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20120627補上後續,特增標為ver.2,後記改動部分標藍體字。

樂腐在此處指歌曲衍生XD 文很短,完全的自嗨作。

如不麻煩,請聽著歌手林宥嘉先生的原歌曲《思凡》,也或許可以就聽歌就好。

如認為我攀龍附鳳,請來信告知。

以下的文由我冷澋彧創作,版權歸我冷澋彧所有,歡迎批評指教,禁盜轉錄入謝絕引用以及一切類似形式的智慧財產權侵犯舉動,感謝配合。

 

 

 

 

『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了,那個星系才一個恆星,八個行星,目前唯一有探測到生物反應的就只有第三行星,我們只是先去觀察一下,看是否適合留導航標而已,倒是你要趕快升上來,下次才能跟我一起出任務。』
 
這是隊長出發去探索太陽系之前一晚,在睡前跟我所說的最後一段話,那晚不知為何我睡不著,而隔天早上又嚴重脫水到沒辦法出門送別他,心想著若真如他所說的,確實應該沒多久就會回來,誰知道隊長跟他率領的那一整隊探索隊卻從此沒再回來過了……
 
對太陽系的居民來說,我們是外星生物,也是他們所敬畏的外星高等智慧物種,我們星系的發展歷史比起太陽系而言,自然是長遠得多,在我出世前我們種族就已經從行星移往恆星,並且在我們這個星系的所有恆星都留下了足跡,在這段過程中,我們的歷史書告訴我,我們控制氣候約有八個世紀的時間、始終如一保護我們的肉體幾乎合為一體可抗拒宇宙射線傷害而設計的鋼鐵擬態保護衣剛慶祝問世五百年、我們將物種繁衍的主要方式改成無性生殖也已經兩個世紀了,所以我們看太陽系的居民,很清楚他們對比我們不過還在進化的起跑線而已。
 
所以我更不解了,針對一個原本只預定留為我們船艦星際航行時一個雷達導航點的落後星球,怎麼可能具備什麼特殊的演化機密能夠吸引由我們千挑萬選的菁英探險隊申請長駐?甚至到最後,全隊放棄任務與軍階搞失聯?!!!
 
最後收到隊長的報告只陳述這個星系的小隕石群非常多,儘管對比我們船艦的離子砲應該是不算什麼,但是行星距離太近,離子砲不能頻繁發射,而且一旦偏移行星繞行軌道,可能會危及該星系第三行星上唯一的智慧物種,這也違反我們的軍紀,於是上級最終決議放棄途經太陽系的航道。
 
可是,我的隊長還沒回來啊!
 
我從有意識以來最最景仰的隊長,我成熟就是為了要跟他一起出任務,探索星際的浩瀚,我現在終於升上去了,我甚至可以優先選擇我要探索的星系,但這些榮耀我卻無法跟我的隊長分享。
 
我一定要搞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用了我的特權跟休假申請了一次單獨的偵察任務,根據隊長之前傳回的報告,我順利的閃過三個小型隕石群,很快就登陸了。
 
我才步出我的單人偵察機,鋼鐵擬態保護衣好像壞掉似的,讓我感受到一種寒冷至極的溫度,幸好鋼鐵衣很快就察覺出我的生物訊號有異,馬上就幫我調整回來,我連線回去我們的軍用網絡,查出我位於第三行星的一座稱為珠穆朗瑪峰的山峰,看周遭刮著白茫茫的暴風雪--老天,我們早八百年就沒這種氣候了--我決定遷移地點。
 
我按高度陸續繞過了好幾座山峰,但沒有偵測到任何科技訊號,難道隊長把通訊系統銷毀了嗎?眼見再這樣下去會無功而返,我只好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冒險用違禁品搜尋隊長的鋼鐵擬態保護衣序號。
 
若在我們星球,這是重罪,鋼鐵擬態保護衣的序號就是每個個體的基因排序,裝載有該個體所有的生物訊號,又因為我們與保護衣形影不分,透過保護衣是能夠遙控個體意識及限制行動的,原本這項功能專門用來對付罪犯,只是身為軍人我們自然也必須為了表示忠誠繳出保護衣序號,而我領的薪水其實還不到可以搜尋其他個體保護衣序號的層級。
 
隊長的序號…則是我趁我們一起生活的那段時間偷偷分析出來的……
 
『搜尋到該序號位於東經121度16分16.6秒,北緯24度8分33.4秒處。』面板隨著顯示座標發出的音效,竟害我保護衣的脈動加快約1.71428倍。
 
我馬上就設定好我的偵測機往那裡出發。
 
但真到了那邊我就發現天候也不好,違禁品開始出現故障訊號了,可惡,這落後的星球,到底是要阻撓我到什麼時候?
 
