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沒寫了,只能寫出這種程度的東西,但是聊勝於無,我會好好檢討的。

 

喜愛《元氣少女緣結神》的人,建議不要點進來。

 

 

 

 

「紅大人!」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一名神情專注的妙齡女子冷不防的被猛然殺到眼前的男子給硬生生的佔走了全部的視野。「我終於找到您了…」
女子不免有些驚嚇,卻很快調適過來,用著寫意的口吻說著:
「怎麼這麼說呢阿影,你可是只花了30年就找到我了呢。」
 
兩個就外貌來看都不像超過30歲的男女,這種對話是安怎生咧?究-竟,這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呢?難不成是稀世美魔男跟究極凍齡女嗎?!
 
「拜託您快請回宮吧--」
「不、要!」女子站起身來,態度堅定的打斷男子。「你妨礙到我工作了。」
男子無視於女子的拒絕,緊追上轉頭離開的女子。
「工作?您在說笑嗎?您都曠職30年了--我是說,您又另找了什麼工作嗎?」
女子在男子提到曠職時回頭狠狠瞪了他一下,逼迫男子很快改口。
「我現在在女性徵信社工作。」
「什麼!」男子表現的像是突然被雷打到一樣。「為什麼?您為什麼要做這種工作?您以前可是促成姻緣的ㄕ--」
「噓!」女子直接用手摀住男子的嘴。「你可不可以冷靜一點,你會嚇跑我的目標。」
女子用眼神示意男子她正在追蹤的目標:是一個西裝畢挺的中年男子,他跟身後約有三步之遙的一個穿著套裝像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學女孩使了眼色,兩人便一前一後的進了摩鐵。
男子很快意會過來,但他卻更激動的掰開了女子的手,幾乎可說是大吼:「紅大人您看,就是因為您不在,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唉…算了,你真是不可理喻…」女子無奈的退開,不打算再多說,她單獨走進了同一間摩鐵,男子則是一臉嫌惡的等在摩鐵外頭,磨蹭了一陣子,才邁開腳步準備湊近摩鐵的櫃台,但他才踏出第一步,就看到女子怒氣沖沖的走來,直接越過他,走進對街的咖啡店。
男子為了自己不需要走進那種汙穢的地方而鬆了一口氣,但他又為了女子滿臉不悅而擔憂,就跟著也進了咖啡店。
「剛剛是怎麼了,紅大人?」
「她不讓我進去,就算我說我會付錢也還是被趕出來,嘖…那男的大概是那邊的常客吧。」
「應該說,是因為紅大人您刺探的意圖太明顯了吧--呃,請當我沒說…」
兩人於是平和的吃起了下午茶,但其實只有女子在吃,男子只是意思意思點了東西,他只能喝水而已。
「回去吧,阿影,那隻小狐狸會擔心的。」
「阿衛他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絕對沒事的。」
「我不是說這個…」女子轉頭盯著對面的摩鐵,開口。「如你所見我已化為肉身,雖然按情況看來不會被打入輪迴,不過大概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吧,除非祂們終於想到要怎麼處置我--」
「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紅大人。」男子第一次搶了女子的話。「我就是為了恭迎您回宮才會來的。」
「我說真的,阿影,你回去吧,隨便插手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你會怎麼樣…」
「我才不管我會怎樣!」
 
感人至深的堅定發言…應該吧,可惜女子完全不領情。
 
「唉…」女子抬眼看了一下男子,無奈的笑了笑。「為什麼都過了30年,你的腦袋還是那麼死啊?雖然以神來說也不能算是活著啦…」
「紅大人?」
「或許就真的是像你所說的一樣,這世間那些混亂的感情都是因為我擅離職守才發生的…」
「可是怎麼說呢?我第一次看到凡人因為困於所謂的速食愛情而煩惱迷失的時候,我卻突然放心了,我覺得他們終於自由了。」
「大人…」
「不過,啊,大概就是牽線的工作做太久了吧,太習慣使用這個能力,變得只能做類似的行業,現在這個在抓猴社的工作,其實也是一樣,只是反過來用而已,感應著手上戴著婚戒的目標,紅線是不是還連在元配的身上就幾乎可以確定有沒有外遇了,就像剛剛那個男人一樣,我的命中率可是很高的哦…」女子諷刺的笑了一下才繼續:「總之,我想說的是,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姻緣真的就比較好嗎?了解實情的我,在人間的這段時間也有不少人對我表示好感,但我卻…怎麼說?怯於接受,因為我害怕這會不會是被操縱的結果…唉,我說到哪去了,反正在最後那幾年我就是一直在懷疑這件事,所以我才逃跑的。」
「太好了。」
「?」
「紅大人果然還是紅大人。」
「什麼?」
「會真心為所牽線之人的幸福著想,這才是我認識的紅大人。」
「您不在的初期,我非常慚愧,自己身為您的神使,卻無能即時發現您的煩惱,為您分憂解勞,甚至還讓您獨自離宮,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麼事情出了差錯,但我後來在代理您處理神宮事務的時候,才逐漸了解到您離宮前的那段時間為何總是眉頭深鎖,我猜想您是在擔心您的安排是否真能讓人得到幸福吧。」
「紅大人,我們的使命僅只是讓兩個有緣人有機會相遇結緣,他們的幸福仍然必須要靠他們自己努力才行,就算您憂民之憂,慈悲為懷,也不該將有緣之人是否幸福錯當成是自己的責任!」
「阿影…」久別重逢,紅娘沒想到當年那個僅只是跟前跟後祀奉自己起居的僕從,居然能夠簡單幾句話就卸下了自己長年以來的心中大石,要說自己曾有一度擔任為凡人解惑的神祇,只怕貽笑大方吧。
 
