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篇很短,內文卻包含情色描寫,因為比例的問題看來好像很多,但其實應該也還好而已,畢竟我家關於那檔子事的文其實都差不多orz至於露不露骨仍然端視看倌觀感,不過強烈建議心智年齡已成年者觀看

若認為有任何不妥,都請私信告知,我會衡量是否密碼鎖。

 

 

 

當福爾摩斯帶著疲累神情回家,他滿心想著都是坐到他喜愛的座位上好好的抽幾口煙斗,若精神能恢復的話,他可能會考慮把這個引起大量關注又棘手的案件在睡前好好思考過一遍。
 
但他沒想到,案件竟自己找上門來了。
 
「抱歉打擾你研究我。」當福爾摩斯因為這句耳邊的低話而警醒,他首先發現自己缺失了視覺,而後是受限於座椅上的行動能力,除此之外,他尚未甦醒的推理力還無法對外部的發言展開什麼有用的聯想。
「誰!」福爾摩斯吼著,但他訝異的發現自己的聲音聽來變得高亢扭曲,宛如驚嚇的女子一般。
「哼呵,看來這種東西的藥效果真很快啊。」
「你到底是--開膛手?!」歹徒割開背心及襯衫的粗暴動作,才終於讓福爾摩斯不停受幻覺干擾的推理力得出結論。
「我相信你平日的表現不只如此,不過這正是我要的…」
 
冰冷的刀身隨著語音輕拂過福爾摩斯的腹部,像極屠夫打量待宰的羔羊,而此時更能令恐懼加劇的,莫過嘴裡被塞入布條。
 
福爾摩斯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彷彿正在數算著死期的來臨,儘管他不願承認,但即使是他在這個當下勢必也不禁顫抖,他力圖保持冷靜並祈禱一切能夠很快結束,因為他不希望華生會在自己的屍體上解析出他迎接死亡時的膽怯。
 
「你真勇敢,我親愛的夏洛克。」不知是從何讀出福爾摩斯的內心,開膛手幽幽在其耳邊讚道:「你該知道,你的這一切反應都不能歸咎於你的靈魂,這都是上帝的傑作。」
 
呼氣從耳旁轉移到下腹,福爾摩斯感覺到身體開始發熱,他隱約還記得法醫描述開膛手下刀又快又狠,這時卻毫無動靜,他只能認為歹徒是推遲犯行的時間以延長心理折磨。
 
可惜,他錯了。
 
福爾摩斯震驚的感到下身一連串激烈的生理反應,他不停嗚啞的劇烈掙扎,卻顯得徒勞無功,直至他的反應到了盡頭,歹徒才離開他,笑說:「就連你對我『服務』的這種種勇猛的回應,也同樣不能怪罪於你,是上帝將男人做得如此易於被挑動…因此,為了讓你免於羞恥,我讓你佔有我。」
 
福爾摩斯原本已經癱軟的身體一遇刺激又再度變得剛強起來,無論內心多憎惡讓歹徒如願,卻是徹底束手無策,歹徒在自己腿上發出連聲愉悅的呻吟,宰制著波及兩方的歡場律動,在在令福爾摩斯感到屈辱不已--自己竟像個玩偶一般被擺佈,甚至被強迫著進行如此齷齪之事!
 
「我知道的呃嗯…我知道的,我親愛的夏洛克…啊…憤怒吧,用你的怒火灼燒我,貫穿我,我便能永世帶著你的印記…噢嗯……」
「我懂的,你和我是一樣的…哦是的,就是這樣沒錯,我們都無法愛人…哈呃,這就是為何我把她們送去那裡…哈呼哈呼…若向我需索我沒有的東西…哦啊…我只能、只能借慈悲天父的愛照耀她們…」
「再多、我親愛的夏洛克…呃…我需要更多…如你的冷漠…嘶-填滿我…」
 
夾雜在淫聲浪語的叫喊中,福爾摩斯聽見令他驚懼的自白後不久,便再度遭襲而失去意識。
 
福爾摩斯再次轉醒,這次他好端端的躺在床上,但手腕跟腳踝上的勒痕仍明明白白的向他告知昨晚的犯罪並不是夢境,他起身下床,檢視屋裡是否還遺留有任何可作為罪證的物品,卻僅見一張紙條擱在他昨晚被綑綁的坐椅上--
 
