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跑型有,久未寫文、又有強於實力的企圖跟野心,踩進來請小心。

 

 

 

克比 貝魯梅伯

雖然今天休假,卻仍在晨練的時間自動清醒的貝魯梅伯,還是不太習慣直接看到天花板,總要半晌才會想起其實他早就升到能在軍艦上擁有自己專屬房間的階級了。
 
「嗯啊…」伸完懶腰後仍呆坐床上的貝魯梅伯,不太確定自己接下來要幹嘛,雖是晨練的時間,但通常陪練的人今天被叫去開會了,而大部分的海兵都為了補給跟船艦維修忙得要死,一般的操練也暫停,儘管大佐非常有先見之明的讓一定層級以上的軍官休假,但身在忙碌氛圍自己卻沒有任何行程只會更凸顯無聊而已。
 
曾是富家子弟的貝魯梅伯,一度非常嫌棄這種整天被關在走到哪都有人的軍營裡、還得忙進忙出為別人張羅柴米油鹽的團體生活,但沒想到兩年過去,他竟也會在這個難得他可以一個人清閒的日子裡,為無事可做感到困擾。
 
「「長官早!」」
終究得打發時間的貝魯梅伯,才決定去城鎮逛逛,就在走道盡頭碰到兩個精神飽滿的雜役兵。
「…哦…早…稍息…」
「請問長官是否有需要任何日用品?」其中一個雜役兵一邊問一邊向貝魯梅伯遞出手上的領用品一覽表,他們是負責補給舉凡肥皂牙膏、毛巾汗衫等個人日用品的雜役兵,是以前他跟克比也擔任過的職務。
「日用品啊…」老實說貝魯梅伯從來也沒登記申請過,公家提供給人數眾多的海兵使用的東西,品質總參差不齊,他印象中只拿過剛加入海軍時被強迫收下的那幾件內衣褲,不過說也奇怪,他拿到的那幾件還算不錯,雖然不好穿卻很耐用,其他消耗品什麼的反正沒了就用克比的。「我不用沒關係…」
「是,抱歉打擾長官了,那麼我們現在就出發去採買了。」手懸在半空等著拿回一覽表後就要出發的雜役兵,對於等了老半天也沒反應的貝魯梅伯,多少有些不知所措。「…嗯…長官?」
 
「…我看我跟你們一起去好了。」看到兩個雜役兵彷彿寒毛都豎起,貝魯梅伯才補一句:「我今天休假沒事,想去鎮上繞繞,也可以順便教你們怎麼走比較快。」
「「是,謝謝長官。」」
 
接過清單的貝魯梅伯,快速地瀏覽了一下種類跟數量。「真倒楣,剛好這個城鎮的雜貨店在最遠的地方,要能一趟來回就把東西帶齊的話…」手指開始在地圖上來回巡梭,點著一間一間店的所在地,迅速的規畫出最佳路徑的實力,看得兩個雜役兵不禁流露出崇拜的目光。「我看就這樣走好了,應該能趕上晚餐時間--」
「太厲害了,不愧是貝魯梅伯長官!」--「果然跟大佐說的一樣!」
「什麼?」
「大佐昨天親自來找我們登記個人日用品的時候--」
「有跟我們提過他跟貝魯梅伯長官也是從這個職位開始做起--」
「大佐要我們加油,說不管多小的任務都要認真執行--」
「只要努力鍛鍊自己,一定可以往上爬…」
 
兩人組雜役兵默契極佳彷彿排練過一樣互相接著對方的話,跟貝魯梅伯報告著顯然對他們這種小海兵來說十分令人振奮的、跟大人物交談還被大人物勉勵的珍貴體驗。
 
但貝魯梅伯卻沒有被他們的興奮之情感染,只是皺著眉翻找著登記表--真的假的?克比那小子真的有登記…
 
一個官拜海軍上校的人,需要領用這種給小兵用的東西嗎?
 
而且差點害他驚訝到摘下墨鏡的是--靠,他幫我申請嗎?--克比的字跡寫著自己的名字,不過冷靜下來之後有看到一條橫線打自己名字上劃過。
 
「欸,你們兩個等一下,給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貝魯梅伯強裝鎮靜的展示寫著自己名字的那一頁。
「報告長官,那是大佐寫錯的--」
「大佐說那是他以前的習慣。」
「哦對了,大佐也有交代說,若在出發前有碰到貝魯梅伯長官--」
「要記得詢問長官是否需要。」
 
以前的習慣?什麼以前的習慣?貝魯梅伯越想越感到窘迫:若要說克比那傢伙還有什麼習慣是一起生活過兩年的自己不知道的--
 
就是原來一直以來,那個傢伙都替自己請領內衣褲嗎!!!!!
 
