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這真是難以形容的狀況,基本上沒有紅茶也不淡定了,最扯的是字數還比前篇多快一千字是怎麼回事!相同的只有全篇仍然是本人一廂情願的衍生,全篇都只是我本人的揣想,並且維持「若當事者仍因本文而感到困擾,請盡速告知,本人在此致上最深歉意並立即將文拿下」的規則。

 

 

 

〈周日晚間〉
 
『扣扣扣!』
「嘖…」在沒預計會有客人上門的平常夜裡,大門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讓懷裡托著酒瓶,兩手又拿酒杯跟冰塊桶的男子不免發出感覺棘手的語助詞。
『扣扣扣!』--「來了來了,請等一下…誰啊?」趕緊放下東西,再利用一雙長腿衝刺去開門。
「欸,你今天不是應該在年會嗎?」儘管是熟悉的臉,但對於看到眼前人男子仍表現出了訝異。
「我請假回來,Tony呢?」對方倉促又兇猛的動作很像殺進門來,男子則熟練輕巧的閃到一旁並順手在對方脫夾克的時候接下公事包。
「呃…他跟妹去逛街了,她們上周就約好了。」
「……」對方的動作瞬間慢了下來,功虧一簣的感覺表露無遺。「唉,我已經盡可能盡快趕回來了,沒想到他們是約今天出去…那『那件事』現在怎麼樣了?」
「啊?我不知道耶。」
 
對方顯然對這回答不甚滿意,因為他的眼鏡映出了嚴厲的反光。
 
「拜託,Tony都已經說了這件事他要自己處理,我當然就沒多問啦。」
「好,」對著男子伸手,明顯是想把公事包要回去。「那你是在哪家酒館遇到那個女的?」
「你要--哦不你別想。」讀出對方意圖的男子迅速將公事包藏到身後。
「公、事、包、還、我。」緩步進逼,壓力卻呈指數成長。
「讓你帶去酒館割斷別人頸動脈嗎,不了,我不想要有個謀殺犯哥哥。」男人憑著自己的優勢身高將公事包放到櫃子最上頭,猛力往深處推。「Tony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他的事他自己會處理好,要是你隨便替他作主,他脾氣再好也肯定會不高興的,我才不要再因為你被Tony討厭哩。」
 
戴著眼鏡的男子要做足三次道地的深呼吸才逐漸恢復冷靜,但他的表情卻仍然顯得他是因為缺乏必要道具跟資訊才不得不罷手。
 
僵持約半分鐘後,戴著眼鏡的男子才終於嘆了一口氣,說:「好吧,把公事包拿出來吧,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去年會了,我不想浪費時間找公事包。」
「好。」男子聞言順從的將公事包拿下來,但為了保險起見,他拖著對方一起將公事包擺去房間,卻一打開房門就尷尬的回想起對方的房間已經被當成倉庫。
「喂…我才去見習一個月,這家裡就已經沒我的容身之處了嗎?」
「你別看我哦,那都是妹的東西。」
「嘖,那ㄚ頭…這樣子要怎麼嫁人,東西多成這樣也不會整理。」戴著眼鏡的男子努力的從散落一地的物品裡清出一條道路,但就算清出道路,床也無法躺人--上頭滿滿的都是布偶。
「算了啦,」男子一手手肘壓著門框一手插著口袋,慵懶的勸誡著此舉徒勞。「她有說她一定會在你回來前整理好,誰曉得你會突然跑回來臨檢…還是你今天跟我睡?」
 
回頭,上下打量一番,意味深長的說:「如果要擠的話,我寧願跟Tony一張床。」
「什麼意思啊你!」男子不悅的雙手交叉在胸前。
「你太大隻了。」無懼於攀升的怒氣,提著公事包直直往三弟的房間邁進。
「我的床是King size的耶!」
「不,我是指你不好抱的意思。」
「…哼!隨便你!」男子氣憤的轉身離開,根本沒注意到自家大哥在自己身後笑得多開懷。
 
