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隨想第20回會是這個地方的第30篇文章,我感到這真是美妙的巧合--因為20跟30都是整數(我愛死整數了,另外一提我還喜歡無條件進位,當然是在對我有利益的時候尤其如此XD),另外30對我來說還是個很特別的數字(我人生的豐功偉業幾乎都是建立在30這個座號上,不過這不代表我每個月的30號都會幹大事,舉例來說上個月四月的30號我正在垂死掙扎我的報告跟一門被延後的期中考,只有惡狠狠咒罵課本的我實在說不上有什麼豐功偉業可言,我怎麼就沒有勇氣燒掉課本呢?←天音:你這連課本都不買的傢伙有資格抱怨什麼啊!)不消說30也同時是一個月的天數,雖然我知道我花了四個多月的時間才達成這個巧合,但請諸君想想這真就是巧合嘛,巧合就是巧在它很難湊,所以多花一點時間是可以理解的嘛(陪笑臉)

那麼,讓我們在迎接光榮的20回之前,平順的先來說說質數回第19回隨想吧。

ES21 touch-down 93 ......哇靠這回標題我的長短期記憶區當真都一片空白耶(讚嘆ing←天音:是在讚嘆沒腦嗎?)

話說這回已經要比賽了,是跟銀魂的金丸隊--不是啦,是什麼大草原生存者隊,就是那隊由11胞胎組成的球隊,是非洲地區的代表,平均身高兩公尺多也沒用,當你風格如此銀魂卻沒裝備長老的時候你就該領悟必然會被慘電的宿命(認真)被28掛零還需要別的證明嗎--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手刀×3給它狠狠刷下去沒關係!)

這些都不重要,反正重點在於跟北極光暴風雪隊的對決(話說我知道暴風雪隊前面是冠北極光名號的時候我道地的暴走了--請不要污辱我夢幻中美麗的北極光好嗎?←那請你也不要反應過度好嗎?)所以這場跟生存者隊的比賽帶到的細微末節也少,顯然我缺看的第92次達陣講的是三兄弟跟雪光組的死亡攀爬,在開賽前對方跑來叫囂惹得三兄弟又不高興的時候,照常出來苦勸的雪光跟長男十文字超過五秒的對看定格實在是帶給我好可怕的衝擊,再看久一點不曉得會啟動我腦袋的哪根糟糕神經,不過幸好還沒有(自己撫胸緩緩吐氣)

另外呢,啥時候三兄弟你們在美國有私生子了?那哪是什麼徒弟,根本就是私生子你們就坦率一點招了吧,不然小十文字臉上那個是什麼東西?我可是看得很清楚喲,右臉的十字疤,一輝你爹也有對吧,這種東西只能是家族遺傳啦,難不成是那個小孩自己畫上去的嗎?還是說那是你的弟弟?.....總之,小黑木跟小戶葉超可愛的,比本尊可愛一百倍啦!←你懷疑這麼多結論卻是這個嗎?

穿梭機隊的重點隊員差不多都已經到齊了,現在正在努力的幫助教練振作,當然我相信再怎樣都比不上蛭魔給張實在沒誠意的邀請卡來得有效,這個我們可以等著瞧。

我受不了總是看一看別人家在練習就硬是想去湊一腳,還要一邊擺pose一邊說感謝你們讓我們又燃起熱情之類的話,要陪練就陪練吧,這些話少說幾句、pose少擺幾個還可以節省多一點時間多練幾招勒。

看到一年級的小孩子們奮發向上的努力,元老三人組的鏡頭居然給我一種母鳥看著小鳥離槽的溫馨感覺,對上蛭魔平時的作風還真是讓我掉了滿地的雞皮疙瘩......

 

Reborn target 52霧的真相(隨想18回進度target 51:幻術vs幻術)

後來我有補回來那少看了十幾分鐘,列威看到庫洛姆的反應是標準的好色大叔:還、還蠻可愛的嘛......(不過不要看列威這德性,其實他才23歲而已,跟平常出演道地好色大叔的夏馬爾可是整整差一輪12歲呢)

本來可以一句話制住千種跟犬的庫洛姆(「犬、千種,這不是你們可以決定的事。」),卻在今天戰役打完後被棄之不顧(「等她好了自己就會走了。」、「她又不是骸大人。」),多奇怪,如果之前是因為千種跟犬感覺得到骸就在庫洛姆身上,那在「你在幫我辯護啊,謝謝你老大啾~」的時候,這兩個人怎麼沒有暴走?因為這樣根本就是骸去親阿綱啊!

在打贏後,骸一副跟Xanxus很熟似的樣子跟他講起話來:Xanxus,你腦袋裡藏著的那個計畫,就連我都會感到敬畏與恐懼,不過比你天真又比你懦弱的另一位候選繼承人,奉勸你還是不要太欺負他比較好(只有大意截取,照樣要到重播我才會去補正確的台詞回來)

我一直都會忘記其實六個守護者都是家光爸爸選出來的,只能說家光爸爸真的是很有份量,連骸都請得到,雖然交換條件是家光爸爸要罩犬跟千種(這對家光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吧),不過光是這樣我還是感覺家光爸爸真的很威,到底啥時候才可以看看被稱為彭哥列年輕獅子的家光爸爸過去的風光少年時啊?(話說我以前不知為何會覺得Xanxus的形象很適合獅子,有可能是因為萬受--我說萬獸之王的緣故,不過這樣就跟家光爸爸重複啦)