還記得開始接受卡普中將鍛鍊之後,其實衣服都破得很快,有時候看他會在修練後縫補那些破洞,還嘲笑過他果然品味平庸不會挑東西,對比自己從優渥環境訓練來的優異眼光,東西品質就是比較好……
 
現在想來,貝魯梅伯的臉不禁整個脹紅。
 
「呃…長官?」
「長官您…還好嗎?」
「我…我沒事…」貝魯梅伯手推著墨鏡,遮掩自己的臉。「我突然想到我有事要先走,你們兩個就按照我剛才說的路線去採買。」
「好的,謝謝長官指導。」
「那我們要出發了--」
「等等!」
「「?」」
「克比他--我說大佐申請領用的東西由我負責,你們去處理其他人的就好。」
「可是如果大佐問起--」
「就說是我要你們這麼做的,有事情我會負責。」
「好的,指令收到。」--「下官告退。」
 
 
「那個傢伙…」落單之後的貝魯梅伯,完全抑制不住內心的疑惑暴走--這麼做多久了?竟然還變成習慣了,是什麼時候換的?為什麼自已都沒發現?到底是怎麼瞞過自己的?
 
而且為什麼,在自己嘲笑他的時候,還只是笑著帶過去,什麼都沒說!
 
可是其實貝魯梅伯內心也清楚,那個傢伙哪會說什麼?他怎麼可能會想到說什麼?做這種事對他來說跟呼吸一樣普通,那個人就是這個樣子,當時也是這樣才會擺明不關他的事,還硬要出面搭救被親生老爸綁架當人質的自己……
 
回想過去,貝魯梅伯幾度糾結的停下腳步,終於撐著走到某個四下無人的小溪旁放聲怒吼:
 
「真是丟臉死了--------」
 
 
〈當天稍晚〉
 
「啊…會議終於結束了…」一邊搓揉著脖子一邊走進大佐休息室的克比,沒想到又有訪客早等在裡面了。
「欸我說你啊。」才聞聲抬頭,一包沉甸甸的東西就被扔到手上。「你不要再去跟雜役兵領用個人日用品了。」
「啊?為什麼…這又是什麼?」隨手抓出一條「這是…內褲?」
「要是、要是讓他們認為都升上大佐了還是得穿那些糟透了的內褲,誰還會想要認真努力啊。」
 
雙手叉在胸前,一臉義正詞嚴,但結巴還是不免洩了底。
 
「噗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覺得,貝魯梅伯你真是個大好人耶。」
「啥?」莫名其妙被稱讚,一時也語塞,但很快就想通--「啊,渾球,不准你對我用霸氣!」
 
 
 
海軍就是這樣,軍艦裡走到哪都有人,而且總是得為別人張羅生活所需,但如果那個別人對你而言很重要,就跟他一起加入海軍吧,你就會學到--
 
柴米油鹽就是幸福。
 
 
 
 
(後記?)
 
1.其實我考慮過在標體打(海軍),畢竟我一個海賊也沒提到。
2.如果有海軍募兵徵文比賽的話我會投這篇!
3.我不確定是否已經有人使用過,但在本篇雙向箭號的意思指彼此都覺得自己是單戀對方的狀態。
 
TO BE CONTINUED
 
「這些我就收下了,謝謝你」將東西揣在懷裡,異常寶貝。「…這樣我們也有情侶裝了--」
「咳呃…」震驚到被嗆到。「你、你胡說什麼!」不想被別人讀心,音量卻常不留心的大了20分貝,這樣誰還需要讀心,只要耳朵沒聾就夠了。
「呵哈…只是,要不是今天有會議的話,其實我也想去的…而且想跟貝魯梅伯你一起。」
 
不約而同都看著同一袋東西,眼裡流露出懷念。
 
「是啊,那是我們的起點。」
 
不需要霸氣也能明瞭,看著自己的對方,同時間內心浮現了哪些共患難的畫面。
 
心照不宣的相視而笑--
 
 
 
而且我們還會一起站上頂點。
 
 
(真‧後記)
 
先為人物跑型道歉吧,我真的好久沒追也好久沒寫海賊,雖然有回去複習,但似乎沒有抓到精髓,不過寫這篇很愉快,我也覺得這個嘗試適合用在這兩個人身上。
 
對這篇的期望大概有兩個,一個就是想嘗試寫出如同我前面解釋過的雙向箭號的含意,雖然對於有老夫老妻稱號的這兩人似乎毫無必要,但我認為這才更是牽絆能邁向他們那種境界的必然過程之一。另一個就是想寫出,其實不管多熟悉對方,總還是會有一兩件小事是彼此都不知道的,而且通常是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才會發現。
 
我要自己破梗--篇名是柴米油鹽但重點是內衣內褲,我還刻意在非對話的描述中(其中一次還是結尾)提了兩次柴米油鹽,想試看看內褲是否能自己彰顯自己←你跩個屁!
 
