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我相信不用我說看篇名也能嗅出情色意味,字數占全篇的比例可能跟偵探那篇差不多,看倌們請自行決定該歸在輔級還是限級,若要聲援網路分級可以私信給我,我本身仍然偏向呼籲確認自身心智成熟者再行觀看

 

 

 
 
這應該是慶祝活動過後你跟他獨處的第一個寧靜的夜晚,整個城市為了一個罪犯返鄉而大肆慶祝聽來太不可思議,但這就是藏在你們這個獨特的移動城市裡,第一且最後一個共享並共守的秘密。
 
你看著晚報,這一直是你的習慣,就算現在你已經將市長的棒子交給了你最信任的副手,你還是持續關注著世界各地的消息,喝著咖啡,專注的你根本沒留意到經過你身旁的你的心上人,直到他在門口那裡叫了你的名字。
 
「欸,艾斯巴古…」你抬頭,驚訝的發現對方竟在你眼前恢復成二十來歲的個頭。
 
對一般人來說,這不可能,但對你心上的人來說,他的個頭是他想改就改,超級最重要。
 
「欠你的…老子現在還你。」你聽見他說,是他一貫的用詞,卻沒有平常的粗聲粗氣,他堅定的朝你走來,身上的裝束完全沒有變,是你看過了一輩子的花襯衫加泳褲,此刻卻讓你差點摔掉了手中的咖啡杯。
 
這一幕,你大概夢過,但夢是夢,現實是現實,你的清明腦袋沒可能搞錯,但你何時見識過現實比夢境還像幻覺,讓你即便張著嘴,也吐不出一句話。他看你兩眼發直瞄著他,八成是也難為情了起來,你發覺他頭微微偏過,眼神與你錯開,腳步卻沒放慢,你才終於想得到能開哪個話匣子:「佛朗基你這身…」
「…唔呃…囉嗦啦。」
 
也對,你居然也會哪壺不開提哪壺,問這種煞風景的問題。
 
真奇怪,照理說都認識了大半輩子你們應該非常熟悉彼此,但為什麼此時此刻,都已經年過四十的兩個男人,竟在對方面前尷尬羞赧得像小男生。
 
他終於走到你身邊,但就座的姿勢卻明顯手足無措,看他身體木僵的正襟危坐,你就忍俊不住的呵笑出聲。
 
「你、你笑什麼!」
「呵,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很可愛。這句你放心裡想著沒說出口,他有時不太解風情總認為你惡意的在嘲弄他,你明瞭你必須讓他明白,你也是認真的:「那,我不客氣了。」
 
你傾身湊近,由輕淺漸強的吻著他,而他竟發愣起來像傻住了,你無法怪他,今晚的這一身模樣還有他的主動起頭,都是他的真心;他的拙於回應,是他的單純還有不幸過往留在他身上的後遺症,你打心底心疼他,所以你願意用你所有的熱情,鎔化他。
 
你挽著他的後頸深深的吻,沒多久就能感覺熱氣在彼此之間不住的竄流,燒得你也陸續退去領帶、背心、襯衫,你開始懂得他那身裝扮的好處,但只要他還有耐心等你,你還是偏好普通的穿著。
 
這可能是自孩提時代以來,久遠的坦誠相見,而這也跟逝去的時光一樣,都是不能回頭的。
 
「你準備好了嗎?」你捧著他的臉,輕聲問。
 
他沒有回答,只是安靜的閉起眼,候著你的導航。
 
是的,獨獨你們兩人之間,航向慾海的處子航,即將離港。
 
     ★     ★     ★
 
說起航行,你跟他都不是第一次,但躺在陸地上的一張尋常沙發就要啟程前往「新世界」,倒是頭一遭。
 
從他還沒有碰到你,你就感覺身上的每塊鐵皮在他的注視下無法遏止的發燙。
 
你看著他吻你,很奇異的--你實在不解--為什麼搔癢的感覺會傳進你的心頭,他吻著的明明就是你改造身體的鐵甲,為什麼自己仍然會產生酥麻的感覺?
 