當我一邊猛敲著違禁品,一邊心想我回去一定要處死那個賣我水貨的傢伙的時候,我的保護衣開始警告我我又在脫水了,我關掉了警示訊號,每次我在想隊長下落的時候都很容易脫水,好不容易違禁品面板似乎有好轉的跡象,但反應非常微弱,我真的好想揍人。
 
為什麼?就差這麼一步,上次也是,其實我只差一階就可以跟隊長一起出任務了,可是那期我卻因為一點小失誤而沒有獲選晉級。
 
我真的好不甘心,脫水脫得更厲害了,脫到我眼睛都是水,加上天候不佳能見度也低,根本也看不清楚哪裡來的一股暖暖熱源摸了上來,捧起了我的臉。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     ★     ★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對方將我臉上的水抹掉,那動作裡特有的溫柔我非常熟悉。
「隊長…」終於重逢了,我卻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過去當我一邊拼晉級一邊思考隊長下落的時候我明明排練過那麼多次,如果再見面我要說什麼,現在我竟什麼也想不起來,只能再確認一次:「真的是您嗎?」
「也難怪你不習慣,」隊長笑著解釋:「這是這個星球智慧生物的外貌,我用平均壽命、體長、星球重力等生理參數按比例作換算再進行擬態,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啊,等一下。」
 
正當我要按照隊長所說開始進行擬態的時候,隊長突然把他身上、經過特殊剪裁的布料脫下來罩在我身上。
 
「這是?」
「呃…這個是大衣,這個星球的智慧生物用來維持體溫的物品,他們還沒有發展出類似我們保護衣的科技,這個你先穿著再擬態比較好。」
 
不知為何,隊長說完就背過身去,還說等我擬態完畢再告訴他,我不太懂這個動作的含意是什麼,但軍人的紀律就是一定要服從命令。
 
「隊長,我擬態完畢了。」
「好…」隊長看了我一眼後突然把視線別開,我似乎還聽到隊長喃喃自語說『還好有先叫他穿衣服』,不過隊長隨即恢復正常,他開始帶我偵查周圍環境,但有點跟過去不一樣的是,隊長握著我的手,我們從不會在執行勤務的時候這麼作,我的保護衣警告我,外來物(也就是隊長的手)溫度略微升高,擬態這星球智慧生物的體溫均溫已經是遠超過我們的攝氏37度了,隊長的體溫居然還有升高跡象?!
 
「隊長,您還好嗎?」
「?」
「保護衣提示您的體溫有升高跡象。」
「那個…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真的嗎?」隊長另一手遮掩了他的臉別向另一邊去,我覺得事情好像有點奇怪。
「真的真的。」但隊長再三保證,我也只好作罷。
 
隨著我們偵查(隊長說是參觀)這附近環境,隊長開始跟我說了這段時間以來在這個星球的經歷:他們也是先登陸在這星球的最高峰,畢竟一開始就是來是為了留置導航標,但後來認為最高峰處的氣候不穩定會影響導航效果,隊長下令隊員們四散去找適合的地點,並沿路收集關於這星球的資料,因此隊員們包含隊長本身都陸續與這星球上的智慧生物有所接觸跟交流。
 
「我們後來就約在這附近回報收集到的資料,除了生物多樣性之外,大部份讓我們好奇的是各地的智慧生物聚落,其社群網絡的模式差異,我們都對這問題感到著迷,智慧生物的個體互動非常有意思,跟我們大不相同,因此在討論過後,我們就決定申請長駐此地研究。」
「那後來為什麼會--好冰!」我本想追問後來為何會失聯的同時,有冰冷的液體滑下我的額頭,我抬頭才發現下雪了,平均體溫升高也讓水的型態變化加速,但從我的臉上一口氣耗用了太多融化熱,所以會覺得非常冰冷。
「呵,」隊長伸出兩手接住兩個晶狀體,湊到我面前。「這個被稱作雪花,很漂亮吧。」
隊長反手讓雪花飄到我手上,我細細的觀察了一下,真的很漂亮,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花的實物,我們星球的氣候無法自然生成雪花,在實驗室雖然製造得出來,但這種東西沒有經濟效益,大概也不會有人閒著無聊去做這個吧。
 
「風雪好像變大了,我們先回去觀測站吧。」隊長說。
 
觀測站是一棟簡單的建物,甚至談不上我的單人偵查機舒適,但隊長對這個地方似乎有相當高的評價。
 
「這是我的房間,其他人都回家過年了--呃,你等一下。」
我在有樣學樣把大衣脫下來要還給隊長的時候,卻被隊長制止,這次我明顯看到隊長臉上出現異狀的紅色區塊,這太不尋常了,於是我用了熱感應功能快速掃描了一下隊長,發現隊長的體溫突然超過均溫攝氏一度了。
「隊長,偵測到您的體溫突然劇烈增高--隊長?」隊長的雙手突然用力的環住我的身體。
「我沒事的,但是我們先維持這個姿勢好嗎?」過了良久,保護衣偵測到隊長體溫降至安全值之後,隊長才放鬆力道,開口:「這姿勢在這裡被稱為擁抱,跟剛才我們手牽著手一樣,都是久別之後表達喜悅的方式…抱歉我有點失態,我太久沒見到你,變得有點控制不住情緒--你…」
「我也要擁抱隊長,我真的很高興能再見到隊長。」
 