好啦更正,我真的很喜歡這種跟日常生活相關的東西,內褲梗我在火影也用過,而且可以跟各位保證我沒有重複,足見內褲的潛力有多高啊(讚嘆貌)
同樣的梗如果用在草帽團的話,我認為會是長男擔當的索隆會負責提醒喬巴買自己的日用品(因為外公擔當跟爸爸擔當的兩個一個是用不到,一個是已經對泳褲死心踏地),理由是不提醒他的話好像會把所有錢拿去買藥跟零食,香吉士看來就會打扮應該自己會注意、魯夫的部分應該是娜美會幫忙、騙人布則是偶爾跟著索隆還有喬巴一起行動時,會因為索隆提醒喬巴而一起處理。
 
哦對了,克比戲份比較少,但我希望看官可以從貝魯梅伯身上感受到克比的存在;克比實際的戲份裡面,我用開朗清爽腹黑青年的感覺替他做加強,這一點是跟須子君學來的(須子君發動嵐腳)
 
最後,徵文比賽啥的,我說笑的啦←馬上孬掉
 
 
〈特典〉
 
「欸我問你。」
「嗯?」
「就是以前…你幫我換的那些舊內衣內--那些的,都哪裡去了?」
「舊內衣?」
「我有碰到兩個雜役兵他們說你--總之我有看到你幫我申請又劃掉…」怎麼越想含糊帶過怎麼越解釋不清--奇怪了該用霸氣的時候又不用真讓人煩躁。「你幫我換掉的那些舊內褲去哪啦!」
「哦,那些啊…都還在我櫃子裡啊。」
「你你你你你留著幹嘛!!!」
「可是,丟了很浪費啊。」
 
這個渾球,什麼時候開始懂得迴避問題,還是用這麼「我所言毫無一絲虛假」的真誠態度!!!
 
「啊啊貝魯梅伯你沒事吧?」
精神上嚴重內傷,好一陣子才穩定心神。
「我是問你…那些東西不能穿了幹嘛不丟掉--算了,我不想問了。」必須在思緒脫韁之前趕快離開大佐休息室。「總之快、給、我、丟、掉!」
 
目送看來飽受身心煎熬的朋友離去,形象向來正直敢言的海軍本部上校克比大佐,臉上竟意外的露出一抹堪稱惡質的微笑。
 
「看來晚一點,就可以穿上情侶裝了呢。」
創作者介紹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須子
  • 一點進來就看到如此美好又可愛的文章....謝謝阿冷天使賜糧....我覺得我又可以活一陣子了(剛講完就立刻萌到陣亡
    幫忙申請內褲什麼的真的很奸詐啊!!!!而且還沒讓梅伯發現!!!!克比的目的就是要收集梅伯穿過的內褲吧!!!對吧!!!!(尖叫)真的能想像梅伯發現這件事時有多羞恥!!!!真的太奸詐了也分我一條啊!!!!(馬上被大佐毆死)搞不好內褲裡側都用筆寫上汰換的日期呢...完全十足的大佐風格(立馬死
    而且我超喜歡這樣把心意都藏在話裡的克比!!大佐加油啊~~你一定可以在床上逼梅伯換上情侶裝ㄉ!!!(語無倫次到出現注音文了
    總之真的謝謝阿冷寫出這麼萌的劇情....!!(升天
  • 我才要感謝須子君賜我靈感,儘管全是亂來,好在須子君還能接受。

    我是設定一開始克比會回收舊衣物是因為他有節儉病覺得還可以裁一裁拿去製作拖把;幫忙請領則是因為負責管理填單的人是克比,他覺得梅伯以前是公子哥可能不習慣這些繁文縟節,所以會主動幫忙注意,而且梅伯替換的舊衣物是他的新拖把來源←到底是有多愛拖把
    咳嗯,總之我只是要強調這一切真的是很順理成章、正常又毫無邪念,不過因為開始接受訓練,所以雜務變少、而且久了有感情了(?)東西就這麼擺著了也是一切合理←話都給你說就好了(斜眼)

    在內褲裡側標註汰換日期整個就是梅伯成長紀錄啊,這種珍貴的史料哪天應該要辦個展覽展出才是你說對吧(被梅伯砍)

    最後,我個人覺得情侶裝應該是豹紋的(被毆)

    阿冷 於 2017/05/28 16:44 回覆

  • 須子
  • 其實原本對這對一直都很喜歡沒到廚的程度,但對梅伯的美貌與各種姿態開竅之後就整個大爆炸....再加上被我推坑的同好寫出不同以往的腹黑克比,史上心機最重的大佐就此誕生(乾
    之前有看過日本同好畫的,克比無意間撿到梅伯衣服上掉下來的鈕扣,還作勢吃進嘴裡吞下去,雖然沒真吞但也沒還給主人,整個就是對梅伯的佔有欲到了一種病態的程度...最喜歡這樣的克梅了OHHHHHHHH(發瘋
    豹紋是嗎,我期待改天來個丁字褲或比基尼之類的(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