『我若不是罪犯,你會關注我嗎?
追趕我吧,這不正是你的最愛嗎?』
 
「可惡!」福爾摩斯憤而大吼,而在他住所底下熙來攘往的街道,只有一個人注意到這聲吶喊。
「是的,我親愛的夏洛克,」那人笑著邁開了步伐,讓強風颳著他的大衣與他的話語。「憤怒吧,用你的憤怒追趕我,我的靈魂就能隨時知道你何時來到我身邊…」
 
而我絕不會讓你逮到我,這便是我留在你心上的唯一方式。
 
 
 
 
 
 
〈後記〉
 
我想我必須先聲明:我並不是福爾摩斯系列的書迷或影迷,老樣子關於文中兩方我所有的資訊都來自搜尋引擎,只能寫這麼短應該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來自於此,不過起碼我把想寫的都寫到了。
 
其實我很早就想把這兩個傢伙湊在一起,查過之後發現他們的年代很相近就決心要寫這篇(之前認為他們年代相近的想法可能來自於柯南的電影版,但也因年代久遠記憶很模糊,為了怕自己誤記後來還是決定再重查一次)我主要想寫的是開膛手,我相信他有某種精神病症,但同時他應該是個智力相當高超的罪犯,他在犯下那著名的五起命案之後就銷聲匿跡,時至今日他的真實身分仍然成謎,他跟蝙蝠俠中的小丑都有一種令人恐懼到無法移開目光的兇殘魅力,卻又如此飄忽,很像藏匿在人類社會共通禮俗及理智底下時不時浮出的深刻邪惡,他知道你心底其實熟悉這種邪惡,你只是沒有勇氣執行,所以他毫不費力就能攫住所有人的注意並公然玩弄道德……
 
那個,我並沒有鼓吹犯罪,請大家不要誤會我;另外,在本篇裡,開膛手犯下的應該是(對福爾摩斯的)強制交,而且福爾摩斯並沒有很享受,請大家也不要誤會福爾摩斯,謝謝。
 
篇名之所以不坦率寫福爾摩斯,是因為不小心跟篇名〈藏私〉押韻了有點funny(大笑)藏私指隱藏私衷,不肯盡情表露,在本篇指得是開膛手對福爾摩斯說的那些言論,私我想雙關成私處,開膛手有割下受害者部分私處的習慣;那個「諮詢偵探」則是福爾摩斯的自稱。本篇一開始其實開膛手在攻擊福爾摩斯之後他就讓福爾摩斯吸了古柯鹼(這是一種在當時合法、福爾摩斯用來刺激思考的藥物,他開始使用這種藥物的那年就是開膛手犯案的那年,後來在華生的幫助下有戒除,也是華生認為的福爾摩斯唯一的缺點)另外,他們在強制交的過程中其實除了命根子之外並沒有太多其他的肢體接觸,之所以這樣寫是因為有一派說法認為開膛手是女性假扮成男性的模樣犯案,在歷史有定論之前,這個謎就也留在本篇中吧。
 
哦對了,我只稱他開膛手是因為,我認為那不是他真實的名字,甚至在當時有些書信被證實是報社記者們為了炒作案件而偽作,所以我只單純以開膛手稱呼他,反正也夠具指標性了。
 
底下是一些我無法直接用在本篇中的開膛手發言:
「我想你最好別打擾我享受,」他冷聲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有收集紀念品的習慣,而我也已經決定好要留下你的什麼了,但若你要讓我多帶點東西回去,我也不會抗拒你的『好意』。」
「你和我都有病啊,我親愛的夏洛克,我想你忠心的跟班也清楚這點,你大可以在名媛身邊偽裝成是個紳士,實則你我都不過是追求刺激的冷漠瘋子。」
「你和我一樣無法愛人,你只是假裝你可以罷了。」
*「她們向我需索愛,向我需索那個我沒有的東西,我只好把她們送去充滿愛的地方。」這句其實在文中算有用到了,但我覺得這句比較適合冷靜的講述,才有悚然感。他最初犯案的地方在教堂附近,而且專挑特種營業女子下手,我是綜合這兩者想出這句,不過也就只是我的想法而已。
 