在簡短盥洗跟換好居家服後,惹弟弟不開心的男子才又主動拿了一瓶酒跟一桶冰塊去客廳給弟弟賠罪。
 
「怎麼,還在氣啊?」
「我哪有!」
心想著『明明就有』的男子笑了一下,不過還會回話就代表弟弟其實氣已經消一半了,他這個二弟的脾氣就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所以三個弟弟妹妹裡面他最喜歡逗他。
「對了你今天怎麼沒去酒館喝?」
「我才不要去酒館!想到去酒館被傷害Tony的女人搭訕我就不爽!」一口氣乾掉杯中物,表示弟弟對談及的話題真的很反感。「那婊子,搞得像是我傷害Tony一樣…」
 
果然在在意這個。男子心想,二弟看似個性灑脫豪爽,但其實他最在乎家人,非常保護底下的兩個弟弟妹妹,甚至有時會令男子覺得弟弟的保護主義太過頭,他們過去會為這個吵架,一方面是因為他不希望養成三弟跟小妹過於依賴二弟,一方面也是要避免要是真發生了什麼事導致家人受傷,二弟會無法理性的分析因果,錯誤的自責,就是因為這樣,男子才認為自己非回來一趟不可。
 
「走吧。」男子搶走了弟弟的酒杯,『扣』很大一聲放到茶几上。「我們去酒館找那個女的算帳。」
「你說什麼?」聽到哥哥的冷酷發言,二弟才突然警醒過來。
「到酒館之後,你只要替我指認那個女的就好,剩下的就交給我。」男子拿起了夾克跟車鑰匙,看來蓄勢待發。
「別鬧了你到底想幹嘛。」
「那個女的傷害了我兩個弟弟,我不能放過她。」
「你在胡說什麼?我沒被怎樣啊--」
「那你為什麼要難過?」
「那是--」--「我們回來了。」
 
氣氛正緊繃之際,這聲進門的通報倒是瞬間救援成功。
 
「哥~還醒著嗎?我們買了好多東西快來救我們!」
「哦好。」聽到寶貝妹妹的呼喚,二弟自然馬上又去英雄救美,但男子看在眼裡卻只認為又讓人逮到機會逃走了。
男子慢了一拍也出去迎接回家的三弟跟妹妹,只看到妹妹的大眼閃著驚喜跟興奮,幾乎是尖叫著朝人衝來:「哥!!!」
「大哥?」三弟聞言也急忙跑過走廊。「真的是大哥,你不是說這幾天要在里昂開年會,怎麼會回來?」
「畢竟媽跟爸都不在家,我想回來突擊檢查一下看你們顧家顧得如何。」
「我們當然是把家裡打點得好好的啊!」抱著親愛大哥脖子的小妹搶先回答,擺明就是不記得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還說呢!」男子捏著妹妹的鼻子。「我都看到了,你把我房間當倉庫在用。」
「哇~被發現了!」妹妹機伶的掙脫,她明白大哥不像另外兩個哥哥會對自己放水,因此很快就藉故開溜:「哥,那看來很重,讓我一起幫忙吧。」
 
等到妹妹拖著二弟去擺放今天逛街的戰利品,三弟馬上開口,語氣裡滿是歉疚:「抱歉,讓大哥擔心了…二哥跟妹也是,今天逛街,妹用她集了好久的點數換了東西送我。」三弟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多了一個紅色的手機套。
男子笑了笑,捧場的搓了搓手機套的布料,說:「那當然了,我們是一家人。」
這感人又溫馨的一刻,手機竟響起了煞風景的鈴聲。
「哥,抱歉我接一下。」
「好。」原本還在想要怎麼含蓄的追問關於提分手一事細節的男子,很快的就發現他不用問了。
 
這通電話就是三弟的準前女友打來的。
 
即使沒有轉成免持聽筒,女方的分貝也大到所有人都能聽到她的開場白:明天出來給我講清楚!
 