紅娘突然又急又猛的灌完了一大杯的紅茶,就將錢包丟給神官御影。
 
「紅大人這是?!」
「幫我結帳,他們出來了,我要去追他們。」
「可是--」
「別說了,也別再叫我紅大人,我起碼要好好懲罰那個拈花惹草的傢伙才要回去,你結完帳記得要追上來幫我。」
「遵旨…」
 
 
 
「我親愛的敗犬女王。」
 
 
 
〈註記〉
 
快半年都沒更新了,一更新又是這種東西,只能說反正我就是沒法寫正常的東西。
 
很偶然的轉到A台在播的這檔新番,但卻寫出了幾乎不相關的東西,還刻意在地化,足見我功力的消退,已經不多的東西再消退真是災難一場,不過我仍然很感激這個新番讓我又開始動筆寫了點東西,之前真的是連打開存著孩子們的資料夾都多少有些恐懼的狀態。
 
靈感起因是女主角奈奈生說要去城裡時,神使巴衛回想起前主人御影也是留下一句話後就不見了的場景,我就在想御影是去幹嘛?也是在找什麼嗎?然後我就假設起了他原本也是神使,他是要去找翹班的主人這樣。
 
不過不同的是,御影在本文的設定裡是神官名,意指神的影子,是最高等的神官,地位幾乎可以跟所侍奉的神平起平坐,所以會看到阿影吐槽紅娘;紅娘也是神祇名而已,簡單來說是種封號,不過我想不消我說,看官也看得出來:我根本沒有設計他們兩個人要叫什麼,反正我家的孩子群就是沒有名字,這真是可喜可賀的我家孩子們的特色。
 
沒寫到的設定是紅娘是在參加完百年一次的地祇大會後就再也不曾回去廟宇,這段期間為了維持廟宇的運作御影就擔起了地祇的工作,原本養為寵物的狐狸也被培育成自己的幫手分攤業務,計畫等狐狸可以獨當一面後就外出尋找主人,要跟原作勉強搭得上關係大概就在這裡,但我主要想穿鑿狐仙的由來。

其實真要說起來,負責人類姻緣的神祇還真的是不少:紅娘、月老、狐仙都是基本咖(我原本有把城隍爺也算進去,就是那個有名的城隍廟的關係,但後來仔細查了之後才發現是因為有旁祀月老,所以就不算了)現在好像也有跟福德正神、註生娘娘還有觀音求姻緣的,但我想這幾位都還另有維持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甚至安胎的要務,實在不該再給人家增添重擔才對。

而且針對紅娘翹班期間,這世間應該還有月老主持姻緣卻仍然有這些奇奇怪怪混亂叢生的感情異象發生這件事,我也有自己的說詞;因為月老只能在真正皎潔的月光下替人促成姻緣(我之前就查過月老會捏泥娃娃,以比較遠距離遙控的方式替人牽紅線,會發生下雨來不及收泥娃娃導致牽錯的情況,因為娃娃的臉可能糊掉,月老會弄不清楚到底是誰)而現代都市污染嚴重,早就沒有什麼皎潔的月光了,所以月老對於世間亂象就難以出手挽救了。

結尾的敗犬女王純來搞笑,不過也是暗示紅娘本身的狀態確實會顯現出到當代的問題,她在神宮裡,感覺自己的安排像是種操縱,因為只能牽成相親或指腹為婚的姻緣;她在世間像是解禁了凡人自由戀愛,自己卻一直不敢接受別人示好,擺明就是敗犬……怎麼說呢,反正我只是想表達,神明也是會與時俱進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新月部落_月星
  • 我覺得您寫得很好,設定也很好,元氣少女緣結神很好看呢。
  • 謝謝新月部落_月星君的稱讚,不過設定我就不敢居功了,畢竟設定就是跟人家原作借的XD

    《元氣少女緣結神》確實還不錯,原本少女漫畫就不是我偏好的領域,不過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倒也確實讓我感覺,像女主角那樣的女孩子還不錯,要那樣永遠正面積極樂觀真的很困難。

    但我又不得不說,神與神使締結契約的方式啊--怎麼說,所以御影神你也吻過巴衛是嗎?還是說誰主動有差?神可以任選締結的方式,而神使只能用吻的嗎?這真是啟人疑竇啊(歪頭)

    看到目前為止我最欣賞的腳色居然是龍王夫人,龜姬夫人真是好女人的楷模,前頭才眼見被強力水流沖走的手縫刺繡和服也無動於衷、含笑說著就因為思念著伊人刺繡所以已經過了很幸福的七天,和服不見也沒關係的柔情似水,結果後頭揍龍王毫不手軟的魄力簡直就是每個女人的典範,我懂龍王為何怕她XDDD

    成雙成對的神社精靈們也很可愛,也有點好奇面具底下的鬼火童子到底長怎樣,謙卑又恭敬的恐慌吐槽很逗趣…結果講一大堆都是我看原作的心得,給月星君見笑了,感謝您不吝留言,往後請常來玩:)

    阿冷 於 2013/07/11 1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