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我就明說好了,本篇是特意寫來破壞市長形像的,當然我有我的目的,後記會提,但是要請客官仔細思量:只要認為有絲毫可能無法接受這種描寫的人我都奉勸不要挑戰自己(我還無法精確的評價自己的書寫能力及文的效果,所以才會將此篇的點閱條件設到這麼嚴苛,若看了之後發現我寫得很屁當然怎麼看都沒問題,但要是不知怎的看得很有火氣我不就麻煩了……)

總之,三思吧。

 

 

 

「包利,我不希望再這樣下去。」
 
那天,艾斯巴古先生難得的約在自己家見面,卻沒想到他人到了之後只站在門口,冷靜--甚至可說是冷淡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包利當時只能感到一陣錯愕,就像當街被人甩了一巴掌一樣。
 
自己做錯了什麼嗎?包利完全不懂,為什麼連進門都不願意,還將鑰匙的備份擱在鞋櫃上就離開了?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分手嗎?
 
因為過於震驚,所以錯失了追上前去問個明白的機會,而當包利遲遲壓不下內心的不安、煎熬與疑問而出神,突如其來的滂沱大雨才叫醒了他,他動作僵直的拿起夾克,點了雪茄,緩慢的步出了自己的住所。
 
不一會兒他又迷失了自己的目標,他忘了自己為何出門,或該說是分不清自己出門是為了找艾斯巴古先生或只是單純不想留在剛才那個空虛的空間裡,他的心神和身體似乎是分離的,每移動一步,他的心神就與身體漸行漸遠,恍如走入歷史--他和艾斯巴古先生的過去--
 
拜師的過程、跟著四處接單作工的那段時光、製圖課、刨木實作、索結的綁法與操縱、冒煙湯姆的定檢維修、卡雷拉公司的創設、市景改造計畫、打造千陽號、目送佛朗基跟草帽小子他們那一夥出海……
 
早已被雨打濕的雪茄落了地,微弱的聲響一下子就被拔腿狂奔的跫音掩蓋掉。
 
所以,果然是他嗎?
 
關於他們的過去包利所知並不多,但他本來不覺得會是個威脅,畢竟那個人已經選擇離開,而留在這裡跟艾斯巴古先生一起為水之七島打拼--不,這些年來一直、也早已決定這一輩子都要留在艾斯巴古先生身邊,全心全意愛著艾斯巴古先生的人,明明就是自己不是嗎?
 
自己是哪裡比不上他?!!!
 
很快跑到廢船島,湯姆造船公司的舊址位置藏在城市下方很難看見,而且夜間下雨能見度更差,但包利還是從被雨滴干擾的晃動光線找到了入口。
 
包利謹慎小心的往裡頭打探,才在最裡面的小隔間看到隱約動作著的人影。
 
艾斯巴古先生從來不願意讓他來這個地方,草帽小子他們出海的那天稍晚,包利就看到發落好大部分工作的艾斯巴古先生一個人悄悄走回了這個地方,他遲了幾步也跟了過來,原本是希望協助艾斯巴古先生一起做整理,卻被口氣委婉的謝絕,包利那時候未做他想,只認為或許是此處藏有太多波折的回憶不希望被外人觸碰,所以包利也就尊重艾斯巴古先生的隱私。
 
但現在包利懂了,他不能來,是因為這裡早立了另一個約定,已無他的容身之處了。
 
包利感覺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情緒排擠掉他的理智,開始接掌他的身體。
 
他踩著重重的步伐登堂入室,用怒氣宣示著自己的到來,艾斯巴古看見包利進來,表情與其說是不高興不如說是預料外,但他還來不及講什麼,就已經被繩結牽制住行動。
 
「包利你--」
「別急,」拿頭巾粗暴的綁住了嘴。「我要先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寶貝,晚一點,再來談我們的事。」
 
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三張掛著名牌的繪圖桌,還有一整面牆的冒煙湯姆的原始設計圖,原本應該是會讓包利大感興趣的東西,他卻只是漠然的瀏覽著,當他將視線移到湯姆造船公司成員的合照時,他的目光就像被灼燒一樣痛了起來。
 