弟弟只得回頭對男子拋了一個致歉的眼神就進房間去了,男子決定不要介入太深,於是轉而先收拾客廳並且趕妹妹上床睡覺,想到明天一大早又要驅車回去參加醫學年會,他就覺得或許自己也該睡了。
 
男子剛躺平,二弟就洗好澡回房來,一臉奇怪的問:「你不是說要跟Tony睡嗎?」
「我後來覺得還是跟你睡比較習慣。」
「…哦。」
或許是稍早之前的爭執讓兩兄弟間變得有點尷尬吧,男子改提關於父母行蹤的話題,他們身為海洋生物學家的一對父母,最近受邀加入一個長期追蹤鯨魚群遷移的研究計畫,對於研究海洋生物跟搭船旅行擁有同樣高度熱情的父親自然是馬上就答應了。
「爸好像有打電話給妹,他叫她不要上學了趕快搭飛機去加入他們的尋鯨之旅…爸根本是樂瘋了。」
「那本來就是他的興趣,所以也難怪啦,我只有收到媽寄來的信說海上的設備不太能保證可以隨時聯絡得上人,如果三五天無法通電話不要太緊張之類的。」
「嗯,那封媽也有寄給我,她還要我多看著Tony跟妹妹…我想是因為…你不在的關係吧。」
「是嗎,媽寄給我的倒有點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她說家裡放心交給你就好,我不用擔心。」
「媽真的這樣寫?」
「真的,我回信給她說我本來就不擔心,因為照顧家人這件事沒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了。」
「……」男子感覺弟弟突然坐起身來,他知道弟弟一定是害羞了,等下一定會找理由開溜。「我、我突然想起了我還沒給Tony跟妹晚安吻。」
 
「是嗎?」男子也起身,不假思索的吻了弟弟。
 
嘴對嘴。
 
「你幹嘛!」
「這樣我一次就能給你們所有人晚安吻了,好了你趕快去吧,晚安。」
「你這混蛋----」
 
 
 
 
 
〈後記〉
 
寫這篇我只是想讓(我假想的)大哥出場而已,要揍我請不要打臉,謝謝<(_ _)>
 
時間的假定來自我認為翻譯跟轉po到其他地方最短可能需要一天,我推定真實事件可能發生在周一,周二開始翻譯,周三開始延燒,但那一切都只是假設而已,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有看到退燒的跡象,昨天讓這裡一口氣衝破八百人次真是誇張,下次我會記得嚴謹使用流行素材,免得給別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想以後大概也不太會再寫了,在這裡提一下我假設的這家人的其他假定資訊,再強調一次,以下內容幾乎可視為幻想人物,如果真有雷同也百分之百是巧合:
父親是海洋生物學家,雖然擁有父親頭銜,卻是家裡最頑皮的份子,一把年紀還愛喝碳酸飲料,總被妻子跟大兒子斥責,家裡唯一的盟軍是小女兒,但有時候會被女兒嫌棄說某些行徑太誇張了、根本不是成年人該有的行為。
 
母親同樣也是海洋生物學家,是典型的法國女性,燒一手好菜,事業也一把罩(論文發的比丈夫還多),但最驕傲的還是這個有四個小天使的家庭,喜歡喝花茶,三兒子曾無數次提過最愛喝她親手泡的紅茶,二兒子的時尚感由她一手栽培出來,女兒出生那天是人生最開心的一天,非常擔心什麼都好的大兒子眼界太高會討不到老婆。
 
大哥,醫師,年約30~31,185cm,是母親那邊陣營的,個性比較嚴厲實際又精明,兇起來很嚇人,媽媽不在時負責管教妹妹,小時候跟二弟睡同一張床所以才有習慣問題(當天晚上其實還是抱著弟弟睡著了),我認為他該叫亞瑟,沒有原因,就算有大概也來自《24個比利》。
 
二哥,任職於三弟就讀大學的理工學院博士後研究員,年約28~29,190cm,永遠站在弟弟妹妹那邊,但爸爸完全得不到他的支持,外冷內熱的個性,內心總暗自希望可以跟大哥平起平坐,但經常都被耍著玩,媽媽總會以「我們家的騎士」稱呼他。
 
三弟,淡定的好脾氣,熱愛紅茶,如果科技上辦得到真的會想將腦漿都換成紅茶以穩定思考,推測年約23~24,179cm。
 
小妹,估計是年紀關係,跟三哥比較親,是家裡最輕易就能了解三哥思緒的成員,對外人也有淡定性格,但對家人全然不同,在大街上碰到一定撲跳到哥哥身上;最喜歡對二哥撒嬌,覺得跟二哥出去很有面子;所有瘋狂的念頭都先找爸爸一起執行,但每次出事都只有爸爸挨罵顯出她也有大哥的精明;最尊敬媽媽,總說希望成為像媽媽一樣的女人。
 