你心裡想著眼前這個俯在你身上的傢伙也太驚人了,於是你閉上眼,希望能稍稍冷靜自己,但你再睜眼時,只是看到對方變本加厲的在你身上各處--頸、胸、腹、下腹……--烙下無數細吻。
 
你有點不知所措,你不能說不知道事情一定會演變成現在這個局面,但其實你並沒有太多想法跟…嗯,經驗,造船、當黑社會老大跟冒險,你的每種嗜好都是相當累人的活動;你或許知道他要你,畢竟在你遠走天涯的那天他就告訴你了,但他也縱容你很長一段時間由著你把這件事置於腦後。
 
你偶然想起的一次,很突然,因為被彈飛掉落的島嶼,有人不小心給了你不偏好的飲料,紳士模式的你記起了你們之間的約定,雖然叫人臉紅,但身為一個紳士絕不會爽約,於是藉著大吉嶺紅茶的效力,你暗自打造了這副身體並且偷藏了起來。
 
儘管你可以靠飲品改變你的性情,就像其他人會因為天氣而影響情緒,就只有真心是無法被動搖的--原本像是被麻醉一般無法動彈的身體,開始能動了。
 
你不曉得這念頭打哪來,但你翻了身,趴臥著拱起身子,他一手攬著你的下腹,一手扶著你的腰,進入了你。
 
「呃-嘶…」這讓你不禁回想起多年前的生死關頭,你將鐵片黏附在自己支離破碎的肉體上的感覺--痛得熱辣,疼得差點讓你眼底迸出淚來。
 
而後在你適應了直衝腦門的疼痛,你發現他慢了下來,低頭吻著你的背,他的氣息呼在你的肩頭,卻像吹動你的心弦,你的身體不住的顫動,你才驚覺自己渴望更多。
 
而他真要比你還懂你,不僅掌握了你的敏感帶,還精準的掌控著節奏--平穩時,就像吃水深的大船緩慢的遠颺;劇烈時,又像乘著一波波巨浪顛簸的竹筏。
 
你倆沉重又狂亂的呼吸竟同頻的共鳴著,在這時刻你才明瞭,原來你一直,都愛著他。
 
這使你終於下定決心要將全部的自己交給對方……
 
 
 
〈隔天早上〉
 
你有點記不起來昨晚是如何睡去的,但八成是在激烈的一番雲雨後,疲累極的你倆互相擁著對方一塊進入夢鄉,但昨晚降臨在你心中的那道靈光,你並沒有忘記。
 
而且,你迫切的想告訴他。
 
你抬頭往上,他溫暖又瀟灑的笑正好映入你的眼簾。
 
看著他的笑,你突然覺得,或許只要喊他的名字就好--
 
「艾斯巴古…」
「嗯,我知道。」
 
你就是我命定的人。

 

 

 

 

〈後記〉

本篇的副標--在約定之地與命定之人結合。

光就篇名來說,本篇的構想應該是在〈IF…〉後沒多久,但那時不知為何不管怎麼寫都卡文,如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要是佛朗基裝備著一身男人的浪漫跟市長行房,那多危險啊啊啊啊啊--- ←你有必要這樣用力強調嗎?

我假定,更換前半身的零件應該是佛朗基的興趣,但如果他身上裝備了太多男人的浪漫AKA武器,行房的時候艾斯巴古應該會有性命危險,因此我就覺得佛朗基應該要替市長造一個比較安全的身體,不過在平常的狀態,他可能不會注意到這些,所以我只能說讓我們感謝機關島的大吉嶺紅茶XDDD

寫這篇的另一個原因是,我突然想到,我寫艾佛這對,好像一直都是獨厚佛朗基,讓他當感情的接受者,所以我想也該有哪次要讓市長嘗甜頭。按照慣例,同一對同個系列,因此本篇是接在〈冰與火之歌〉之後,同樣也是使用第二人稱,不過這次練習的是使用雙重第二人稱(我原本希望即使不用分隔的星號還是能很順的看出轉換了第二人稱的對象,不過最後覺得好像還是需要分隔號)哦對了,「鎔化」跟「烙下」並不是錯字,我有查過,畢竟佛朗基的懸賞綽號是鐵人;另外我讓市長卸任,是希望他多花點時間陪佛朗基。