全篇文裡最讓我自己在寫的時候怪難為情的就是描寫開膛手淫聲浪語的自白……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須子
  • 這篇實在是......!!!(抱胸頭後仰
    看到最後我竟然在這兩人身上看到羅與小白煙的影子(這人重病了)當然我知道是完全不同性質的但還是忍不住.....(你滾啦)開膛手的告解配上呻吟反而更有感覺,也加深令人毛骨悚然的顫抖,這種你追我逃看著你痛苦我更愉悅的感情模式總能特別吸引到我(摸下巴)
    能寫出這樣病態中帶著情慾的文的阿冷果然厲害!!(跪
  • 我懂我懂,我想是因為人性是共通的,大概病態也是吧(歪頭)

    真要說起來這兩對真的很像啊,羅是開膛手(只不過羅喜歡挖的是人家的心臟)斯摩格是福爾摩斯(這兩人連名字都有幾分神似XDDD)說不定全篇代換名字也說得過去,只是自白要換一下內容,然後篇名再換一下--羅&煙:喂!給老子全篇重寫,居然偷懶用別人家的模式套我們名字你還配自稱寫手嗎!

    ……呃-對啦,抱歉,我錯了(懺悔貌)

    我覺得這種情感模式蠻容易引我注意的,像是完滿感情的反面吧,是我天生的悲觀嗎--我老認為不管再好的東西一定都有缺陷,而且我覺得那個缺陷無法根治…只能說應該是因為市長跟佛朗基還有淡茶一家太歡樂了讓我覺得自己需要寫些別的東西來平衡一下……

    啊,我又開始快樂的自言自語了,無論如何,須子君喜歡,我就開心:)

    阿冷 於 2012/05/20 15:17 回覆

  • 須子
  • 請阿冷不要大意的上吧真的只需要把自白和篇名改一改就好ㄜ....(被兩人揍
    我的觀點是其實世界上並沒有不病的人,大家都有病,只是程度上與種類的區別罷了XD我很欣賞像是漢尼拔那類的食人魔,有自己的原則,不濫殺,也很有自己的品味,在各個方面領域是全能,每次看這樣的人下刀總是別有一番風味(陶醉(這女人就是有病的那種
    自身歷經一些波折下來後也認為凡事是不可能十全十美,所以我只能將這樣的完美表現在文或圖中,之前看了讓我衝擊的BL作品後我整個憂鬱到想寫市長對佛朗基黑暗的那面感情,不過最後還是沒寫XD(雖然我不常看BL作品,但每次一看就是看那種很憂鬱又黑暗悶得讓人喘不過氣的類型.....)
  • 我也同意須子君的觀點,如果今天雙方是為了自己的原則理念格調互相衝突,那無論誰輸誰贏,我相信這都將是一場能夠有所收穫的爭鬥,最起碼都能獲得一個可敬的對手。

    我也不常看BL作品,大概是處於不刻意看也不刻意避的狀態,不過讓我有衝擊之感的各類型書籍電影或影集倒蠻多的,通常碰到衝擊我都要等蠻長一段時間才消化得了,當下雖然都會基於強烈的反饋而有寫東西的念頭,只是在那個當下寫出來的東西通常都很糟糕就是了XD

    我現在才想起來總的來說〈圖〉裡的市長還是個好人啊(抱頭)本來說要寫市長黑暗面完全失敗了,下次一起來嘗試吧須子君(姆指)

    阿冷 於 2012/05/20 22:55 回覆

  • 鮫太
  • 嗚啊啊啊啊炸開了!!! 敝人炸開啦!!!!
    好棒啊啊啊阿冷桑!!! 這樣的矛盾有點病態的感情真是太棒啦!!!!
    最喜歡充滿病態糾結情緒的關係!!! 嗚啊真是太美了////
  • 我的開心也爆炸了(嘴巴裂去耳朵)這麼短的文能夠讓鮫太君跟須子君喜歡真是太好了。
    病態糾結又矛盾--嗚,太中肯了,開膛手正是這樣的人啊(被捅)
    ……鮫太君喜歡就好(止血中)

    阿冷 於 2012/05/22 23:4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