包利拿起了合照,遞到艾斯巴古的面前,用壓抑著怒氣的聲音說:「看起來你以前並不喜歡他不是嗎?我不懂,既然這麼討厭,為什麼還要留著他的照片…還是我幫你把他撕掉?」說著說著,樣子看起來像是估量起從哪邊開始撕比較不會傷到照片的其他部分,看得艾斯巴古一急,就撐起身子往包利那邊撞去。
 
這陣子費盡心力整修的擺設馬上又一片狼藉,包利被撞倒在地,卻怪異的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是嗎是嗎,果然是這樣……」笑聲卻透出濃厚的悲哀。
 
艾斯巴古趁著包利還狀似崩潰的倒在地上,很快爬起身去找了刀子割開繩索並搶回照片,這些心急如焚的動作看在包利眼裡更是令他心酸,因為這說明了艾斯巴古真正屬意的人是誰。
 
「不用擔心啦,我撕的是你那邊的照片,不過沒撕好就是了…」包利從地上坐起身來。「不過我真沒想到你會這麼慌張,如此冷靜自持的艾斯巴古先生--」
「夠了,包利!」知道珍貴的照片並沒有被破壞,起碼沒有傷害到他在意的那人的畫面時,艾斯巴古的表情確實是鬆了一口氣,「現在就離開,剛才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他的聲音仍然顯得冷峻無情,顯然是認為包利太放肆了。
「你跟我計較啊,我怕你跟我計較嗎?」包利抓著艾斯巴古的衣領,狠狠的吻了起來……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或許一開始,不過就是單純的景仰,只是孩子不會永遠懵懂,也不會永遠是孩子,曾幾何時,那份憧憬就變了調,儘管仍然是單向的情感,卻多了希冀獨佔的特質。
 
原本包利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是整個水之七島裡最接近艾斯巴古先生的人,只要艾斯巴古先生心裡除了這個城市之外沒有其他人,那麼他想,就這麼藏著這份情感也無所謂,直到那撼動世界的司法島事件爆發,他才發現自己對艾斯巴古先生的了解根本只是冰山一角。
 
現在回想起來,從藉著酒意向艾斯巴古先生表白,開啟了他們之間這一段感情開始,那些激情的夜晚、那些擁抱、那些親吻,幾乎沒有一次不是自己主動獻身,包利終於明瞭,原來艾斯巴古只是因為寂寞才默許自己在他身邊。
 
而今晚包利還會另外明瞭到,人可以作賤自己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不要我?」跨坐在艾斯巴古身上,包利流著淚的質詢:「他不在不是嗎?我那麼努力的接近你,努力的長大、努力的學習、努力的工作,為什麼你不要我!」
 
艾斯巴古面無表情的解開了自己跟包利褲子的鈕扣,他只消坐起身來,就輕易的奪回了控制權。
 
「如果只是這種關係,我當然可以滿足你,」艾斯巴古說著,音調冰冷無情,像處理著某種例行公事一樣,俯身親吻包利,而就在包利明顯有反應之後,他竟惡劣的選在此時丟出實情與難題:「但我懷疑自己,是否還能像愛他一樣愛任何人…」
 
「只要你別期望我愛你,我們就能繼續下去。」
 
 
 
那天最後,包利終究是衣衫不整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什麼都沒辦法整理,無論是被濕透的衣物搞得亂七八糟的家裡還是他的內心。
 
他此生從未對自己感到如同今晚的難堪,也同樣不曾如此無法自拔的任自己陷在這樣一個難解的困境裡,他的救命索宛若一條蟒蛇纏繞上了他的脖子,他終於能懂桅杆與風帆的心情--
 
受盡磨難……
 
卻未必前進。

 

 

 

 

 

後記開始前,若不麻煩請各位去聽一下信的《我恨你》,我是一邊聽這首歌一邊寫的,歌詞含意比較靠近包利,但還是有微妙的偏差,不過歌很好聽,純粹推薦:)

〈後記〉

本篇的目的在於渣化市長(馬上就挨大鎚)

一直到這篇我才覺得我真的有完成當初寫〈圖〉的目標,也就是描寫市長的黑暗面(畢竟一個人再怎麼好都會有缺陷,只是好人的缺點通常比較難察覺而已)另外就是我想嘗試寫寫看那種『一個人對一個人來說是天使,對另一個來說可能是惡魔』的情感關係,前幾篇的市長對佛朗基應該多少有達成天使的等級,所以我就想來試試惡魔面了,不過我也承認若不是利用包利的崩潰我也無法成就市長的渣,所以要在這邊跟包利鞠躬道歉<(_ _)>(市長:喂!我才應該被道歉吧!)