筆記:犬跟千種如果不說話就只是有點討厭的國中生,如果不喜歡有點討厭還可以改成有點看不順眼;Dino沒來觀戰的原因是因為他忽然有急事回義大利去見一個老朋友;霧戰前一個月黑曜中三人組逃獄,骸自願當誘餌被浸到又冷又黑的水牢中;復仇者監獄的稱號叫做銅牆鐵壁,推測有可能副業是足球守門員;莫斯卡答應問話跟命令的方式就是噴氣;骸愛用絕招為穿插攻擊的蓮花型神奇寶貝(全錯)「你還真囂張呢,你這黑手黨人。」「保持這樣的警覺比較好,我可不想跟黑手黨人走太近。」也許骸平常的口頭禪就是「你們黑手黨人balabala...」

新的片頭片尾還沒聽熟,但片尾居然是委員長跟輪迴kufufu的合唱,這種組合真有意思,如此和平的一起唱片尾曲真是難以想見的光景啊,我以為委員長會無論如何都會先把骸打爛再說的啊,就如同他看到自己師父也都是先亮拐子才打招呼XD似乎這首歌就被當成是他們的定情歌...這只是想到說一下而已,我對這兩人的配對沒有意見,畢竟我主攻的是彭哥列中樞之外的派別,雖然偶爾會想到適合他們的情節,但其實我連寫幾乎可稱為是王道配對的手感都快回不來的情況底下,就很難再顧到他們;說起來也是可惜,他們個性都很強烈,很值得挑戰,重點是要將配對人物間的互動寫得有區別度,我中意的配對本身角色個性就多少有共通性了,更別提從他們個性出發去設想的互動模式,我一直希望自己在這方面可以更進步,不過今天在試寫了新篇的第一回後碰到嚴重瓶頸後我就知道我談這些還太早了......

 

OP 各支線終於到lovely land會合的冰海道,可不可以趕快打完啊好煩;結果不死鳥真的是一億,但我看他畏首畏尾的很莫名感覺根本沒這身價..

事件要結束應該快了,因為大家終於又聚在一起了,就像只要把六個守護者都找齊後事情就會出現轉機一樣←你還沒搞清楚到底在講哪部啊?

海賊的片頭真的是越聽越耐聽那種的,前幾次我說不合我的調,但現在很喜歡,真奇妙啊,我記得我對上一季的片頭也是這樣。

 

Naruto 目前還在卡卡西小組隊員與祭的磨合期,其中可以聽到很多小櫻還有鳴人對佐助的告白XD

笑點集中在大和的恐怖統治,以及祭持續不斷的對鳴人言語性騷擾(終於迫使鳴人很大聲的嗆出:你幹嘛老是針對我的小弟弟這種爆笑效力十足但攻擊力很低怎麼聽怎麼有自取其辱嫌疑的話)
我很意外大和對卡卡西評價高到一個離譜,他告誡鳴人既然都同一組應該對祭態度好一點的時候他用到:你是那個偉大的卡卡西先生教出來的學生,哇靠,我以前假設全村的暗部都暗戀卡卡西這件事沒想到是真的←你才離譜!
小劇場沒什麼,什麼都調查其實光是說明為什麼大和的木遁很特別就已經耗掉很多時間了,我相信要到下次的什麼都調查時間還要很久,因為大和的能力是有段淵源的,但我想最好不要讓鳴人知道吧?他光是聽到某些名字就會開始理智全無的亂來了......

最後提醒自己隨想18的約定絕對不能爽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 的頭像
阿冷

瑞希爾梅克

阿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冷
  • 我很注意寧次的中配

    偶爾早上起來又看到AXN的獵人,正巧演到旅團篇
    驚覺派克諾坦的中配好像又跟寧次是同一個
    希望我沒有聽錯,中配真的range很廣
    這種廣range想必也是環境逼出來的吧

    其實配音員是我有想要嘗試的工作哦
    不過我的聲音好像做不出多少變化
    也許去應徵替Discovery節目中文化的工作比較有可能吧
  • 阿冷
  • 改正台詞

    骸VS瑪門1:你應該知道吧,要是自已的幻術被幻術反擊,就代表自己身體的自主權被對方奪去(我不很確定到底是「被對方奪去」還是「交給對方」)
    骸VS瑪門2:你失敗的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你碰上了我(感覺這句話我在T球王子也聽過XD)
    骸to阿綱:居然還在同情敵人,你還真的是很天真
    骸toXanxus:你簡直就是黑手黨的黑暗面,Xanxus,你心中在想的那個企圖,就連我都會感到敬畏跟害怕...你放心,我並不打算介入,因為我也不算太好的人(不很確定到底是「不算太好的人」還是「不算什麼好人」),我只想說,對於比你渺小又比你天真的另一個候補繼承人,你還是別太欺負他比較好。
    犬to阿綱:等她醒了就可以自己走了,我可一點都不想照顧她
    千種接話:更何況這傢伙又不是骸大人。
    了平發表對於雲戰的看法:只要那個傢伙站在我們這邊,簡直就是可靠到了極限。
    Reborn to阿綱:不要同情他,六道骸至今做過的事,你可不要忘了。
    Reborn警告天真的阿綱家族:Xanxus敢這樣斷言就代表他相信那個會噴氣的傢伙(刪除線)