我承認把他們寫成像剛接觸性的青少年倒是有些誇張沒錯,會這樣寫是我認為他們在青少年時期應該都忙於造船,主要是為了讓恩師擺脫罪名而努力(造這麼龐大的工程只有十年而且僅僅三個人,還是世上前所未聞的試驗之作,工作量應該很驚人)只是他們再怎樣也沒包利誇張,畢竟他們在成長過程中還有可可羅婆婆,有跟女性接觸的經驗,包利可能真的就只在船廠還有市長身邊打轉而已……

好啦,不囉嗦了,來點撒必死吧。

〈特典1〉

「佛朗基。」
「嗯?」
「抱歉。」
「抱歉什麼?」
「這個…」拿起一疊皺巴巴的紙張,看起來像是水之七島前任市長本人的剪報,改造人一看到立馬臉紅,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把抓下。
動作雖然兇猛,卻讓前任市長樂不可支,竟還壞心眼的、故作正經的語調評論:「嗯嘛…看來昨天好像太激烈了,抱歉。」 
「閉、閉嘴,不要道歉!」
「可是沒關係嗎?看你那麼寶貝的收在身體裡--」
「那個、那個只是我修東西拿來墊在地上的報紙啦。」
「哦,是嗎?」前任市長瞇著眼,架著懷裡的人兒坐起身來,因為彼此下身很貼近,頓時氣氛又變得危險起來。
「喂喂喂、你要幹嘛?」
「讓你可以好好『修東西』而已…」 

 

〈特典2〉 人物可能跑型,請多包涵<(_ _)>

「欸艾斯巴古。」
「?」
「下次…我想在上面…」
「呃,」儘管知道對方遲早會提這個方案,基於互相尊重,交換也不是不行,但前任市長在諸多考量之後還是選擇誠實回答:「我可以拒絕嗎?」
「為什麼!」簡單的三個字裡清楚傳達了極氣憤的質詢及抱怨。
「我會受傷,」前任市長緩慢又堅定的補充:「身體,還有心理層面,再說…你那裡,真的是你原本的尺寸嗎--」
「廢、廢話!」臉紅到極限。「我才沒有無聊到去改那裡!」

瞬間意識到自己的懷疑傷害到了情人,前任市長馬上改口:「抱歉,我只是--」
「閉嘴!」氣沖沖把自己關進工作室,留下錯愕的前任市長在外邊著急的敲門:「佛朗基,對不起,你聽我解釋好嗎?」
「哼,你自個慢慢講去吧。」朝外吼了一聲,改造人就拿出了工具箱,才剛說不會無聊到改東改西,實則是對方沒提他還當真沒想到可以這麼作。「我今晚就要你『好看』」。