篇名rigged意指用不正當手段操縱、壟斷,我主要採用前一個解釋,但如果要說市長佔滿了包利的情感也是能通的;而詞類變化rigging則指航海的索具,這字真是妙極,針對這篇來說。

這篇的時間點是排在〈冰與火之歌〉之後,而市長跟包利在一起的時間則是從〈IF......〉到〈冰〉篇之間,市長因為短時間內感到寂寞,所以不拒絕包利的陪伴,兩個人就擦槍走火(其實從前就已經經常跟進跟出了,那時候又少了兩個工頭,自然有很多藉口一整天膩在一塊)只是市長一直下意識的會想到屬於跟佛朗基一起的回憶不該讓任何人介入,所以他才從不讓包利進去,但在〈冰〉篇的靈異接觸發生後,市長突然才覺得自己不應該出軌,所以才想跟包利分手……

一下子就給備份鑰匙雖然是因為包利容易一頭熱,就像個傻女孩(儘管自知是個備胎,還是栽進去,就算這段感情很痛還是不想放棄,還是偏向守著這份關係)不過當然這無法減損本篇市長的渣程度,也就是他在對包利的感情中忽冷忽熱、逼包利在完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做選擇(那個「不期待我愛你,我們就可以繼續」的鳥話)而且寂寞時會回去找對自己好的人等等(市長:我到底哪裡惹到你!冷:大概是因為你才34歲就已經在人生勝利組吧。)

因為這篇終於寫出來了,所以就能提一個〈冰〉篇後記沒寫到的東西,那就是這兩篇對我而言其實是相對的(一篇是挑戰市長浪漫到很殺,一篇是挑戰暗黑到渣化)我都曾經互相掙扎過到底哪篇該寫哪對,後來如此選擇是因為我認為包利對市長好感度太高了,要是配浪漫到很殺我寫起來肯定會變得很空虛…

包利有一句說他努力的長大,其實這是硬湊進去的,我那時候寫〈圖〉沒有寫到包利故意讓自己看來很老成就是為了更接近市長,因為那時的不甘心才刻意放這句進去。

最後,這基本上是奢求,但我仍然希望被這樣黑化的市長看起來並不會突兀,希望令人感覺要是市長渣化就是這個樣子,這才是我真正想練習的點。

最後的最後,跟市長分享一句話:你可以喜歡兩個人,但只能跟一個在一起(市長怒曰:話都你說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須子
  • 我不行惹!!!我看到包利那句自己是哪裡比不上他我的反應竟然是大笑了....對不起我大笑了,對不起包利請你揍我或是用你的愛繩把我吊起來ㄅ....(ry)沒想到我今天才剛完成一篇甜蜜蜜的艾包就看到這篇文...劇情也是同樣的包利藉著酒意跟市長告白只是結局全然不同...這默契到底是...(抹臉
    不過從阿冷的描寫當中能夠深深體會到包利的單戀與無奈,那種心如刀割的痛,關於單戀我也是有想寫的人選不過就先保密...看阿冷這樣寫害得我也跟著想少女心懷一下惹(被揍)不論是佛朗基還是包利我其實都捨不得他們受傷,因此只好一夫二.....不對是平行世界(ry)兩邊全是浪漫到甜死人不償命的市長這樣XD
    市長你果然人渣,我果然沒看錯ㄖ......(被搥飛
  • 我了解,那句真的很少女情懷啊(被吊)但一直想不到更好的方式去詮釋那種針對情敵的比較心態(遠目)

    我想同時發文還撞同個酒後告白梗的這種默契,就是愛(羞)←你自重!
    太好了,只要有須子君的砂糖文我就可以療癒了,寫虐文雖然是必要的練習,不過我寫一寫也是會痛啊←這是你自作孽吧!

    哦哦哦哦哦,那我要隨時準備好椅子等須子君po單戀文!

    我想再痛的感情都還是會有快樂的時光,就像再幸福的戀愛也都還是會有傷痕,下次如果有機會就讓佛朗基發現市長偷吃好了(市長:還來啊!)

    如果真的能讓看的人有痛到的感覺,就代表市長有渣到,那這篇文就算有達到我的目標了:)

    阿冷 於 2012/06/04 22: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