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僅在此向撰寫《冰與火之歌》的作者及拍攝其影集的HBO及編劇及所有參與演戲的演員致歉,並且在此向所有人保證本篇跟以上所提及的所有創作都完全沒有關係。
2.如對我攀龍附鳳之舉感到不滿,請來信告知,我會盡速改掉。
3.這篇以我本人而言,是寫到最後偏失了原本的目的,但最後好險我偏失了的作品…哦對了,如果不麻煩,在看本文之前請先看過後記第一段,說不定我唯一能夠讓看倌有收穫的地方就在那裏了:)

 

 

這可能是夢境,也或許不是。

你明明記得自己已經搭上夢想之船離開這個地方,理論上你應該還在船上才對,但現在你卻又橫越了無數個海洋回來這裡。

又怎樣。

總是順從心情的你從不思考多餘的東西,只光是看到眼前那一幕幕熟悉的景物就足夠你的嘴巴裂到耳朵去,你開始四處跑,像陣風一樣,你可以了解到自己也許不真實,但這樣剛好,其實你也沒有想要打擾什麼,只是身在他處的人總是容易思鄉。

可能造船的人就是無法擺脫對精準的追求,就算你自知目前的自己能夠隨心所欲的抵達這城市裡的每個定點,你還是按照正確的地理路徑走。你看到車站那邊,酒總是不離手的可可羅婆婆似乎正在指導著小兔崽子一些事吧,婆婆臉上有著許多年不見的嚴厲,儘管你曉得自己不會遭池魚之殃,對說教還是敬謝不敏的你默默溜走了。

而後你跑去找了過去看照的弟弟妹妹們,有些意外基威跟摩茲好像開始經營酒館了,兩個女孩子家要撐起一間店鋪並不簡單,但你最清楚她們倆多巾幗不讓鬚眉,這兩個妹妹絕對能把自己照料得好好的一點問題也沒有,反倒是那些個糊塗傻氣的弟弟們……沒想到他們竟然能把佛朗基一家的房子再蓋起來,你進去看了一下,發現內部的裝潢還是很像有你在的時候,這讓你小小的感動了一下。

你絕對沒哭…只是不明所以的流了點鼻水且有點累而已。

大夥都不在,而你了然於心他們絕不會再像過去那樣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你很欣慰無論你在不在,這群混小子都有成長,以前你有點太習慣性的去罩這夥人,但其實他們不一定必須依賴你,只要胸懷佛朗基一家「超級」的精神就足夠振作起來,就像你還仰望著湯姆老師的信念一樣。

『男人要對自己造的船充滿信心。』

曾有一度你以為自己身上背的罪永遠無法償還,但在經歷了諸多波折後,你終於又能在面對這句教條時抬頭挺胸,並對這句話問心無愧,你現在隨時隨地可以回想起湯姆老師豪爽的笑聲,更棒的是,你還可以跟著一起開懷。

你在很短的時間裡走完了整個水之七島,一點也不見你離開前不久,水之諸神所留下的創傷,甚至在許多地方都被重建得更好,你看到的每個市民都活力充沛的過著日子--追著卡雷拉工頭小哥的市民們,還有拼命逃跑的金髮工頭--真好,大家似乎都過得很好,吵雜胡鬧,樂趣橫生。

這讓你也難得的,想偷看一下『那傢伙』現在在幹嘛。

很奇怪,剛才你明知道不會有人查覺到你,你卻還是用鬼鬼祟祟的心態跑進卡雷拉公司重建的總部(你覺得這可能是被鹿猩猩或長鼻子給傳染了膽怯病)逛了一下後膽子才回來,你也剛好發現了那傢伙的辦公室。

其實那傢伙的風格非常好辨識,看裝潢就可以了--嚴肅、老派、中規中矩的就是了。不過那傢伙不在,桌上倒擺著你上次偶然瞄過幾眼的草圖,看來那傢伙的計畫遇上了蠻多問題,所以好像沒什麼進展,你看到一堆塗塗改改的痕跡,旁邊又一大堆註記,你懶得看完,也完全沒想到替他腦力激盪,因為全天下最清楚他能力的人就是你了,你很確信他遲早會想出解決方法。

雖然你不情願承認,但在技術上那傢伙簡直可以媲美湯姆老師了,而且就是因為還有他照顧水之七島,所以你才放心的出海了,同理,基於面子問題,這件事你也是打算封口一輩子……

突然間,你很想惡作劇,因為你剛才縱容對方在自己心裡把自己給比下去,所以你異想天開的想對著他沒關好的辦公桌抽屜裡放屁--

『!!!』但才一湊近抽屜你就因為看到自己的臉而被嚇住了。

你大概八百年都想不到對方居然會在辦公桌抽屜放你的照片吧--不,那不是照片!--你要是現在出得了聲音,應該在大吼吧,那只是懸賞單被折得只剩下照片而已,這讓你一時間不知所措,你想把懸賞單拿走,但你頓時又想起了你根本就沒辦法做出任何物理性動作。

『那個笨蛋巴古到底在想什麼!』你氣呼呼的衝出辦公室,想馬上找到那個讓自己心煩意亂的傢伙,這大概就是所謂新仇添舊恨,你很快想到對方上次也這樣,在你要出海前那個晚上還抓著你說些有的沒的,甚至更誇張的--跟你告白。

你衝回了秘密基地,你有個直覺認為那傢伙一定跑回那裡去了,可惜你猜錯了,不過你看到上次被那群政府的走狗打穿的牆面已經被修整成拱門,東西又都被歸回了原位,甚至擺了新的家具跟「佈置」:對方在你專屬的製圖桌上,替你擺好了夢想之船的設計圖,還有一份關於你跟現在所屬海賊團的報導被擱在湯姆老師的桌上。

你要是看得見現在的自己,就會發現你的臉紅得不得了。

你跑到廢船島想離開了,你倏忽覺得自己無法面對對方,你根本就沒想過要怎麼回應他在你出海前那晚跟你說的事。

『鐵做的人,也會害羞嗎?』--『!!!』

你猛然回頭,正好撞進對方懷中。

該質疑嗎?

