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點只有奈米大,所以文很短,極冷門不說,還極清水,請看官將就吧,

 

 

 

「嗨,綠谷。」
「嗨--…」
看著回話瞬間眼神呆滯,身體僵直的出久,心操不禁笑了出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像這樣在學校突襲出久,到現在都未曾失手過。
「噗哈…到底要幾次你才會學乖?」
解除了短暫洗腦狀態,儘管只是幾秒時間也嚇出一身冷汗的出久,整個人立刻放鬆的撫著胸口,用著略帶靦腆的語調跟心操打招呼。
「…心操同學,你好啊……」

笑著簡短比了道別的手勢便瀟灑離開學生餐廳的心操,剛好跟一邊喊著「出久同學你沒事吧…」一邊快步走向出久的麗日錯身而過。

「啊哈哈哈我沒事的…」

背過身的心操,臉上的笑容不知不覺的黯淡了下來。

相對於隨時都有朋友在身邊的出久,心操的「個性」比較獨來獨往,不擅與人交際--想當然爾,既然他可以對別人洗腦,說不定也有與其相似甚至更為強大的個性,所以他對於與人交往總是謹慎小心,顯得難以親近,有這些背景因素,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他會對於總是一再中招、貌似完全對自己不設防的出久感到興趣。

體育祭落敗當時,對著吞吐的詢問著自己為何想當英雄的出久,說出了無奈卻堅定的理由,也在接收到了同學跟觀戰的職業英雄的鼓勵之後,對著同一個人做出了永不放棄的宣言,事後心操回想,自己從不曾對任何人如此坦白過。

也是從那時開始,心操開始在意起出久,也會默默的觀察著他,在體育祭後,因為出色表現而在校內變得稍有知名度的出久,卻似乎越被關注越容易不知所措,明明個性非常強大,卻絲毫沒有那種天之驕子的傲慢,有時甚至藏不住勉強也硬撐著笑臉…自己在對戰當時還曾經諷刺對方是那種想去哪就能去哪的幸運傢伙,這讓心操開始反省過去是自己太過先入為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自己現在完全無法正常的跟出久說話。

是介意著他身邊的朋友嗎?還是介意著這不曉得能否算是朋友的關係?總之只能用這種惡作劇的方式隱晦的提醒著出久自己的存在…

「哼哈…」心操爆出諷刺的鼻息,這次卻是對著自己--英雄哪會這樣偷偷摸摸。

「哈囉,心操同學。」--「!!!」出久?!

下午幾乎都沒在認真上課,直到放學走向大門為止都在反省自己偷偷摸摸而心不在焉的心操,冷不防被拍肩、還是被自己有點在意的人叫住時,真切的驚慌了一下。

「果然沒錯。」
「?」狐疑的皺眉。
「心操同學是提醒我要記得先打招呼吧。」
「你說什麼?」

出久單手摀住了嘴巴,但圓睜的綠眼毫無猶豫地直視著心操。

真的,果然沒錯,英雄不會偷偷摸摸的。

「啊找到了,欸--出久同學~要一起回去嗎?」

煞風景的甜美女聲再次從前方傳來,但這聲呼喚卻讓出久放下了原本摀著嘴巴的手,讓心操清楚看見原本就在出久臉上、剛被遮住的笑容,多麼真誠直接。「好--…」

出久雙手抓著書包背帶後往前跑去,但隨即停下,回頭對著心操笑著揮了揮手才又繼續往前。

那一刻,心操又再次看見自己夢想中的,憧憬的英雄。
 

 

 

(後記)

我只追A台的動畫進度,這天剛好就是播到出久跟心操的一對一淘汰賽,電波會突然對到是基於心操在賽後,持續對出久洗腦--除了出久本身懷疑的比賽都已經結束了為何還要之外,你都已經警告完了為何還持續有洗腦的意思你想對出久做什麼-------->///<←快把這想歪的傢伙拖走!

