,以確保受牽連的人數降到最低。

另外,希望各位有注意到本篇的特務人員在確定艾斯巴古與設計圖有關之後,心中對這些人的態度就改變了很多。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鮫太
  • 一股作氣把全部看完的感覺好澎湃...!!!
    如此縝密又細膩地跟原作吻合地接敘... 阿冷桑,敝人沒看過任何一個人能如您這樣做到的!只能說是全身的專注力就這麼凝結在這上面了!汗毛直豎那樣的感覺大約就是這樣吧!
    既不多沾點兩人感情中『愛』的成分,不著痕跡地鋪敘著W7複雜但表面平靜的生活... 真是太棒了啊!無以附加!沒有更多的形容能說了!
    由衷感謝阿冷桑作了這樣美好又完整的長篇故事,除了大開眼界、大飽眼福,更是讓敝人對於這兩人之間的關係又更加深了一層苦楚和成熟... 這就是成年人才能表現的感情麼?亦或是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展現出的堅強呢?
    真的非常感動...!對於前幾篇尚未留言這點深感抱歉...
    敝人總是慢吞吞... (つд⊂) 真是不好意思!
  • 鮫太君這麼說真是太令我害羞了>///<←也不想想自己幾歲的人了居然裝可愛!
    咳嗯…(正色)真的很謝謝鮫太君願意花時間閱讀拙作,如同鮫太君所言,本系列描寫的是一段局勢晦暗不明的時光,所以讀起來應該難有愉快的感覺,對於願意投入本系列觀賞的鮫太君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_ _)>

    他們兩人算是有相當深厚的感情基礎,但我匱乏的想像力,卻認為他們兩人之間唯有經歷過動盪才比較可能開花結果,因為我覺得他們都是造船癡XDDD
    我記得鮫太君曾經說過(在鮫太家的一篇文章:CWT29二日結束…抱歉我變態似的去把它找出來了XDDD),這一對的感情比OP裡的其他對都明顯異質,那時我就覺得鮫太君分析得很有道理,受到鮫太君感想的啟發,所以我寫的時候也會希望把他們這個特質呈現出來,很高興鮫太君認同這篇文:)

    請鮫太君千萬不要感到抱歉什麼的,我本來就是個渙散的傢伙,如同後記所說,能這麼快完結這系列都是拜鮫太君跟須子君給我動力(我一直念著我不要讓這篇變坑)即使鮫太君為課業跟其他美好的事而忙碌著,我也還是記得鮫太君的精神永遠與冰佛同在(敬禮)

    哦對了,船長革命很讚,完成度很高是極品啊!!!私心希望能看到他們的MV完成(姆指)

    阿冷 於 2012/04/22 15:1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