為什麼突然會覺得不管把自己造得多高,都只能被他抱在懷中?
為什麼不論自己變了多少樣子,在他面前,就是只能暴露真心?

而從對方胸膛傳進自己心頭那源源不絕的暖意,就是解答嗎?

『你該走了。』對方放手,你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抓著,身體轉了180度。『去完成你的夢想。』
『還、還用你講!』
『欸,笨蛋基。』
『啊?』

轉頭,溫熱的觸覺轉到雙唇上。

『我的心,記得幫我保管好。』
『…囉、囉嗦!』掙脫懷抱,邁開步伐,奔跑到邊緣,停了一下,回頭大吼:『欸---笨蛋巴古!你等著,等我回來,欠你的再還你,就這樣了!』

你太難為情所以沒等對方回應就跑了,轉瞬間白色的刺眼光芒便將你包圍,果不其然你在船艙的工作室醒來,看來現在船上大部分的人都在午睡,你到難得寧靜的甲板,靠在扶手上,閉眼享受著從故鄉吹來,冰涼的風。

 

 

 

〈後記〉

在講我那一大堆後記之前,先來介紹一首歌:歌手Che'nelle的作品《Baby I love you》,雖然我將篇名定為〈冰與火之歌〉的時間早於聽到歌,但偶然聽到的那一刻,我馬上就覺得這首歌可以用來形容他們,這首歌超過五分鐘,歌詞蠻長的我就不貼了,網路上應該找得到,敬請諸君,本文可以不用看,但請去聽聽看那首歌<(_ _)>

我認定歌名跟大部分歌詞都是他們一輩子不會對對方講的話(笑)但不知是不是就因此讓我覺得像他們,而且我認為歌詞並不是單純描寫任何一方--雖然就歌詞原本應該是以女生的角度出發--但這樣更好,因為我覺得這樣更能傳達出他們的生命歷程跟對彼此的感情交融在一起的感覺。


我原本的目標是想寫出浪漫起來很殺的市長,結果卻還是只能寫出這種勉強算得上溫馨的東西(我當真沒梗到去查了浪漫跟務實的詞解,想組合出「浪漫起來很殺」的定義--指就算是原本對其無感的人也會因其獨有的浪漫絕技而傾倒動心無法抗拒對方的愛,甚至還想過讓市長替佛朗基囤可樂XDDDD)仔細想想,每個人對浪漫的感受跟定義都不同吧,所以只好將目標改為如何實行不在身邊的浪漫。

不消說也知道,我需要神蹟!!!

靈光花了很久時間才降臨,這期間我大概試過三種不同開頭,決定使用第二人稱最主要是因為希望避免陷入之前寫〈圖〉的固定模式中,但即便如此還是卡文,所以我又去看了一遍對我本身意義重大的一篇網誌(請左轉鮫太家,謝謝)看到了市長是冰而佛朗基真名是火的那一刻--『劈哩!』--當下就決定了借這個篇名,而且另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冰與火之歌》是由一位美國作家喬治˙馬丁先生所寫的「奇幻」小說!!!

奇幻是靈藥啊!!!

我曾經因為市長一直都表現得很務實,要揣測他如何表現自己的浪漫這點感覺很違和,一度想把篇名取作〈矛盾大對決〉現在想起來就覺得人在茫茫網海中果然需要朋友。

而且浪漫的詞解是有離奇、幻想、虛構跟誇張這幾個意義的哦,太棒了!←又開始在穿鑿附會了。

總之,在描寫浪漫到很殺的市長這點上我不意外的失敗了(我只寫出了感人的市長)雖然我應該反省只能寫出這種既定形象的市長跟改造人的自己,但我發現我還是喜歡這樣溫馨卻無比堅定的他們,而且那次重逢市長流淚的動人程度實在太難突破了……


〈特典〉

冒險果然是種會讓人上癮的東西,而你又在外闖蕩太久,都快忘了到底出海幾年,幸好夢想相對單純,你確確實實的在這艘船上與它一起環繞了世界一周,在航道與旅程的終點,你多希望可以馬上將你的喜悅分享給心中的那個人,但也不用多久你當下就發現你沒有可以立即連絡上他的方式,因為你本就不是會報平安的人。

一個接一個,你們這群難得的好夥伴都踏上了返鄉之旅,你很驚訝的,在你原本預計旅途的一半位置,就驚見了約定之地往你這邊駛來。

你忍不住扯開了笑--那傢伙也成功了。

像是算計好的,你才爬上圍欄,他居然正好抓包你偷渡,但你已經滿足了,因為看到他眼睛驚喜的睜大。

多年不見了,你們卻沒有搬演誇張激動的戲碼,他只是緩步朝你走來,你也摘下墨鏡向他邁開步伐,一秒不差的,他的肩穩當的給了你體溫的真實感,含帶笑意的在你耳邊低語:

「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