就是這樣,所以才有了這一篇,但不曉得心操這孩子以後還會不會登場,如果沒有其他接觸可能,大概也就只是這樣了。(心操表示:…)

抱歉我把御茶子寫得很惹人厭一樣,她是個好女孩,我看第一季的時候覺得這女孩人超好(報考時用個性防止出久跌倒,還道歉說擅自使用個性,但不覺得跌倒太不吉利了嗎)長得也討喜可愛,只是第二季到現在都沒有什麼特別表現…咳嗯總之,在原作中她確實對出久有好感,站在本篇的角度,人會厭惡情敵(?)是理所當然的事嘛XD

接下來是一些對原作的想法,彌補本文太短的缺憾←其實不需要

目前我最喜愛的腳色是暫時被代稱為木乃伊男的相澤老師,但他在第一季中入學第一天體能測試時,評論過國中以下禁止使用個性進行體育活動是教育部太怠惰的論點我無法贊同,因為還是有將近兩成的人是無個性者,檯面下都已經是被霸凌的頭號目標了,如果學校活動還要被明著提醒不如人,真是很煎熬的求學生涯啊,到已經有職業取向的高中再全面解禁個性限制,絕對是比較恰當的做法。

雖然我可以理解在超人社會的前提下奧運會沒落,但光憑這種一天內就結束、且還只是一間學校而非校際間舉辦的活動要能取代凡人社會奧運活動的盛大,還是很難讓我信服;我看過其他批評「只是高中生的比賽被說能取代奧運很不合理,說是職業英雄間的比賽還比較有看頭」,但我覺得由高中生來比才合理,理由是1.要職業英雄出賽八成要付事務所錢、2.職業英雄都去比賽了,社會治安怎麼辦?有慶典或大型體育賽事的時候治安通常更差啊!所以其實我真正覺得不合理的地方是Mount Lady說好像全國的英雄都被叫來維安了,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前述的2,社會治安呢?!

其實我一直都無法從原作中感覺到所謂八成的人都有超能力這項陳述屬實,我覺得只有五成甚至再少一點而已,有點說不上來為什麼,也許是日常生活還是跟我現在就在過的凡人生活環境沒什麼差別,或者是警察這種職業還存在的突兀跟曖昧,歐爾麥特也曾在第一季第二集說過,雖然警察經常被譏笑是只能負責接手英雄逮捕的犯人(撿便宜?撿尾刀?不太記得詳細對白,但總之就是意指警察在世人眼中就是可有可無這樣),這讓我覺得警察似乎無法單獨對付惡徒;而當惡徒淤泥綁架爆豪,組成華麗的英雄聯軍也遲遲無法救出人質這件事真的是蠻讓人懷疑大家真的有習慣日常生活中有超能力嗎?真的有在好好鑽研開發個性的使用嗎?(這一集我看第一遍的時候我甚至感覺心操是不是不太知道要破他的洗腦就是靠撞擊或衝擊)啊啊還有一點,動畫上我覺得心操體格不比出久差,但不知是太依賴洗腦還是怎樣的,相澤老師拿著他們的個人資料比對時說在不使用個性的體能測試,心操的成績比綠谷還差,這代表他不怎麼有在做體能訓練,如果你很想當英雄、卻又自卑於個性的特質很像惡徒那你幹嘛還不快找個第二專長自我訓練把原本的個性藏起來當絕招是在想什麼!他真的是沒碰到像相澤這樣的好老師,相澤老師就跟出久說過英雄不能只有一招。

目前看到的所有個性中,我最想要八百萬的,創造能力超棒的,而且我有很多脂肪可以做很多東西←請依循實際且正當的管道瘦身謝謝

覺得激動時手部莫名動作很多還會影響到出久也做一樣動作的飯田多數時間都是個新生代reaction諧星,騎馬仗最終段帥到讓我覺得很不像他←喂!

歐爾麥特背負的使命感以及經歷過的一切讓他基本上就是個完人,他絕對是reaction大御所,各種誇張的大笑、對出久各種吐槽(這時候只要說可惡我會加油就好了你這冷場王子)、內心小崩潰(他現在過來這裡就會看到我的真面目啊可惡---),像個擔憂的家長躲在場邊碎念著少年不能過來這裡、聽著出久的出神體驗明明自己也經歷過還是發抖著說好可怕那是什麼等等都超棒是第一名(滿足貌)

負責轉播比賽的禮物麥克風主觀意識有點強,另外他的聲音真的好亢奮好吵啊XD雖然是我喜歡的聲優,而且我也真心覺得他把這腳色配得很好,應該就是所謂角色跟聲優互相襯托的範例吧,但就是…偶爾想叫他冷靜點,雖然是同期貌似交情也不錯,但私自認為總是很低調的相澤老師在學生時代應該會覺得對方是個有點白目又吵的傢伙吧,感覺上就是會很大聲地打著、讓本人也聽到的小報告之類的XDDD

果然後記又比本篇長了,在不要太超過之前就先停在這裡吧,先に 向こうへ Plus Ultra!!!!!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