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已經指點,內有類娘攻,不喜者勿入,感謝。

 

這是一個三八M攻追天然S受的故事?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是我人生丕變的一天。
 
我原本是要去參加聯誼的,可是誰知道擔任我坐騎神駒三年有餘都沒出過什麼事的彎道情人,竟突然的吃醋耍任性--等紅燈等到熄火,怎麼發都發不動--太座都發脾氣了,只好打電話取消聯誼,認命的牽去路邊的機車行。
 
那是一間半舊不新的機車行,一臉老闆相的啤酒肚中年大叔很熱絡的跟厝邊抬槓,居然完全忽略我這個客人,本來我還小小不爽想馬上走人,但車發不動無法揚長而去,還得氣喘吁吁的在大太陽底下牽車也有失我平常的瀟灑帥氣只好忍耐:
 
「那個…不好意思…」
「嘿啊,少年仔,怎麼啦?」
「我車突然就發不動了。」
「是哦…欸,哩人客來囉!」
 
嗯?你不是老闆嗎?你不是老闆你站這麼過來幹嘛?你幹嘛要代替你爹!啊不對,你幹嘛要假冒老闆!
 
「多謝啦。」當我還在用心揣摩星爺的時候,正牌的老闆出來了。「哦,不好意思,我剛以為你只是要停車而已,車怎麼啦?」
 
我一轉頭--
 
他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秀外慧中的機車行老闆。
 
你相信嗎?他明明穿著吊嘎球褲夾腳拖,但我第一眼看到他,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形容詞居然是秀外慧中,我怎麼了?!
 
「喔你車操很兇哦,電池都沒電了…」
 
操很兇?不會啦,我保證我會溫柔對你。
 
「我幫你換一個,很快就好了。」
 
換一個?不用啦,你這麼優還能換誰啊?
 
「總共是750元。」
「啊?」
「電池,750。」
「哦哦哦好,請稍等一下。」
 
幸好今天有先去提錢,剛才我看到他眉頭皺了一下,八成以為我要賴帳吧,那他真的就是誤會我這正人君子了,但如果賴帳會被他逮到房間去教訓的話,我倒也是OK--
 
等等等等等,我到底在幹嘛啊?為什麼M的那一面突然不受控制就全都跑出來了?
 
他是男的他是男的他是男的啊啊啊啊啊,你看他兩股間貌似因為才剛起床的激凸--哦他剛才抓胯下的動作好可愛--不不不不不,我們都是男人我臉紅個雕啊!
 
「先生你還有什麼事嗎?」
「給我你的電話。」
「啊?」
「有名片嗎?」
「哦…」他慵懶晃進自己店裡,翻找名片的樣子超可愛的啦。「以後還請多關照哦。」
「……」
「啊對不起,店裡有點髒,呼~」沒想到我因為看傻了他可愛樣子,動作僵直居然能換到他呼氣幫我把名片上的灰塵吹掉!
 
不行,我被擊沉了。
 
無論如何我要留在這個地方!
 
於是我鼓起勇氣:「你可以再幫我看看車有沒有哪裡有問題嗎?」
果然他又皺眉了,但是他還是走向了我的racing,東摸西摸的,可惡,為什麼他摸得不是我啊啊啊啊啊--
 
「…沒什麼問題啦,只是像你跑這麼兇的,要記得換機油……」
為了待在這裡,我裝白癡都沒問題。「什麼?」
「呃…」他的眉頭終於相近到可以夾死蒼蠅了,但因為我而憂鬱的模樣也好迷人。「就是每跑一千公里要換一次機油,每五千公里要清濾網,跑到三萬要記得來換皮帶跟濾清器--」
「好!」我帥氣的扣上安全帽,我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給他。「頭家,謝了。」
「欸先生那邊逆向!」
「…哦好,謝謝。」
 
 
 
只是一千公里,只要再一千公里就可以見到他,這一千公里的約定,我一定要縮短我跟他的距離!
 
我有預感,他就是我的彎道情人;今年夏天,我們的熱戀正要開始racing!
 
 
 
 
〈後記〉
 
我沒有要打車,甚至我的車也不是這台,而且這台在市場也很久了,但這台車當初的系列廣告跟廣告真的都還不錯,所以就用這台。
 
我最近壓力大,所以狂寫蠢文,最主要是因為我沒寫過這類型的攻君所以想試試看,如果這篇會繼續寫大概每篇都會像這樣短短的吧。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