我用相同的力道擁抱隊長,可是我卻發現隊長原本趨於平緩的體溫又開始起伏,而且下半身的速率快過上半身,再加以整張臉脹紅。
 
「隊長,您的保護衣是否曾受損?」
「沒、沒有啊。」
「可是您調節體溫的功能似乎出現異常現象。」
「那個…不是保護衣的問題。」
「我的偵查機上有維修設備,我是否能替您做檢測--」
「不用了,我的保護衣沒有問題…」隊長把我攔住,我看到隊長眼睛視線看往別處,深呼一口氣吐出之後,才走來再度擁抱了我一次。
 
「這個在這裡被稱為慾望,你願意跟著我實地學習一次它的定義嗎……」
 
 
 
〈後記〉
 
配對很明確就是隊長× 我(第一名稱)儘管通篇都是我亂來的結果,但因為有個發想物的關係,所以我仍然歸入同人。
 
我並不算林宥嘉先生的歌迷,但他有幾首歌我非常喜歡,這首《思凡》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在很短的時間裡把文寫出來了,當然若有人覺得莫名其妙我也是可以明瞭的。
 
關於外星高等智慧物種的諸多科技,其實大多是直接從歌詞想出來的(保護衣特別是,其實我一直想叫它鋼鐵衣,一定是被某電影影響所致XD),我想完整的歌詞應該網路上都找得到這裡先不貼了;另外為了符合歌詞,所以我盡量將這種外星高等智慧物種的一切作為都用比較不牽涉情緒的方式去寫(除了正面意義的詞彙),比方說,脫水=流淚、保護衣的脈動=心跳,大部分的生理現象都回歸以最原始的方式陳述,那隊長的保護衣序號是怎麼被分析出來的?自然是靠他留給第一人稱我、內含基因物的X液,當然,雖然他們採用無性生殖,但不代表不能有O行為(X跟O都請自行代入,謝謝)
 
上面槓掉的設定是指在寫後續的時候被更改(我昨晚想想覺得沒後續有點空虛,所以今天補上),第一人稱我之所以會知道隊長的保護衣序號,是因為他們在同一個軍營生活,他又很崇拜隊長,因此神經病又少女心的去收集了跟隊長相關的東西,才從中分析出來基因排序;第一人稱我之所以可以跟隊長睡同一間是因為隊長發現他很容易脫水=愛哭,所以直接讓他當室友比較能掌控情況做出適當處理;隊長之所以要求第一人稱我先穿上大衣再擬態是因為他們的資料庫中都只存物種原始樣貌的資料,也就是如果就讓第一人稱我直接擬態,隊長會看到對方全身赤裸,這樣刺激太大,擬態之後又發現對方擬態出來很可愛(就是個正太),所以暗自慶幸XD
 
整隊隊員之所以後來直接定居於地球,是因為他們擔心高層會插手干預這個星球生物原本的演化進程,為了保護我們才銷毀通訊器材並且在星球各地留守,另外就是他們也喜歡上我們人類的互動方式,也就是情感交流(他們如歌詞所說出生時都已經是演化終點的完美型態,卻也只會按照高層的指揮行事,就像《機械公敵》裡桑尼所說的「邏輯的奴隸」,不太會有情緒的波動,但隊長在地球住很久已經被同化),所以就不想回去了。隊長之所以沒有在搞失聯前先跟第一人稱我聯絡並提及可能留在地球的願望,是因為他不想讓第一人稱因為自己的關係受影響,他只有打算說如果第一人稱真的追來了,他會好好帶他認識這個星球,還有人類情感交流的美好,只是後來把持不住進度變快就是了XDDD
 
我假設他們個體的壽命很長,但在本篇中這並不明顯;另外就是他們星球採用無性生殖,因為擬態後的性別是依職業決定的,成為軍人的若使用擬態就會成為男性,當然都是我說了算。
 
我之前有看過探索頻道有個節目真的在模擬要是外星人來攻打地球的話,大概會是什麼情況,然後入侵進程大概會如何等等,那真的很有趣,現在我只記得科學家們推測,如果哪天真的有外星人來到地球,最可能的理由其實是他們來收集對他們而言最特別的兩種物資:葉綠體跟蛋白質,也就是我們觀測宇宙並沒有在觀測範圍內發現過的東西…不過非常抱歉我忘了節目名稱orz
 
其實一直隊長隊長的讓我想到某聯盟也有個隊長XDDDD
 
以下是一些備註:

1.太陽系一個恆星八個行星那段,是出於我記得之前新聞好像報過冥王星似乎消散了,組成份子是氣體就是這點不好……
2.東經121度16分16.6秒,北緯24度8分33.4秒處其實是合歡山不曉得那個山峰的座標。
3.我最喜歡的歌詞是「不過大腦所產生的悲哀 好像能讓愉快更痛快」這兩句←沒人問你這個!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