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默默的在擔心害「一千公里」變成智障代名詞,本篇仍然走腦補智障風。
 
類娘攻有,不喜者請繞道哦。
 
 
 
 
 
既然都已經找到好理由了,事不宜遲,馬上去打劫一台要辦強制險的車。
 
「欸,你車的強制險是不是到了?」
「哪有,是爸的啦。」
「哦…爸,你車的行照在哪?」
「每銃傻?」
「我幫你去保強制險啊,不然被查到要罰錢耶。」
「唉呦,哩丟搞囉?」
「我難得盡點孝心被你說這樣。」
「後啦後啦…」
「爸,等下,還有這個。」我搓了搓手指。
「還盡孝心勒,夠咖拎北ㄊㄟˇ及……」
「車很快就好,父親大人。」
「卡緊去啦,囉哩囉嗦。」
 
哦耶,親愛的阿政我來了!
 
…啊,還是應該叫「阿景」你卡習慣?
 
哦可以我高興怎麼叫就怎麼叫嗎?…沒想到愛稱這麼難決定,那你又想怎麼叫我呢,我想一開始我們還是從小毅跟阿景開始好了,到了床上就會有新靈感了……
 
呵呵呵呵呵想像這種事情怎麼這麼好玩啊?害我一整路上嘴巴都合不起來。
 
啊說著說著,我們一見鍾情的地方就到了,這次你坐在外頭了,我就知道我們心有靈犀!
 
我俐落的停車,颯爽的下馬,送出陽光微笑。「嗨阿景。」
 
哦我說出來了我說出來了,就這麼情不自禁的從齒縫中溜出來了,原諒我。
 
「嗯?」我看到你秀麗的視線慢動作的移出了手上的Jump,要一起討論海賊王嗎?「…爸。」
 
只見你又默默把臉轉回ump了……
 
噢沒錯,就是這份獨特的冷漠讓我凍抹條!!!!!
 
這般完美的旁若無人,我只能說是一種天賦,你是天生巨星,能愛上你真是太好了。
 
我願化身石椅,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打,但求你坐在我身上翻Jump。
 
「來啦來啦…」呃,我都忘了你召喚你爸來了。「泥好,泥是要打來說辦強制險的那個先生嘛,行照有帶嗎?」
「…有。」
 
跟著你爸走進店裡時我走過你面前,而你面不改色,只因為我擋住了你的光源而快速皺一下眉,你不可以再皺眉了,你再皺眉我都要忘記我來這裡到底是要幹什麼了。
 
不對,你看你皺眉威力多驚人害我都錯亂了,我來就是要看你沒錯,不過還是得把我爸的強制險辦好,不然我真的會被我爸打到變白癡,你就沒有帥氣英俊睿智的追求者了。
 
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你傷心難過沒面子的。
 
「…欸咦,卓茂麟?先生,這車是泥的嗎?」
「啊?」這位爸爸你真的很醒腦啊,每次我沉醉在我個人的小宇宙的時候,你總是一句話就帶我回現實了,泥是韋恩咖啡嗎?「哦不是,是我爸的…怎麼了嗎?」
「謀啦,偶以前有個同鞋也叫卓茂麟……」
 
什麼?所以,所以我們,我跟阿景,是指腹為婚嗎!!!
 
一切終於有了最好的解釋,這強烈的宿命感就是命運的火花啊啊啊啊啊,讓我歡呼!讓我高歌!讓我執子之手與子同老!
 
「啊謀謀謀,乾哪嗯係機類麟,歹勢,胖係哇計嗯丟。」
 
我知道阿景的天份是遺傳誰來的了,你們父子倆都很喜歡讓人從天堂掉到地獄就對了。
 
「這樣就好了,這張收據來拿回去。」
「謝謝。」
 
看來今天只能結束在第二次路過我的天使的面前了--
 
「喂欸,景仔啊,去幫哇妹扁當。」
「後。」
 
哦不,景仔居然往另一邊走去了,這位爸爸!
 
 
 
我可以偷坐一下剛才景仔坐過的椅子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