祝全天下媽媽母親節快樂!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須子
  • 這個人氣也差太多了吧vvvvvvv(爆笑)不過正如阿冷所說的這個故事梗已經逐漸退燒,主要是過度的轉噗已經造成原噗主困擾甚至被騷擾到關噗關部落格,大家現在能冷卻就冷卻下來,不過臉書上還已經PO出聽說是淡定四兄妹的合照....只能說這次的事件網路的力量無遠弗界真的不能小看啊(遠目
    阿冷的文讓我整個注意力都放到大哥x二哥身上了啊啊啊啊啊!!!!(抱胸)大哥你平常都這樣用嘴對嘴欺負二哥的嗎你說看看你說看看啊!!!!!(鼻血)淡定的這一家子被阿冷設定得好棒啊啊啊好想畫出來啊啊啊啊(發病了這傢伙

    咳...對不起我最近壓力大了很容易看到刺激的東西就激動了...(這哪門子刺激了

    總之!套句路克的話"我好像免費看了一齣溫馨的家庭喜劇"應該就像這樣吧...(被揍
  • 真的是差很多,但這篇的點閱比較像是我家平常會有的狀況,這樣我比較適應也比較安心。
    我昨天晚上也有聽說照片被找出來了,真的感覺這樣有點不妙……

    是的,這就是我的目的,讓大家看到大哥的美好←喂!
    我也非常希望能看到須子君畫這一家子啊啊啊啊啊(抱頭)
    真想把這家子的相關假定資訊全歸於我的原創,但恐怕只有爸媽跟大哥的資訊沒有爭議,不然在畫裡面我們把二哥三弟跟小妹的臉遮住好了←你這又是哪裡來的恐怖分子?

    最近不知道是什麼困擾須子君呢?希望這個輕鬆小品多少能替須子君減壓:)

    想像講這句話的路克凸著大眼睛歪頭的模樣超可愛的,沒有惡意又嘲諷味超重的讚啦!

    阿冷 於 2012/05/12 21:12 回覆

  • 須子
  • 照片上妹妹真的長得比較像二哥,紅茶君感覺非常的可愛一點都不像淡定的男人XD不過也有人說不是啦....管他的,我覺得真相出來就沒意思了,還是自己腦補最開心(被揍
    我看完阿冷的這篇我滿腦子都是大哥偷吻二哥玩弄二哥欺負二哥的畫面啊這樣真的好嘛!!!!!!!!!!!(爆衣)全家人都打馬賽克算惹(這哪門子恐怖份子家庭啊!!!!!!!

    老問題....找工作的煩惱(嘆)我壓力有多大光是看我最近畫的圖五張裡有四張不能見人就知道惹.........(抹臉)不過還能看到阿冷寫得輕鬆小品就感覺我的心靈被淨化不少....(根本之後又會被汙染了
  • 因為沒有特寫,對我這有老花眼的老人來說辨別度有點低啊←你的眼睛到底是?

    我覺得不要困擾到任何人比較重要,儘管我講這句話沒什麼說服力就是了←很經常給人家添麻煩的傢伙,腦補在大多數的情況底下都是既方便又安全能滿足幻想的途徑(鼻血)

    對啊,二哥還完全沒發現自己大哥只是個變態XDDDD還一心想追上他,這孩子真單純←還不都是你這混帳東西!

    其實…我也待業中(低頭)我還待業剛超過一季(摀臉)寫這些東西也確實給自己減壓,我只能說靈感總在啃法條啃到閃神的時候(淚目)

    這杯淡定祝我們找工作都能順利,乾杯!

    阿冷 於 2012/05/13 21:54 回覆

  • 須子
  • http://www.plurk.com/p/gd86vs
    http://www.plurk.com/p/gdeqlk
    以此羞恥的淡定自繪預祝我們都能找工作順利,乾杯!!(一口乾下
  • 謝謝你,謝謝須子君再一次的用了高超的畫技幫我畫出了畫面(拭淚)
    雖然原事件都已經上了新聞不能再算冷門,但且容許我以特典回報須子君的美技…結果特典寫一寫又爆字數了我真糟糕而且我還自己打自己嘴巴orz

    算了啦反正我就是這樣的人(淚奔)

    阿冷 於 2012/05/14 23:3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