一時半刻後,改造人望著自己造出來的,居心不良的「具現化」邪念,他曉得再不用多久無可奈何的對方一定會同意他的要求,就忍不住笑得猖獗。

當天晚上,移動城市水之七島傳出了新的都市傳說,半夜在少有人居的廢船島方位傳來了響徹汪洋的哀嚎聲……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須子
  • 阿冷你終於突破惹惹惹惹天啊一早看到這麼刺激的我都覺得可以拿來當早餐配惹真是太棒惹!!!!!!!!!!!!(你住嘴)乾枯了一個禮拜的心靈之洲終於因為這篇得到滋潤.....阿冷我愛你.....(ry(被輾爛
    好喜歡佛朗基還特地為市長打造一副年輕的身體(之前也想畫38市長x26佛朗基但不管怎麼想怎麼犯罪(?)好喜歡市長對待佛朗基的溫柔和浪漫,滿滿的都是沉浸在海洋裡那樣溫暖厚實的情境
    雖然說如果真的帶著一身男人的浪漫和市長行房真的太過危險XDDDDDDDD(很贊同但是我還是有不小心畫出來過(?))對我來說現在只有2Y型態式的行房讓我無法想像吧.....(抹臉)或許市長也曾扼腕的看著兩年前的佛朗基想說要是幾年前有下手就好....(被揍)不知為什麼我的觀念覺得獨厚到的是吃的人,而不是被吃的人XD所以對我來說我已經獨厚市長很久很多次惹(不管是圖還是文).....改天也該讓這戀童癖(被揍)嚐嚐苦頭了.....(意義不明
    最後的特典...只能說什麼人都可以惹,就是千萬別惹變態vvvvvvvvvvv(到底)市長您辛苦啦vvvvvvvvvvvvvvv
  • 是的,我成長了(雙手高舉迎接陽光)本文的建議搭配餐點為火腿蛋三明治跟溫奶茶←你幹嘛把自己的早餐報出來!
    其實隱藏在本篇之中有個我一直不曉得該怎麼寫的想法是:佛朗基之所以下意識的就會選擇二十來歲的模樣為樣本打造身體,是因為那是他的生活一切都還美好的年紀(海上列車造出來了,湯姆老師也還在,而他的Battle Franky也終於幹掉宿敵海王類了)我認為市長應該可以揣測出這點,所以就沒有必要揶揄佛朗基居然把自己造這麼年輕,一方面是因為不管佛朗基是什麼樣子他都會接受他(就算有一半是被造成人型的金屬他也會疼惜,因為那就是佛朗基),二方面是因為市長是既得利益者啊!
    我是覺得感情的牽掛其實很累人,而佛朗基都可以心無旁鶩的去冒險還怎樣的,而且我想佛朗基應該也能享受行房的樂趣所以……
    雖然市長是很實際的在考量,不過他可能太小看變態了XDDDD

    阿冷 於 2012/05/26 15:57 回覆

  • 須子
  • 最近是真的吃三明治吃到有點反胃了vvvvvv(因為我媽連買了兩個禮拜)然後通常搭配的都是黑咖啡加牛奶XD(你幹嘛也報出自己的早餐
    阿冷改了版呢!!!!!羅是阿冷自己畫的嗎好帥啊!!!!!自從新連載一直出來後我對羅的愛都快要爆表惹vvvvvv期待尾田繼續更多的崩壞羅的形象=w=+(欸
  • 連買了兩個禮拜?!須子媽媽也太超級了,雖說我也吃了快兩個禮拜的包子……我懂那個吃膩的感覺(默)
    嗯,我家改顏色了,從黑色改白色,我的夢想就是改滿三原色←也太渺小的夢想了吧!
    我現在看,覺得似乎把羅畫得線條太硬太man了--羅怒曰:我本來就是男的什麼太man!--不過綜合最近好幾話我真懷疑羅到底是怎麼以殘忍聞名的啊,為何總是對魯夫他們沒轍呢(歪頭)
    我默默的在羅身上看到了類似香吉士懸賞單慘案的可能性……

    阿冷 於 2012/05/27 21:04 回覆

  • 鮫太
  • 本來看完前半本篇都感動得快落下淚來,身心都在極致滿足之上,沒想到看到特典兩篇更是笑到眼睛噴出水來,太好了!真的噴出來了!(重點錯)
    總覺得佛朗基更加可愛了/// 人物沒跑型!佛朗基應當就是這樣惡趣味的!
    好可愛的兩個人呢/// 市長隱藏的飢渴終於顯露出來啦///
    最近生活乾枯貧乏,這簡直是沙漠中的甘泉吶!!!
    謝謝阿冷桑!我吃飽了!!(抹嘴)
  • 能娛樂到鮫太君太好了(現在正航向期末的水深火熱吧?!期末完可能又是修羅場,辛苦鮫太君了)我自己當初寫也是止不住滿滿的邪惡笑意XDDD
    雖說想像閨房樂趣總是怪讓人臉紅,但不知為何他們就是還能再多點惡趣味,而且兩個人的惡趣味面向還都不太一樣,簡直是太棒的兩個人了不是我在說(姆指×2)

    能讓鮫太君吃飽是本店至高無上的榮耀,也感謝鮫太君賜與寶貴的顧客意見回函,懇請再光臨:)

    阿冷 於 2012/06/02 00:1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