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千來字的蠢東西,基本上就是〈思凡〉後續的再後續,但與歌已經沒有關係了所以標自創

先看過〈思凡〉可能比較好

 

 

 

 
「這在這裡被稱為慾望,你願意跟著我,實地學習一次它的定義嗎?」
「麻煩隊長了。」
 
當小自己六屆的學弟爽快答應這不管哪個地球人類都曉得要好好懷疑的問題時,隊長內心非常清楚對方其實並沒有理解自己到底同意了什麼東西。
 
但現在這一切沒辦法罷手了,尤其當隊長看到依自己的不良建言,乖乖坐在床上等待發落的學弟,那披著寬鬆大衣而若隱若現的胴體曲線,簡直令人血脈賁張啊--
 
「隊長…隊長?隊長!」
「呃!」才在胡思亂想就被抓到了。「什、什麼事?」
「我想請問進一步指示。」
「…你先把保護衣的警報功能關掉好了。」
「請問關掉哪幾項?」
「…全部好了。」
「跟隊長再確認一次:全部項目的警報功能都要關掉是嗎?」
「對。」
 
當然是全部的都要關掉,等會激情中若有警報聲響起,那多煞風景!
 
不過,雖然是自己提議的,但老實說隊長也沒有實際體驗過,太陽系第三行星智慧生物,又名地球人類乃至全星球物種都經常在進行的慾望實踐行動,針對這個行為,人類為它取了相當多的名稱,其中最通俗又最讓隊長印象深刻的,就叫:
 
做愛。
 
根據他下載到的資料顯示,愛是一個抽象名詞,是一種無形體的向量型連結情感,卻竟然會有一個動作可以把愛做出來,這聽起來非常矛盾不是嗎?
 
因此隊長曾經投注了大量的時間研究這個行為,也得知了有性生殖(人類經常簡稱為性交)比起做愛差在哪裡。
 
就差在學弟。
 
若不是跟學弟,生殖器接觸的行為就只是性交,而不是做愛。
 
隊長以前從來沒察覺,應該說,若還在原本的星球,他絕不可能如此認知這件事--原來自己一直在意著學弟的大小事,是因為自己愛他,而不是單純出於上級照顧下屬的責任感;另外一方面則是,若還在原本的星球,他根本也不會想到去擬態生殖器,他們的種族放棄有性生殖已經兩百年了,根本連生殖器長什麼樣都沒概念,怎麼會曉得如何擬態?
 
所以--隊長做出結論--人類說用下半身思考其實很有道理,畢竟若沒有生殖器要怎麼促發這些思考?
 
「隊長…隊長?隊長!」
「!」又不小心就把人晾在旁邊了。「抱歉,我們開始吧。」
「好的。」
「……」執住雙肩,四目相對。
「隊長,請問開始了嗎?」
「唉…」
 
即使一直都在想入非非,但看到學弟睜著純真無邪的晶亮大眼,就突然覺得玷汙學弟的自己非常卑劣,而且自己是靠大量的田野調查觀察紀錄,分析人類的個體互動資料,才開通了情感,但學弟才剛來,即使整套做完,恐怕也不會明白自己對他的所作所為究竟包含了多少真心吧。
 
左思右想,還是決定按部就班來,往後退開,並將對方身上的大衣重新拉好。
 
「隊長?」
「學弟,抱歉,我也很想今天就教你,可是考量到你才剛來,還有太多必要知道的資訊沒更新,直接實習我怕會失去意義,所以我想唔--」
 
話才說到一半,學弟居然火熱的吻上來了。
 
「隊長,」短暫離開呼吸氧氣。「你剛才花太多時間長考了,我只好自己更新這邊的資料庫,希望隊長不會介意。」
 
通常自動更新資料庫值得嘉獎,但笑得一臉邪惡就很需要介意了--果然轉瞬就被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學弟等等--」
「不過真不愧是隊長,資料收集得非常完整,不用擔心,我最喜歡隊長了,一定會讓隊長很舒服的……」
 
 
 
 
 
因為是蠢東西我只想說一句:我非常自豪那句『就差(插)在學弟』的雙關XDDDD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